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 第四卷 垂直入侵 第三十章 悲伤之日(7)

赤色风铃 收藏 1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size][/URL] 京特.魏格纳觉得自己现在很像一只蝗虫。 在很多年前,在他还没有到为自己命名的年龄、被教养院的管理人员用“AR9300”这个编号称呼的时候,他曾经在儿童教养院的草丛里看到过一只蝗虫和一只螳螂。那只墨绿色的大螳螂高举着满是倒刺的镰刀状捕食肢,一步步逼近几厘米外的那只褐色的小蝗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


京特.魏格纳觉得自己现在很像一只蝗虫。


在很多年前,在他还没有到为自己命名的年龄、被教养院的管理人员用“AR9300”这个编号称呼的时候,他曾经在儿童教养院的草丛里看到过一只蝗虫和一只螳螂。那只墨绿色的大螳螂高举着满是倒刺的镰刀状捕食肢,一步步逼近几厘米外的那只褐色的小蝗虫,但却迟迟不向触手可及的猎物发动攻击,小蝗虫紧张地扭动着多刺的前肢,用凸出的复眼瞪着那个绿色的死神。它有翅膀,也有强健的后腿,但却既没有飞走也没有跳走,而是像死了般一动不动地呆在原地,直到被螳螂塞进可怕的咀嚼式口器为止。


那时,魏格纳以为那只蝗虫是打算靠拟态来自救,或者勇敢得过了头。但现在,他切身感受到了那只蝗虫在那一刻时的感受。


他被吓呆了。


是的,他彻彻底底地被吓呆了。现在,战斗机器人就在他面前两米开外,机械臂上两支黑洞洞的枪管正直指着他的鼻梁,里面正在急需的压缩空气随时可以射出致命的弹丸。尽管他手里还端着那支沉重的反器材步枪,但他搭在钢质扳机上的手指仿佛已经不再属于自己。魏格纳的理智告诉他:他应该逃跑,应该朝这家伙机械臂的关节开枪,或者至少应该丢掉武器举手投降,寄希望于机器人的AI或是别的什么决定战斗机器人们行动的玩意饶过他一命。他的大脑将这些想法变成了生物电信号,发给控制四肢肌肉和关节运动的神经,但他的四肢却拒绝照此行动。他想要喊叫,但声带却拒绝振动,他的大脑似乎已经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但要命的是,他的意识却非常清醒。他甚至注意到了眼前的战斗机器人缺了两条腿,似乎是在之前的战斗中给打断的。


魏格纳下意识地想闭上眼睛,但就连这个动作都被眼皮下的肌肉拒绝了。但是,枪管里并没有射出子弹、光束或是别的什么能在他颅骨上钻个洞的玩意,这台毫无感情、行动迅速而精准的外星机器只是雕塑般继续保持着举起机械臂的姿势,却迟迟没有进一步行动。这家伙到底怎么了?在考虑该用什么手段了结我的性命,或者是示意我投降?


战斗机器人保持着同一姿势僵立了足有好几秒钟——是的,只不过是区区几秒钟而已。但在魏格纳看来,这段短暂的时间却无异于几分钟、甚至几个小时。他不由得感到有些奇怪:按之前的经验,这些杀戮机器的攻击从来都是迅速、准确的,甚至完全不给人反应的机会。更不用说它和他之间的距离已经近得可以直接互相吐口水了。当然,这家伙为什么迟迟没有动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对他而言是一件好事。在这短暂的几秒钟里,最初的震惊迅速退去,理智再度获得了他的身体的控制权。魏格纳用力扣下了反器材步枪的扳机,战斗机器人的一条机械臂像一根冰凌般应声而断。


反器材步枪射击产生的巨大后坐力让它险些从魏格纳手中脱手,一阵钝感的疼痛从手腕关节处迅速扩散了开来。魏格纳顾不上疼痛,将枪口指向了另一只机械臂,但这次扣下扳机的结果却只让枪机里传来了一声空响——这支反器材步枪的10发弹夹已经空了。


见鬼,这子弹没得可真及时。魏格纳大吼了一声,抓着护木和枪管将这支十多公斤重的武器倒转了过来,像棒球棍一样朝着对方抡了过去,战斗机器人伸出两支没有装备武器的机械臂,轻而易举地挡开了这绝望的一击。好了,这下完蛋了。他丢掉反器材步枪,朝后退了两步,这混蛋会怎么结果我?朝脑袋来一枪?也许我已经成功把它惹火了,这样的话它说不定更乐意把我活掰成好几块。


出人意料的是,即使已经丢掉了一只机械臂,战斗机器人仍然没有朝他发起进攻。这个多足的机械怪物胡乱摆动着机械臂和机械足的末端,仿佛被什么东西困住了似的,它机械臂上的枪管也开始像融化的塑料般迅速变形,变得更长、更细——它渐渐变成了麻醉飞镖发射管的模样。


将军在上,这鬼东西多半是出了什么毛病,居然在这种时候更换武器。魏格纳下意识地思忖着,要么就是它们知道了我“英雄”的身份,于是打算活捉我带回去示众?不过,还没等这个战斗机器人来得及把一梭子麻醉飞镖打到他的身上,从不远处飞来的一连串机关炮弹就把它干净利落地撂倒了。魏格纳下意识地用双臂捂住脸,仰面躺倒在了地上,躲过了大多数原本可能致命的破片——其中一些是机关炮弹弹壳的碎块,另一些则是“湿婆”战斗机器人的残肢。不过,还是有几块滚烫的小东西刺穿了他的FAD-56防护服的缀钢隔层,刺进了他肚子上的脂肪层里,就像被火蚁咬过般火烧火燎地疼。


“嘿,英雄,你还好吧?”一个陌生的、鼻音重得有些失真的声音问道。接着,两只动力装甲的铁钳般的大手伸到了魏格纳的腋窝下,把他像一件毫无重量的衣服般提溜了起来,“没穿动力装甲就和这些机械怪物贴身搏斗,这可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魏格纳没有答话——毕竟,如果把刚才发生的和盘托出,恐怕会严重有损于他的“英雄”形象。四周的交火声已经逐渐零落了下来,并迅速归于平静,看来,虽然那些战斗机器人的应变能力并不像罗南之前声称的那么差劲,但它们还是严重低估了那些没有动力装甲的士兵们可能给它们带来的麻烦。而这是个致命的错误,尽管它们的这次出其不意的突围给包围者造成了近百人的严重伤亡,但却加速自己的灭亡。现在,这支战斗机器人小分队的所有剩余成员都已经变成了支离破碎的残骸,散落在这块贫瘠不毛的黄土上。


“基督啊!刚才你可真他妈的幸运,老兄,”布莱恩.徐捂着自己的一侧脸颊站了起来。这位技术员在刚才的混战中非常明智地选择了卧倒装死这一不大光彩却非常实用的策略,因此幸运地成为了229重装甲营全体成员中除魏格纳之外的唯一幸存者,“那家伙差点就爆了你的头。”


“它本该打爆我的头。”魏格纳没头没脑地喃喃道,方才那几秒钟诡异的对峙场景仍然停留在他的脑海中,“它完全可以杀死我,但却突然改了主意。天知道这……”


“这是因为它已经杀了太多的人,老兄。”一个穿着动力装甲的士兵——也许就是刚才救下了魏格纳的那位——插话道,“因此它不会杀死你。”


“什么叫‘杀了太多的人’?”


“根据我们的观察,它们——这些战斗机器人在战斗中杀人的数量有上限。我们不知道那是为什么,但每当其中一个战斗机器人干掉我们一定数量的人之后,就会自动停止在与我们的交战中使用一切致命手段,我们有好几个人就是因为这个才活了下来,”那人隔着厚厚的面罩说道,声音从扩音器里出来时完全变了味,也不知是疑惑还是感慨,“一般来说,这个数量是十二到十五个,不会再多。”


魏格纳耸耸肩:“你确定它们不是打光了弹药?或是枪管温度过高什么的?”


“以这些家伙的射击精度,宰掉我们十来个同伴消耗的弹药绝不超过五十发,除非它们的设计者或者军需官没有大脑这个器官,否则我拒绝考虑这两个可能性。”


“好极了,那是什么原因?杀不动了?或者上头命令它们少杀人?见鬼,咱们打仗就是为了制造死人的,这么干不是消极怠工么?”魏格纳继续好奇地问道。


“这些‘天国’的杂种是一群神棍,没人知道神棍他妈的是怎么想的,”那名士兵与另外几个人合力抬起了一台报废的战斗机器人,将它的残骸丢进了不远处的沟谷里,“当然,要是有谁他妈的知道神棍在想什么,神棍就不成其为神棍了。”


“说得好,”魏格纳慢慢坐回了地上,“真他妈的不能再好了。”



两个小时后,原青岛市废墟地下某处,神圣联盟共和国紧急状态委员会临时驻地,EK-709地下掩体。


“我们已经失去了中原地区,很快就会失去整个东亚,接下来是整个中东、印度支那和马来亚,这一切将是无可挽回的。”罗翔带着一脸镇定的神情向所有在场者说完了这句话,然后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呵欠——昨天、今天、一切的一切,现在看上去都那么接近荒诞的梦境。也许这一切本来就只是过度疲劳的大脑皮层给他造出的幻象?或许二者皆有,毕竟他已经三十多个小时没有打个盹了。


“根据我所接到的报告,我们的反击行动遭遇到了一些挫折,”委员会主席易卜拉欣诺夫将军眼皮都没抬一下——他正忙着把一撮烟草、大麻和风引草叶片的混合碎末塞进自己的海泡石烟斗里,“德治同志提交的报告指出,想要在短期内重新占领长安基地的可能性不大,而纯粹依靠武力进行反击已经被证明为是不值得采取的策略,是吗?”两股暗青色的烟气从鼻孔里喷了出来,无意中加强了他最后一问的语气。


感谢我们的埃德加.德治同志的报告,这家伙完全可以当个修辞学教授了——假如这颗行星上未来还有人教修辞学的话。“我得说,呃,依我看,是的。而且还远远不止这些。”罗翔调动着每一条还算清醒的脑部神经,斟酌着自己答复中的每一个字,“我们短期内当然不可能重新占领长安,因为我们到时候将不得不躲到非洲、西欧或者北美。我们在东亚的军队完了——共和国卫队、正规军、巡道军和特别共和国卫队——都完蛋了,即使‘天国’远征军不再发动攻势,我们也很难长期控制在东亚的剩余领土。”


“我们只阵亡了1670人,四万人被俘或失踪,参战部队只损失了百分之二十,”原海军总政委杰弗里.霍特插了一句,“我们在东亚的地面部队,嗯……据我所知应该有十四个师,不下五十万人,只损失了十分之一。尽管我并非陆军军官,但我并不认为损失十分之一的作战部队就会让我们失去东亚的控制权。你们陆军不是……不是说那啥……哦,对,紧急情况下可以每天动员并武装两万后备役人员吗?损失的七百辆坦克也不算什么,你们在东亚的仓库里不是还有四千辆封存备用的坦克吗?如果你们的说法属实,我们在这次反击的损失就根本微不足道。”


见鬼!罗翔无可奈何地揪着自己的手心,强烈的困意被满腹的无奈和火气驱散了大半。他们对我们所面对的敌人没有任何直观体会,所看到的只有报表上的数据,数据,数据!而数据正是联盟党政军机构内部常年互相欺骗蒙蔽的主要工具!是的,这些数据在某种程度上千真万确——就像军队供应的咖啡在某种程度上确实是咖啡一样。他们当然不明白,所谓的每天能武装两万人的“后备役部队”,事实上不过是一群每人拿到一支过时的AG-45步枪、只能勉强做到把子弹打出去的连民兵都算不上的乌合之众;而所谓的“四千辆坦克”,大多已经封存了接近半个世纪,即使拆了当零件都不够格。


“我认为,我们应该考虑与美洲人停战。尼布甲尼撒师报告称,‘天国’远征军的一支部队在一小时前对纽约废墟的港口区——也就是我军控制区——发起了空降作战.显然北美也是他们的目标,”有人提议道,“我们应该与美洲人暂时结盟。”


“这不可能!他们只会在我们背上捅刀子!”


“必须继续组织反击,夺回长安基地。”


“这是自杀行为!”


罗翔靠坐在椅子上,带着一脸的无动于衷看着眼前的这场争论——急也没用。他很清楚,紧急状态委员会的成员们尽管争论得很是激烈,但他们事实上根本无计可施。他们的争吵不过是下意识地掩盖茫然和不知所措的另一种方式——就像眼镜蛇在感到惧怕时会撑开喉咙上的皮膜一样,只不过这座地堡里的眼镜蛇们更虚弱、更满怀恐惧。他们不知道自己的毒牙折断了多少,也不知道对手在哪里、该朝哪个方向喷毒才能喷中对方的眼睛。


无所谓,我知道我该干什么。他对自己强调道。无论这些家伙争论出什么结果(更大的可能是什么都争论不出来),我都会作为委员会代表去圣弗朗西斯科湾面见君岫寒大将本人,到时候……


但现在,他需要尽快去睡个好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