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豹 正文 010 统一着装

古道清风 收藏 5 5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6.html[/size][/URL] 天寒飞雪,大地银白,万物素裹。 寒风没有止步,只不过比先前的步子慢了许多,它携着瑞雪在空中飘飞,像搂着挚爱的情侣似的轻歌曼舞,扬扬洒洒、悠闲而又优雅地爱抚着大地百川。 独立游击支队的战士们,高兴的不仅仅是面对这山舞银蛇,原驰蜡象的雪景,更让他们高兴的是三打羊淀儿沟,部队解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6.html

天寒飞雪,大地银白,万物素裹。

寒风没有止步,只不过比先前的步子慢了许多,它携着瑞雪在空中飘飞,像搂着挚爱的情侣似的轻歌曼舞,扬扬洒洒、悠闲而又优雅地爱抚着大地百川。

独立游击支队的战士们,高兴的不仅仅是面对这山舞银蛇,原驰蜡象的雪景,更让他们高兴的是三打羊淀儿沟,部队解决了冬季服装保暖问题。

今天,在龙头村祠堂前,独立游击支队自成立以来首次召开全体大会。

“弟兄们!”曾豹站在龙头村祠堂前的台阶上,他反剪双手面对自己的干部、战士们。

此时,面对黑压压的人群,曾豹心潮澎湃、感慨万千,是啊,从白山黑水到长城内外,路漫漫兮,其修远。那是怎样的一条路啊,曲折、磨难和血腥,充填这条路的每一寸、每一寸的间距;这条路处处是地狱之门,炼狱之炉,处处是尸骨如山,处处是血海深仇啊。自从云头岭十七弟兄聚义,到如今,早已是物事人非,战死的、走了的、加入的、叛变的······唉······他怕自己失控,急速将思绪拉回到“正道”上来。

“弟兄们。”面对除了一顶灰布军帽,浑身上下都是鬼子、伪军军服、有甚至是老百姓所说灰了巴叽、土了巴叽的“二大衫子”的战士们,曾豹不无调侃地问道:“天冷了,大家伙儿穿的还暖和吗?”

“暖和!”

一个不同的声音从人群中飞出来:“暖和倒还暖和,只是这身······”面对支队长,他虽有异议,但却不知道该怎么表述才好。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曾豹说道:“你是说这服装颜色吧。这颜色怎地?以前咱们的服装是五花八门,那是因为军分区的那个小服装厂供老一团和老二团都费劲,就甭说咱们了,赵司令员几次要给咱们‘挤’出一批服装来,我都说不用。大家伙儿想想看,咱们是干啥的?让咱们上别人碗里抠食吃,能丢得起那个人?我就跟赵司令员说我们能想出辙来,一定能做到统一着装。这不,统一着装今天是做到了,只是,只是这颜色还有一点儿不大对头,大家说,是吧?”

“这哪儿是‘有一点儿不大对头’,这是大不对头。脱下帽子看看咱们是啥?就是活脱脱的二鬼子!”

人群里的这声高喊引发出轰然大笑。

“咱们这不是才打了小鬼子的运输队,刚弄到手这批鬼子、伪军的服装嘛,咱又不会染。再说,就是会染,先得拆吧?拆了染,染了以后还得成上。这么多服装得折腾到猴年马月,等都折腾好了,我看这冬天也就该过去了。天冷啊,这天寒地冻的,什么颜色对不对的,保暖要紧,不穿它穿啥呀?”

战士们一听,支队长这话在理呀,也就不再言语了。

“把话说回来,这小鬼子的军装使的料子还真不赖哩,这东洋货呀,就是比手工织的老粗布要强。哎,我说,咱们不是按人头发的服装吗?我瞅着下面怎么还有那么多人穿着原来的衣裳呢?是统计错了,还是你们没领到?”

“领是领到了,俺就是不愿穿。”

“你不冷吗?”

“冷。俺挺着。”

“既然冷,那为什么宁愿挺着,也不愿意穿?”

“别扭。”

“别扭?”

“这身黄皮,我看着就恶心。”

听到这儿,曾豹乐了,笑道:“我看你呀,是屎拉在裤裆里跟狗俩攒劲。”

此言一出,众人又“哄”地一声笑了起来。

政委周志东知道,曾豹再向下说就该骂这些战士是不明白事的“一根筋”、“愣头青”或“生帮子”了,觉得这样不好,便将话接了过来:“恨鬼子,这心是好的,我能理解。但你要知道物为人用这个道理。东西只有好与不好的区别,没有善与恶之分。它在什么人手里,就发挥什么样的作用。在日伪军手里,它们为日伪军遮风挡寒,让鬼子、伪军在冰天雪地里掠夺和屠杀中国人民,这时,它们是可恨可憎的;现在不一样了,它们现在是在我们的手里,我们穿上它在冰天雪地中同样可以遮风挡寒,但我们干的是什么?我们干的是打击日本侵略者。这个时候你还有理由恨它们吗?”

周志东的这番话儿,深入浅出,别说刚才发话的那个战士听了直点头儿,另外一些硬犟着不换服装的战士听了也连连点头称是,表示散了会回去就把服装给换上。

“什么等散会?”曾豹严肃起来:“你们知道今天的会有多长?要开到什么时候?想冻成冰棍哪?去去去,回去把服装换上再来。”

“是!”一帮子人转身奔向自己的营房。

曾豹向他们的背影瞟了一眼,转过头,说道:“不过,可有一条大家得记住了,咱们是干啥的自己个儿要清楚,咱可不能因为穿了这身黄皮就像鬼子、汉奸那样,尽干那些吃人饭不拉人屎,专门祸害老百姓的坏事,谁要是敢犯纪律,犯咱八路的军规,那是要枪毙的,绝无二话。”

说到这儿,他抽出一支烟点上,又道:“说句老实话,你们觉得这身黄皮别扭,我也觉得它不咋地,什么玩意儿。昨天晚上,一大队有两个战士问我,说:‘支队长啊,啥时候咱也能像人家老一团、老二团的同志们那样,也穿上咱八路的正经军服啊?’羡慕的像什么似的,瞅他们那个样儿,就好像咱们没穿上军装就不是八路。行啊,大老爷们当兵杀敌,想穿着自己个儿的军装,这个要求一点儿也不为过,合理、合理。不过,这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办到的事儿,咱得慢慢来。今儿,我在这儿向大伙保证:明年大家我一定让大家伙儿穿上咱八路军自己的制式军装!而且要好的,我说话算数。你们甭问我这服装怎么来,我告诉你们,我曾豹别的本事没有,就会领你们抢小鬼子去!”

战士们大笑,同时鼓起掌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