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杀 正文 第十七章 二进基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31.html


徐哲看来已思考了很久,先开了口:“我们不能再冒险了,尤其是你们几个,我们必须报警。就算因此打草惊蛇,我们也别无选择。”

“我也同意”,李飞一边啃着水果,一边赞成。“我和徐哲还好说一点,你们四个没有一点自卫能力,这次能救回来洋洋,算是万幸了,下次不可能再有这样的机会了。”

“那你们要做的事呢?”方思雨问道。

“都报告了吧,ZF要是相信,就好好调查,要是不信,我们也没办法,至于打草惊蛇后我们李飞还有没有机会洗清冤枉,现在不重要了。”徐哲淡淡的说。

“不就是找个工作吗,我们俩个满共满不过三十出头,从头再来呗,ZF皇粮是不想吃了,一听说转业回来的,看那些单位人事部门的嘴脸,恨不得扁他一拳,单位又不是他家的。”这个话题又能勾起了李飞的伤心事。徐哲是被开除的,工作不可能再安排了,自然也就不受这些鸟气。

“就是,去哪里不成,”冯雪为他们打抱不平,“徐哲有那么好的技术,李飞哥有那么好的身手,还愁找不到好工作。”

“好象李飞只能作打手似的。”刘洋洋又开起了她的玩笑,“不如请回家去给你做个贴身保镖吧。”

冯雪羞的满脸通红,“胡说,让你胡说。”两个女孩子打闹成一团。

“对了,徐哲,你把跟踪器藏在哪儿了,”李飞有些奇怪,“他们把你的衣服全换了,”

“那还不简单,这玩意自持时间有48小时还多,我把它塑封好,去上岛时,我就把它吞肚里了,除非他们来个大手术。”

“我看成”,李飞若有所思的看着徐哲的肚子。

“去去去,就是这种方法只能用一次,我们现在只剩三个跟踪器了。”

“要不这样”,李飞想了想,“我们做最后一次努力。明天她们四个去报案后,她们有警察保护,我们俩就能抽身再走一趟基地,能查清密件内容更好,查不清,我们就放弃,安心找我们的工作。”

“我们已经尽力了,实在不行,也不要勉强了。”陈曦也如是说。

上午九点,目送四女走进市公安局,两人开着方思雨的丰田CRV,踏上征途。

晚上十点,基地网络管理中心外,两个黑影悄悄的接近。对于李飞来讲,基地的布防他早已烂熟于心,就是指控中心他也来去自如,不过徐哲说,去网管中心就足够了,他们的目的只是多搞到一些基地内部网上传播的密件,只要找到其它人的通信密函,徐哲就有很大的把握破译。

打开夜视仪,李飞再一次确认四周没有监视哨。无声无息攀上三楼,挨个窗户一一试过,终于发现一个窗户没上锁,李飞翻身而入。来到服务器机房,打开窗户,放下绳索。

基地网并没有多少改变,徐哲轻松登录,打开搜索程序,开始扫描起来。

机房里各种LED灯闪烁着红黄绿不同色光,照在人脸上忽明忽暗,色彩斑驳,排气风扇嗡嗡作响,气氛扣人心弦。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徐哲还是一无所获,借着大院里微弱的灯光,李飞紧盯着来来往往的流动哨,这里警备并不严,大院里和他转业前一样,只有两组共四人,看着警卫远去的身影。他回过头来,问道:“怎么样,还要多久。”

徐哲低声道:“才不到一半,还要半个小时。”

正在此时,走廊里传来一阵脚步声,有人来了。

李飞一打手势,徐哲藏好装备,躲了起来。

李飞悄悄打开一条门缝,见走廊里走来一个女军官,穿着灰蓝色的大褂,睡眼惺松,径直向机房而来。

房间里没有什么适合隐藏的地方,李飞大脑飞速运转。

“啪”,灯亮了,女军官一见屋里有两个人,吓了一跳,问:“你们。。。”

“哦,我是测控站数据处理中心的,我们有一个图象传输服务器要调试,”徐哲对答如流。

见两个人穿着一样的工作衣,正在调试什么,她也没疑心,半睡半醒间道:“你们忙,我拿点东西。”找到东西临出门了,又笑道:“任务还有一个月呢,你们现在就加班了,还真卖力。怎么你们也不开灯啊,看得见吗?”

“反正又不写东西,看得见,省得让别人看见又说我们假积极。”李飞笑着应到,“没办法,领导要求多,我们怕做不好了让领导训。”临了又加了一句:“有空去我们那时玩啊。”

女军官打了个哈欠,摇摇头走了。

机房又恢复了寂静和黑暗。

忽然徐哲一摆手,轻声道,“好了,快走。”

两人迅速翻窗而出。

为了避开耳目,两人并没有将车直接开到基地,中午在县城休息后,两人直接把车开到基地附近的一个山沟里隐匿起来。

接过徐哲的背包,两人一前一后爬上机房后面的山坡。大院里灯火阑珊,死一般沉寂。徐哲感慨道:“半年前,我们大摇大摆的进进出出,现在却象做贼一样。归来池苑皆依旧,物是人非事事休。”

李飞推了他一把,“得了,少说两句憋不死你。我们还有正事儿呢。”

翻过山坡,天还没亮,两人在车上小憩一会儿,披着微曦上路了。

一出山沟,李飞就道:“军师,你说我们这次回来,会不会被发现。”

“保不准,虽说我们已经很小心了。”徐哲不能肯定。

“那我们怎么走?”

“绕远,宁可多走冤枉路,也不能被人盯上。”“正合我意。”李飞一打方向,开向岢岚县城。

车沿着公路飞驰,远远望去,晨雾中巍峨的发射塔架若隐若现,一道金光刺破云雾,洒在塔架上,雄伟的钢筋结构在阳光的映照下如一条翻腾在云中的巨龙,震撼心魄。两人一时间都投以注目礼,半晌无声。

“说实在的,还真它妈的想。”李飞心里有些酸酸的,“喂,小白,你当初怎么不去你老婆舅舅的公司,人家可是一片苦心,专门给你建的。”

“得了,你就别打马虎眼儿了,我们都一样,天天盼着走,可真要丢下这干了七八年的地方,还真有点舍不得。”徐哲心情有些沉重。

“噢,对了,昨晚听那个女干部说,是不是最近有任务。”徐哲问。

“应该吧,我们都离开了,就是有我们也不知道。”李悄有点兴趣阑珊。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唉,我们以后该怎么办。”徐哲有点茫然。

“怎么办,凉拌。”李飞更觉前途涉茫。

“前面好像是你们队的车?”徐哲一指前方。李飞一看,可不是么,队里的一辆北京勇士。李飞车速较快,微一侧目,里面是中队长杜建国带着石头和风车(石涧,封劲松)。李飞并没有打招呼,一踩油门超了过去。

两人并没有在岢岚县打尖,直接翻过山走了岚县。路上没人跟踪,两人渐渐放下心来。车过岚县,走上一条山间的二级公路。天色已近中午,李飞有点疲惫,打开了车载MP3,“每当祖国遭受到侵略。。。。”正是李飞最喜欢的那首歌。这小丫头,还真有心,李飞听着歌,半眯着眼。

“咦,山上什么东西一闪一闪的,望远镜?什么。。。”徐哲无聊的向车窗外望着自言自语。

李飞听得一个激凌,一脚刹车,急打方向,走起了“之”字,晚了,“砰砰砰”一连串的枪声如爆豆一般,打得车四周尘土**。接连几枪打破车窗,跟着李飞方向一沉——车胎中弹了。车歪歪斜斜的滑向路边,还好,李飞早把车速降下来,没有翻车。

车刚一停,李飞打开另一侧的车门,急吼一声“跳”,两人一齐跳下车,滚落到一旁的浅沟里。

山上显然有人看到两人已跳车,“砰砰砰”又是几枪,打得两人头顶石屑纷飞,抬不起头来,跟着两个戴着墨镜的家伙直冲下来,奔车而去。

李飞抽出那把柯尔特,有心想阻挡对方,微一露头,又是一枪打来,贴着脸颊飞了过去,把他牢牢钉在沟里。

“妈的,千算万算,没算到狗的离这么远了才动手。听声音好象是。。。M4,美国货。”李飞躺在沟里,对徐哲说。

“别和我讲专业,我和白痴差不多,想想怎么突出去吧,怎么我总觉得好象到了好莱坞拍片现场。”徐哲自我解嘲,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对方摆明是要把他俩一口吃掉。

对方越来越近,李飞大脑高速转动,两家伙一但过来,只能等死了。

徐哲忽然脱下T恤,三把两把扯起地上的野草,裹在一起,要过了李飞的打火机,“扑”地点着了。由于燃烧不充分,顿时冒起了浓烟。李飞慢慢把烧着的衣服放上路沿,烟雾遮断了双方的视线。

“真有你的”,李飞高兴的拔起野草,让烟更浓一些,两人慢慢的移到打开的车门一侧,李飞依法照办,车前也升起浓烟,李飞迅速将车上的单兵携具和徐哲的笔记本脑等拿下车。重新躲在沟里。

两个家伙显然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放慢了脚步,弯着腰摸了过来。李飞上好瞄准镜,又将望远镜递给徐哲,让他隔着烟雾看能不能发现对面山上的目标。

冲来的一高一矮改变了策略,两支M4一前一后,不紧不慢的射击,烟雾渐淡,两人依旧被压在沟里,只是好在汽车隔开了山上的狙击手。

“老虎不发威,还当我是病猫呢。”李飞恨声道。随手掏出打火机,裹着机油的毛巾一扔,飞旋着直飞到两个家伙面前,抬头一枪,“砰”的一声炸响,一团火花飞溅,点着了两人的衣服,两人慌忙倒打滚,李飞抬手又是两枪,较高的那个双臂中枪,失去了战斗力,个子较矮的顾不上身上有火,急忙后退,山上发现了状况,枪声不紧不慢的又响起来,压得李飞抬不起头。对方山上还有两人,显然是志在必得。战局一时陷入僵侍。

对方显然不愿再等了,山上两人接连冲了下来,李飞就算枪上带了瞄准镜,手枪的射程也决定了战斗只能一边倒。

三支枪一齐开火,渐渐的冲上公路,李飞和徐哲已完全处于劣势,凶多吉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