民国匪王 正文 第十三章:咸阳惨案

974910872gjh 收藏 0 28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1.html[/size][/URL] 第十三章:咸阳惨案 吴海平目光呆滞的坐在桌子旁边,吴廖东从地下室出来走到独生子面前没有吭声,只是亲昵的把手掌放在儿子的肩上。一千多人的死伤是他忙碌一天还未收拾干净,花掉大批的安家费、打点费是他伤心之余又无可奈何。 十九岁的小老婆赛貂蝉担心的说道:“老爷,这二十多人无论如何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1.html


第十三章:咸阳惨案

吴海平目光呆滞的坐在桌子旁边,吴廖东从地下室出来走到独生子面前没有吭声,只是亲昵的把手掌放在儿子的肩上。一千多人的死伤是他忙碌一天还未收拾干净,花掉大批的安家费、打点费是他伤心之余又无可奈何。

十九岁的小老婆赛貂蝉担心的说道:“老爷,这二十多人无论如何也不能保证家里的安全,大姐他们昨晚一夜都没敢睡觉,和二姐三姐挤在一间屋里直哭了一夜。”

“唉!先埋人吧。官府里这两天常来常往的,没有人再敢动手。等忙过去咱招收人手不迟。”赛貂蝉拉着吴廖东指指吴海平:“平儿不会是吓傻了吧?得赶紧看看,三姐这一天都为这事着急。”

吴廖东眼里望着儿子,手却伸到三貂蝉的怀里抚摸着:“天快黑了,等明天去三生医院瞧瞧。你把他送到老三那里赶紧回来,我还得检查一下院子里的防守。”

夜里,漆黑一片。吴廖东怀里的赛貂蝉好像贪吃花猫还未尽兴。经过几番努力还未举起的吴廖东只得把手指伸到赛貂蝉的蜜穴之处揉搓着。情热心急的赛貂蝉摸着吴廖东软塌塌的阳物使劲的拨弄着,终于有反应的阳物开始膨胀,吴廖东一把抓住赛貂蝉按在床上,把阳具在那张开的洞穴之处一点一点的往里挺进。连房门轻轻被拨弄的声音都未听到。

头戴面罩的柴永波急忙制止住高洪斌的动作,他抽出腰间的软剑插进门缝小心翼翼的拨开门闩,使力托着结实的木门慢慢打开闪身入内。两个光身的人在起伏晃动的肉搏是他面色发热而引起下身膨胀,后边跟过来的高洪斌快步上前,两只手分别掐住男女二人的喉管。床上二人更加卖力的抖动着,渐渐地因缺氧而停止。

高洪斌仔细检查房内再无别人,示意柴永波留在这里,他闪身出房。柴永波目瞪口呆的看着床上死去的二人光溜溜的身躯,那一幕还在眼前不停地晃动。十六岁的小人直烁烁的望着下身还未分开的苟合地方出神。

“我靠!该不会被这吓住了吧?”二次走进房里的高洪斌看到柴永波如此模样,忍不住心里想笑。“头!事情已经办妥,收拾东西要紧。”回过神来的柴永波面色一红,跟着高洪斌走进暗室。

“他娘的!没想到吴家这么有货。”高洪斌着实被屋子里的金银财宝吓了一跳。被他打开的箱子里满当当的金银首饰、奇珍异宝,剩下的都是黄金白银也足有三十多箱。

“赶快让他们进来,先捡值钱的东西送到汽车上。”一百多人的偷袭队每个人提起沉重的箱子越过院墙,走向二里地外的汽车。蔡永波和梁大勇空着手断后,小心着刚入夜路上被行人碰到。

装好汽车,偷袭队长王虎头对柴永波说道:“偷袭队不能在西安露面,我们这就回任家沟。”柴永波点头:“大家口风紧点,任何人不许透露半点。”王虎头点头辞别,偷袭队悄悄离开。

“走!”跟在梁大勇后边的十个队员爬上汽车,柴永波登上前座取下面罩示意开车的师傅点火行动。县城南门外一处偏僻的庄园里,汽车驶进大院停下。早已建好的地下室里,柴永波和梁大勇清点着这次打猎行动的收获。“金银首饰六百七十四件;黄金一万三千两,白银三十四万多两;古董三十八件;字画二十七幅;其它奇珍异宝一箱半。”统计后梁大勇在一项一项的汇报着。柴永波在各个箱子上上着锁,回头对梁大勇说道:“银子可以等事情过去后送到西安城里使用,其它东西封在这里别动。留三个队员昼夜值班看守,洞口最好封死。”梁大勇喊来高洪斌:“这里有你负责,三个人昼夜看守不许有任何差错。”高洪斌说道:“马上就要开学,以后谁来看守?”柴永波说道:“命令偷袭队再派十名队员过来,今后招收的士兵在这里训练和看守物资。”“是!”大家走出地洞来到早已安排好的房间。

“你咋会在这里?”看到自己房间里布兰妮在那里坐着,柴永波吃惊地问道。布兰妮不满的说道:“你来这里也不带我,要不是梁大哥怕我在西安不安全送我过来,你能想起我?”柴永波呵呵一乐,倒杯茶递过去连声道歉:“布兰妮,别那么小心眼儿。我是怕行动有危险才没带你。”布兰妮放下茶具捶打着柴永波:“就你坏!心里根本没有我。”

被按倒在床上挨着拳头的柴永波抱住布兰妮,眼前又出现在吴廖东家里看到的那一幕。身上布兰妮坚挺的乳房是他浑身充血,下身高高的举起坚硬的金箍棒。布兰妮正被柴永波抱着享受着舒服的温情时,被下身突起的硬物赶到奇异,忍不住用手抓住一摸、脸一红又赶快放开。柴永波这时候哪里肯放过,晕乎乎的把手掌按在布兰妮的高峰之上。

已是妙龄的女子张开小口对着床上的男子口上贴去,软丁香舌在尽情地缠绕。呼吸急促的二人不知不觉扒光衣服相互抚摸着。

男女之事从来不用人教,瓜熟蒂落、水到渠成,坚挺物拨开幼弱的细毛,寻到那神秘之处直捣黄龙。“啊!”猛然受疼的布兰妮同时也感到那刚才还在偷览又粗又长的东西竟然被自己的身子吞掉。忍不住双手使力的抱住身上的男子,深怕那个东西离开。

柴永波被对方紧紧的锁住,用力向外一抽再次挺进。这样一来一往的半个多小时,阳具突然膨胀,身子一紧吐出那温热的激流。布兰妮在这最舒服痛快的一刻使力吸噘着,直到疲软后的东东离开体内还回味无穷。

两人无语的在喘着气,紧箍在一起的身子随着呼吸起伏着。柴永波扒开布兰妮的双手,两眼看着布兰妮的密处。只见一丝血迹衬托着那光滑的小腹,外露的阴蒂下方被自己打开的密道又紧紧地闭合。

他伸出右手在阴蒂上微微拨弄,闭着眼不敢再看的布兰妮身子阵阵发紧,跳动起来的阴蒂带动蜜穴流出清清的淫溢。不知过去多长时间,两个人又一次大战后才瘫倒在床上相拥而睡。

第二天,惊动咸阳西安两地的案件被百姓们快速流传,成千上万的人涌到吴廖东的宅院外看着并发表者各自的高见。“高义真他妈的狠,两天时间把吴廖东一家杀个精光,还抢走那么多东西。”一个老者拄着拐棍颤抖着嘴唇说的两张嘴片冒泡。

“听说民国政府派一个师的兵力在渭南、临潼一带剿匪,高义只怕是有钱难得享受。”一个中年妇女卖弄着自己知道的小道消息。

身边的年轻人哼一声:“剿他娘的球匪,还不是知道吴家那笔偌大的财产,急于得到而出动的。咱这里方圆左近那么多土匪也没见这个狗屁政府真正动过手。”

“嘘,莫谈国事。”

“怕个球!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老子光身一条、一穷二白的,抓进去正好有人管饭。”正在吴宅执勤的士兵瞪一眼那个年轻人,妆聋做哑的背身离开。

柴永波看到此处,知道视线转移,背着黑锅的高义这辈子也难洗清这不白之冤,抿起嘴一笑和梁大勇离开。

且说高义的老家渭南乡下,大批部队开向这里的消息被手下通报后,赶紧收拾好金银细软,带着家人、手下躲进深山。带队的师长在高义家没有得到值钱的东西,一把火把这所宅院化为灰烬才带兵离去。

陕西省贴出通缉令,知道高义下落的报信者奖赏一千大洋。霎那间光棍汉、二流子们都在追踪着高义的下落,希望财神高照、能得到这笔赏钱。

确知平安无事后,柴永波把这里移交给新来的队长段上进,带着梁大勇手下离开回到西安。小三子和柴永波在东门外五里地看好几处房产,买下八十亩田地和一个翻砂厂,为今后招兵买马、运送物资建设着这块土地。

开学了,布兰妮和柴永波几十个人来到学校,张校长喊来柴永波迟疑半天才开口说道:“年轻人,学校从日本进回一批化学实验仪器,学校手里当时没钱,能不能先从你处借一点?”柴永波说道:“得多少,你说个数目明天我给你捎过来。”张校长一听高兴地说道:“一千多两,不会太困难吧?”柴永波答应道:“可以,但我有个条件。”张校长心里坎坷不安:“啥条件?只要我能办到。”柴永波笑道:“张校长别紧张,我的条件是,学校购买的所有实验仪器也给我买一套,从今后学校的这些开支我来付款。”

张校长高兴地握住柴永波的手:“感谢!你说的条件我能办到。唉!可惜吴家那么大一笔财产被土匪抢去,能有一成给学校也会多招收一些学员。”柴永波说道:“张校长,我可以再提供一笔资金,但必须给我们留五十名学生名额,如果同意,明天我就把银子带来。”张校长满口答应,并且说只要有合格的学生,保证免考录取。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