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途 外传 04、纷争别论

即雨即处 收藏 1 4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8.html[/size][/URL] 04、纷争别论 “翰林员编修杨士奇。”杨士奇上前一步,抱揖说道,“和尚莫非是姚军师否?” 道衍一身绛色袈裟,高条身材。黑长的倒八字眉压在那对三角眼之上。这样的标志在燕王起兵后,早就在朝庭中传开。因此,杨士奇一见到此人,便估测出姚广孝非他莫属。 道衍,俗名姚广孝,自号逃虚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8.html


04、纷争别论

“翰林员编修杨士奇。”杨士奇上前一步,抱揖说道,“和尚莫非是姚军师否?”

道衍一身绛色袈裟,高条身材。黑长的倒八字眉压在那对三角眼之上。这样的标志在燕王起兵后,早就在朝庭中传开。因此,杨士奇一见到此人,便估测出姚广孝非他莫属。

道衍,俗名姚广孝,自号逃虚子,苏州人。14岁出家,精通儒、道、佛诸家之学,善诗文。因其人仰慕元初僧人出身的开国功臣刘秉忠,欲成开国建业之功。二十三年在深山中潜心内外典籍,并研习道家《易经》、方术及兵家之学。

1382,朱元章斟选天下高僧到京,让他们辅侍诸皇子藩王。同时为已故马皇后诵经祈福。姚广孝以荐入选,随燕王朱棣至北平,主持大庆寿寺。这样一来,姚广孝就有了亲近燕王的机会。别看他此时已接近50岁,可他雄心不老,特别是那番建功伟业的志向更加蓬蓬勃勃。

出家人不念经书,专读阴谋之学,从哪一方面说,他都是不务正业。可别人说什么,姚广孝楞是不在乎,因其志不在此而在彼。何况那些佛典经书,他早就烂熟于胸。说段禅语,讲个公案(佛门故事)信手拈来。正是他渊博的学问,才得到了朱棣的青睐,此时他已接近50岁知天命之年。

当姚广孝用《易经》之法推算出朝庭不久便凶凶然之后,便卧于佛门之内,细研天下之势。他也想学诸葛亮卧龙岗休眠,姜子牙渭水垂钓, 以等待哪一位英雄上门请他出山。

可大明朝建国不久,国太民安,没有人带头造反。于是,他便把宝押在了燕王朱棣身上。

一次燕王朱棣去大庆寿寺进香,姚光孝故意将自己做的一首诗遗在休息室的方桌上。朱棣无意中看到这首诗后,便轻吟此诗,“岸帻风流闪电眸,相形何似相心忧。凌烟阁上丹青里,未必人人尽虎头。”

朱棣拿着诗稿,反复揣摩最后两句,“凌烟阁上丹青里,未必人人尽虎头。”

朱棣从词语中品出作诗之人有异志,便让人找来姚广孝,查问此诗是何人所作。

经问之后,姚广孝以和尚身份连呼几声“阿弥陀佛”,接着便毫不隐晦地说出此诗是自己所作。

朱棣直视姚广孝一会,突然勃然大怒,指着姚广孝骂道,“出家之人,本属佛门弟子,俗物不念,俗心不起,超度众生此乃真正本性。而你不事佛法,专事旁门左道,心存觊觎,究竟何为?”说着,把诗稿拍在桌子上。

姚广孝见朱棣大怒,并不惊慌,用浓重的语音反问道,“燕王,您真想做一辈子藩王吗?”

“混帐,”朱棣假声假色地发威道,“做不做藩王,那是圣上所定。本王怀忠孝之心,只知唯皇上马首是瞻,何况现今已是藩王,就是一介草民,也绝无怨言。”

姚广孝微微一笑,默然无语地走到桌前,拿起诗稿,转向朱棣说道:

“燕王,您是龙之子,就有龙之命。俗话说,龙生龙凤生凤,龙子龙孙主天命。您生于帝王之家,继承大统本是正途。”见朱棣不语,姚广孝大着胆子继续往下说,“道衍说句杀头的话,”见朱棣没任何表示,换了个语调,重重地说,“天欲与之,其不授,是违天命。太子大行,上天已经给诸位藩王留下机会。正所为成事在天,谋事在人。此时不取,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姚光孝说的机会就是太子朱标去世后,空出了太子之位。这段时间,朱元章还是犹豫不决,没有在十几位王子中选中由哪一位来当太子。世人都看的清在诸位王子中最有希望的就是他这个老四还有老七。因为两个人在朱元章灭元建立大明朝中的诸多战争中一直驰骋疆场,立下了汗马功劳。没想到,从朝庭中传来风言风语,‘朱元章准备把皇位让给朱允文。’

想到父皇不立太子而立太孙,朱棣坐卧不安,这正是他为什么要在此时来大庆寿寺上香的缘由。

姚广孝随朱棣来北平后,因其出家人缘故,经常出入于燕王府。在接触中,朱棣看出此人不仅博学多才,而且精通儒,道,释诸家。因此也愿意和他交谈。

今天,朱棣见了这‘凌烟阁上丹青里’这句诗后,他要故意敲打敲打姚广孝,以探虚实。没想到,姚广孝早把朱棣看的清清楚楚。朱棣内心的不愤虽没说出,但已然跃于脸上。于是,姚广孝才敢和盘托出这个隐藏已久的煽惑之言语。

这也就是姚广孝,换做其他人,朱棣为掩人耳目,很可能立即拉出去就砍了。


在这个时候,上任不久的新接班人朱允文,不是去好言好语地安抚、拉拢各位皇叔,让他们老老实地在原地呆着,忠心侍奉自己这个年青的皇上,保国家社稷之安。而是在屁还没坐热的情况下,就听信方孝儒、黄子澄、齐泰三个书呆子的主张,大刀阔斧对各位王爷进行消藩。

自认为是皇上,说话一言九鼎,想怎么着就怎么着,那得看自己实力如何!如果实力达不到,说了也白说,弄不好还要适得其反。

明太祖朱元章在建国之初,怀疑宰相胡维雍有谋反之意。朱元章说杀就杀,甚至还株连了许许多多开国功臣。他不但杀人,还要让被杀的人自认为有罪,死前还要谢主隆恩。他凭什么,凭的是手中的威权。只有手中握有这样权力的皇帝才敢这么做。即使他做错了,也没人敢出来说三道四。

威权来自于平日养成,来自于战争中的杀伐。可朱允文有么?没有,即没有功劳,也没有苦劳,有的只是朱元章的一纸遗书。如果以这个为条件,与他的诸位叔叔论起来,那资格可差老了。

但人家朱允文是皇上亲点,继承大统是明名正言顺。就凭这一点,他当皇上天下没人敢不服。

当就当吧!先攒点成绩,等把国家弄的像模像样了,权力够厚了,再施实自己的打算。可他偏不,一上来就要凭自己微弱的公信力,开始与那些早就被封为藩王的叔叔们做对。没用多久,便把现有王爷抓的抓,消的消,一个个弄的是灰头土脸。

别的王爷还好说,处在内地,手里就那么点贴身侍卫。皇上一道圣旨下去,有意见也不敢说。可燕王与景王则不同。两人都是镇守边关,手握重兵的王爷。不仅掌控着军队,王室中也存有相当数量的精兵和锐器。而且智谋和经验都要远胜于朱允文。

现在,朱允文急着对他俩动手,难保不出乱子。

姚广孝正是看准了这一点,才极力鼓动燕王朱棣造反。

燕王朱棣本就存有野心,虽对老皇上授命一事心存介谛。但他不敢说,也不敢有所表示,只能是忍。现在不同了,经朱允文这一逼,不造反就活不成。又经姚广孝这一煽,遂以‘靖难’之名起兵南征。

三年战争虽说经历了无数风险,但最终朱棣靠着这十万大军,还是杀进了南京城。正所谓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这三年中,姚广孝虽为和尚,但他有首赞密谋,发机决策之功。因此,道衍的大名早就传到京城。


杨士奇虽没见过此人,但凭着穿戴和长相,故此问了这样一句。

姚广孝微微一笑,缓慢说道,“没想到,你们这些朝庭大员,还有人认得老衲。”

“不是认得,而是清楚,”杨士奇上前一步说,“没有你,南京城怎么会受如此屠戮大祸。出家之人,不去颂经侍佛,不去超度天下苍生,而是专行做乱之阴谋,诱导燕王起兵造反,这哪里是一个佛门弟子所为……”

不等杨士奇说完,姚广孝突然喊了一声“放肆”

一声厉喝,不仅打断了杨士奇,也让在场的人为之一震。

姚广孝绝不能由杨士奇没遮没拦地说下去。因为眼下被圈在这里的人,都是经查之后,没有大错,燕王准备起用的人。万一受杨士奇语言影响,发生变故,这不是他所愿意看到的,因此,姚广孝出语止住杨士奇。

看着院子中这些惊异的目光,姚广孝必须有所表示,于是说道:

“说燕王造反,此言差亦!” 姚广孝顿了顿,盯向杨士奇,“想毕燕王的檄文你也看过。”

“看过。”杨士奇爽朗答道。

姚广孝并不接杨士奇的话,他不愿与杨士奇对白,怕那样会引起争执。杨士奇的奇文异事他也听说过,知道此人不是寻常之辈。因此,他有意要避开。

姚广孝仿佛根本就没问过杨士奇一样,转向其他人说道,“燕王进京不是造反,是为‘清君侧,除奸佞’而来。朝庭里有奸臣蒙住了皇上双眼,让皇上好坏不分,是非不明,对待诸位王爷就像对待布衣草民,这才至使天下纷乱,人心凄惶。错不在燕王,而在皇上。”

当着满院子的朝庭官员,说皇上有错。这要是换在燕王未进京之前,说这话的人就是有十个脑袋也给斩了。可说这话的人是姚广孝,而且又是燕王最信懒的股肱之人。他说的话,就代表的燕王。此时,就是说了,又有谁敢对他持否定意见。

杨士奇刚要说话,杨荣上前,猛地拉了他一把,侧身把他掩住,厉声说,

“杨寓,你不想活了吗?”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