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上谈兵:中国海军与越南交战

lukathlon64 收藏 4 72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中国海军看起来强大,但是装备水平和装备配置上有缺陷,所以,在与越南海军的交战中将遭到重大损失。我们可以把2010年越南海军作为我们的假想敌推演一下,具体推演过程就不罗嗦了,只要在设定的战场条件下,基本是我们可以得出近似的结论。


我们描绘失利不是为了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有些问题不提前考虑到,临场就会遇到大麻烦。写作此文,目的是给我军大小将领活跃思路,如果他们真的“一切尽在掌握”,我真是求之不得!


第一轮,炮战


中越之间的前两次海战,都是由对峙转为海上交火,而且都是炮战,交火距离在5公里以内。中越第三次海战也有很大的可能是由对峙转为交战交战双方是南海舰队564、565两艘护卫舰和6艘越南海军“毒蜘蛛”导弹快艇。


在某海域相互对峙一段时间后,越方决定武力解决。2艘“毒蜘蛛”快速拉开与我编队距离,同时留下的4艘艇以速度优势抢占我编队后侧方阵位,在3公里距离内以艇首的AK-176舰炮向我猛烈射击。


AK-176最高射速120发分钟,稳定射速70发/分钟。在越舰开火后一分钟内,我两舰分别遭到100多发76MM炮弹的攻击,编队后面的564舰中弹数十发,仓面侦搜、火控设备全被打坏,人员损失1/3,火炮只能以人操、目视的方式反击,基本失去作战能力。565舰虽然也连续中弹,但是部分设备还可以使用,最关键的是激光照射系统还正常运转,从而为双100MM炮发射激光制导炮弹提供了保障。


在越方开火5秒后,我舰开炮还击,由于距离过近,无法使用激光制导炮弹,因此565舰全速前进,试图拉开与越艇距离;同时我564舰尽管严重受创,仍然转舵拦在越艇与565舰之间,以双37、双100MM炮猛烈拦阻射击,以协助565舰摆脱不利的阵位,但由此遭到4门76MM炮更加猛烈的暴轰!


565舰拉开距离4公里后,满舵转向,开始用100MM激光制导炮弹轰击越艇。根据激光照射的持续时间,双100炮向一艘“毒蜘蛛”打了两个15秒的连射,反射炮弹12发,这艘越南导弹艇立刻连中数弹被击毁,紧接着565舰又向另外一艘越艇打了两个连射,这艘艇也中弹起火。越艇此时释放烟雾,全速逃离,我舰被烟雾干扰,追击射击未中。


不到5分钟,一场激烈的海上炮战结束,我舰一重伤、一轻伤,越艇一沉一伤。


评价这轮交战,越军76MM炮适中的口径和极高的射速发挥了巨大作用。前两次中越海上炮战,一次越南吃了射速低的亏,一次吃了口径小的亏,而这一次76MM炮提供了射速与威力很好的平衡,因此在交火初期占了上风。


同时,双100MM口径的优势必须有精度做保障,而使用激光末制导炮弹是一个关键。在海上,激光照射器可以照射12-15公里的目标,但为了保证制导效果射击距离要在3公里以上,所以要拉开距离。我国有相关的技术,但是否装备还知道。


现代海上兵器威力极大,谁先开火往往意味着绝对的主动。如果是我单艘护卫舰与1-2艘越南装备76MM炮的导弹艇交战,一旦被敌以速度优势抢占主炮火力死角的阵位并抢先开火,基本上就意味着失败。


第二轮 近距离导弹攻击


在参加炮战的越南导弹艇撤出战斗后,在8公里之外的越南两艘导弹艇向我564、565舰连续发射了8枚“天王星”导弹。


“天王星”导弹最小射程5公里,而我舰装备的C802导弹最小射程15公里。这就是提出“近距离导弹攻击”的原因。原本我舰在反舰导弹上的优势,竟然因为交火距离近而荡然无存。


为了规避导弹攻击,我舰释放干扰、全速规避,因此在这个交战距离上可以有效反击的双100MM炮也失去了准头,而双37炮则没有拦截到一枚“天王星”,我舰双双被击中!


这里要说说双37炮,在与敌舰交火时,该炮威力不足,命中数百发打不沉一艘几百吨的炮艇,大陆海军的多次海战都说明了这个问题;在拦截导弹是火力密度又不够,看看冲绳海面上在密集弹雨中穿行的自杀机就说明了问题。我们的护卫舰在4个角都有很好的炮位,为什么不在对角位置各装一门30MM速射炮呢?


“近距离导弹攻击”也是在由对峙转为交火时极易发生的交战模式,在导弹最小射程存在缺陷的情况下,还是需要舰炮的准确射击来弥补。可以采用激光末制导炮弹,也可以采用炮射激光导弹,但是由于我军主炮口径偏小,只好采用激光末指导炮弹了。没有装备的话将是我军装备配备上的重大缺陷,如果与装备普遍装备127MM舰炮的日本海军交火,我们则更加吃亏。


第三轮,直升机反快艇


在中国护卫舰与越南导弹艇交战十分钟后,中国的舰载直升机赶到了战场。这是从167、168、169、170、568等舰上起飞的4架直九和一架卡-32,直九每架携带2枚C701轻型反舰导弹。


这个中国海军最豪华的海上编队在交战地域30公里外,原准备随时增援,不想几分钟内一场交战就出现了令人吃惊的结果。


C701最大15公里的射程使得“毒蜘蛛”上射程8公里的防空导弹此时对直九的攻击无能为力,需要防备的是射程17公里的AK-176。


在K-32的指挥下,中国海军开始了复仇。他们采用双机夹机的方式,一架在AK176的射界外吸引对手,另一架则从艇尾发动攻击。很快,3艘越南的“毒蜘蛛”被击中,但是由于C701的打击对象是200吨级的快艇,500吨级的“毒蜘蛛”中弹后并没有立刻下沉。


此时中国海军编队从远处赶来准备进行最后的一击,但同时越南的海上援军也到了。这是由6艘越南自制的BP50型导弹艇,装备和“毒蜘蛛”相当。


中国海军的远程预警雷达和K-32都发现了越南导弹艇的动向,中国海军编队保持在越南导弹艇的雷达扫描距离之外,召回直升机发动下一轮攻击。


很快越南导弹艇发现了自己的困境,他们的雷达发现不了中国海军舰队,因此反舰导弹130公里的射程无法发挥,同时又限入了直升机的包围。于是他们以S形的队形后撤,首尾相接确保尾部不暴露给直升机和C701。


见直升机攻击困难,中国海上编队不再吝惜反舰导弹,在直升机的引导下发动了超视距攻击。导弹攻击不是齐射而是点射,用两枚反舰导弹攻击一艘导弹艇,挨个点名,很快越南就损失了4艘导弹艇。


评价这轮交战,舰载机反快艇的作用应当引起重视,发挥空中优势、以舰载机打击防空能力薄弱的各种快艇是美军的心得,值得我们借鉴。


同时由于快艇侦搜能力弱,快艇与大舰交锋时其导弹优势往往无法发挥,因此必须与其他力量协同作战。


第四轮,海空协同打击海上编队


越南的导弹庭即将全军覆没的时候,越南海军的主力4艘俄制护卫舰出现了。在双方开战后,慑于中国军舰强大的反舰、电子战能力,一直不敢靠前。但此时越南空军连续4批8架SU-30MK出现在战场,越南开始进行海空编队的联合攻击。


SU30从不同方向接近中国编队的防空火力圈,在进入HHQ9的不可逃逸区前即快速脱离。这种不同方向不断实施的“擦边”行动使强大的中国海上编队不断的变换航向、阵型,趁此机会越南2艘“猎豹”、2艘“虎”护卫舰接近到中国编队200公里内,每艘护卫舰携带8枚“布拉莫斯”。


SU30通过数据链向越南海上编队提供的目标数据,越舰齐射了24枚“布拉莫斯”!


中国海上编队立刻释放电子干扰,HHQ-9、HHQ-16、HHQ-7、730炮层层拦截。尽管如此,隐身效果最差、近防火力最弱的167舰还是被命中二弹。在中国海上编队手忙脚乱的拦截“布拉莫斯”时,SU30趁机发动了实质性的攻击,8枚KH-31反舰导弹劈空而下,168舰中一弹,170舰的730近防炮在拦截一枚KH-31时击毁距离过近,被大量碎片集中,部分电子设备被击毁。


本轮作战,海空配合显示了威力。SU30-MK不仅是进攻的实施者,还是进攻的组织者,同时也是防御的关键力量,SU-30MK的存在限制了中国海军K-32的活动,中国舰队失去了编队预警,原本优势的反舰能力无法发挥,单纯的防空导弹只是提供被动的防御。


作为昂贵的大型护卫舰,尽配备730是远远不够的。730在拦截超音速反舰导弹时,击毁距离往往在1公里以内,高速运动的碎片同样可以带来损伤。


第五轮、中国海航扭转战局


从西沙机场起飞的飞机是避免中国海军全军覆没的关键。为了保证战斗力的延续性,中国海航从西沙机场小股、多批次起飞,先后起飞3批6架SU30MKK、6批12架歼十。遥远的距离使得中国飞机抵达战场过晚,只能起到救火的作用。


中国飞机抵达战场后,此时中国综合电子战能力强的优势得以发挥,通过水面舰艇远程预警雷达的引导,歼十悄然接近肆虐的越南SU30,出其不意的以PL-12击落2架越南SU30。越机纷纷逃避,中国海空力量开始反击。


在SU30数据保障下,中国海上编队齐射C803、C602反舰导弹,当即击中越护卫舰2艘,在越南海上编队回窜时,蛰伏已久的中国“宋”级潜艇发动了攻击,发射的反舰导弹击中越南护卫舰1艘。


这样,在中国的航空兵投入战斗后的半个小时内,越南海军的海上主力被报销了一半以上。


但是由于中国飞机在此空域巡逻待战时间有限,中国海上编队也在反击得手后撤离战场。


本轮交战,再次印证了早已存在的定论,没有制空权就没有制海权。


第六轮、西沙反袭扰作战


在刚进行的海上交战中,越南海军水面舰艇损失惨重,为了遏止中国海军在南海采取下一步行动,他们只有依靠空军。中越海战的胜负,此时实际上取决于对南海天空的控制。


越南的战法是以攻代守,力争瘫痪西沙机场,摧毁中国航空兵的前进基地,彻底取得南海制空权。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