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年陈毅:入城纪律是给上海人民的见面礼

战场雄鹰 收藏 0 192
导读: [img]http://img2.itiexue.net/1317/13179398.jpg[/img] 陈毅元帅(资料图) 本文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作者:陈毅,本文系陈毅在苏南丹阳县(今丹阳市)召开的华东军区直属机关排以上干部大会上的讲话。 同志们!今天主要讲入城纪律。进入上海以后应该注意的事情,南下时大家已经学习、研究、讨论过《华东局关于江南新区工作的三个重要指示》,有的还进行了测验,但是今天还有再讲的必要。虽然过去学习过,一般地有了进步,但进入丹阳后,纪律并不好,


1949年陈毅:入城纪律是给上海人民的见面礼

陈毅元帅(资料图)


本文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作者:陈毅,本文系陈毅在苏南丹阳县(今丹阳市)召开的华东军区直属机关排以上干部大会上的讲话。


同志们!今天主要讲入城纪律。进入上海以后应该注意的事情,南下时大家已经学习、研究、讨论过《华东局关于江南新区工作的三个重要指示》,有的还进行了测验,但是今天还有再讲的必要。虽然过去学习过,一般地有了进步,但进入丹阳后,纪律并不好,将来进入上海是没有把握的。


一、在丹阳表现了哪些违犯纪律的事实。


第一件,八号下午我同饶政委到街上散步,走到光明大戏院门口,里面正在演《白毛女》,有几个穿黄军服的同志,没拿票硬要进去,并且有一两个带头,闹得很厉害,老百姓拿着票子反而进去不了。这些人一定是我们直属队的干部,今天可能也到会了。那时逼得我不得不亲自出马干涉,他才走了,如果没有我们去干涉,那天戏院一定要被打烂。大概同志们认为革命成功了,没有革命对象了,所以革到戏院里来了。很明显的,《白毛女》是把阶级斗争描写给老百姓看的,我们解放军的人员受过党多年的教育,而且也看过多少次了,为什么要争着去看呢?这就是违犯纪律。


第二件,今天清晨,我起床后,到外面走走,走到丹阳简易师范学校。我问校长、教员,有没有解放军进来破坏纪律。他们说:“一般地很好,过去国民党队伍来一次要住一次,弄得我们没有办法上课,教职员也没有地方住,解放军来后没有人来住过。”我再三的问,他们才讲:“前天有一位解放军来摘去一个电灯泡,昨天又有两个同志,带着摘电灯泡的同志来送还灯泡。”这样他们好象才比较满意,这是人家不满意中的满意,这是很严重的破坏纪律。所以我去参观时,他们脸上红一块白一块的,害怕我们是不是也去摘他们的电灯泡,因此警惕性很高。


第三件,满街都是队伍,干部战士自由上街,由天亮直到下半夜满街是兵,证明我们没有执行非请假不能外出的制度。我们在丹阳并没有担负着什么工作任务,我们的任务是休整,准备进上海。而同志们没有事情,谁高兴谁就上街闲逛,这是不好的。如果不加纠正,进入上海,一定要天下大乱。我们华东局的几个同志出去时,也要互相通知一下,交代值班秘书、参谋,也不能那么自由。今天我来作报告,也是经过他们同意的,报告以后我还是要回去,不能把自己解放出来就不回去了。同志们穿解放军的衣服,吃解放军的饭,就要服从解放军的纪律。我们要自己约束自己。现在满街都是兵,闭着眼睛就可以抓几个来,这样就很难维持秩序,使反革命分子能够趁机冒充解放军进行破坏,我们也无法查出。假若我们同志外出都能请假,发生了事情,就很容易查出。将来几十万部队住在上海,同样也能查清楚。否则被反革命分子害死,或者遭遇意外,连耶稣、上帝也不知道。


第四件,这次南下路上,发生爬汽车,拦汽车,强行坐汽车而有人因此负伤,有时汽车根本无法开动等现象。这主要是我们直属部队干部带头干的事,这是不讲道理的流氓习气。其他违犯纪律的事情很多,不再多讲。


二、目前(在进入上海以前)的情况:


这次部队过江准备两个半月,四月二十日晚上开始渡江作战,四月二十三占领南京,五月三日晚上占领杭州,五月四日占领上饶,并且解放了镇江、丹阳、常州、无锡、苏州等地,整个渡江作战任务便完成了。任务完成得很快,当天晚上渡过长江,三天解放南京,不到两个星期或者仅仅两个星期,占领了整个苏南、皖南(上海除外)和浙江大部,历史上从来没有这样的进军。百万大军(三野六十万,二野三十万加上直属队)携带重武器骡马辎重等,十天内外进军千里,横渡长江天险,粉碎敌人反抗,平均一天进军一百里,普通老百姓空身走路,也没有这样快。敌人在江南设防共有二十一个军,其中十个军被全歼,七个军大部被歼,最多的只逃掉一个团,仅在上海防守的几个军比较完整。这是历史上的一个空前伟大创造,完全出乎我们意料之外。我们原先认为渡过长江需要经过三、四天甚至于一个星期的恶战,或者渡过去了站不住脚又被打回来;或者只能占领滩头阵地逐步发展,不能像秋风扫落叶一样横扫千里,原来准备在无锡、南京要打一下,一个半月打下南京,结果三天就实现了计划,半个月解放苏南、皖南,进入浙江、赣东北,证明了人民解放军的强大,敌人的腐朽,军无斗志,亡魂丧胆,不敢抵抗,缴械投降。解放军的威力发展到最高峰,敌人的战斗意志降到零点,标志着全中国民主革命的胜利,而南京的解放又代表一个全中国的胜利。这种胜利的取得,是由于党中央、毛主席领导方针的正确,沿江几十万人民帮助我们解决渡江的困难及解放区广大人民的拥护,野战军全体指战员的英勇奋斗,后方各部门的积极支援,每人都出了一份力,都有一份功劳。这个胜利的到来不是偶然的,也不是哪一个人哪一部分有这样天才,能够解决这么大的问题。现在讲讲与我们进入上海有关的经验:


这次渡江为什么能够这样顺利?我们部队里大部分是北方人,有一部分南方人,也不是沿江一带的,不熟悉长江地形水性,不会撑船,晕船,不敢走跳板。北方同志像秤锤一样掉在水里就爬不起来。敌人把江北船只都弄到南岸了,封锁江口,安置据点,驻兵把守(有九万部队)。据点前面摆上几条兵舰,我们如果攻据点,他们就可以开炮,策应后面部队。一般说敌人的长江防务是周密的详尽的。过了淮河又遇到大雨,很多同志吃不惯大米,很多同志对渡江抱着怀疑态度,这些都是渡江中的困难问题。我们用两种方法解决的:


第一,进行演习。各部队由军到连在巢湖、高邮以南如皋、泰兴、江都附近,无为、安庆附近内河里,按级进行了两个月的演习。得出了船上不能射击开炮,否则船身后坐,永远不能靠岸。因此渡江不可能组织火力掩护,完全依靠我们的勇敢沉着和以稻草作成救生圈(比橡皮的好,因橡皮救生圈中弹即会泄气,危险很大)。原来大家害怕兵舰,后来得出用硫磺弹、穿甲弹打兵舰司令台吃水的地方,从转弯处组织平行射击。经过这些实际演习后,大家信心提高,觉得渡江无问题。又恐雇用的船夫,临阵惊慌不能使船,所以各个部队都自己训练了船夫。兵团、军、师首长也亲自参加学习。在横渡十里巢湖的演习中,有一个师正遇到顺风,连上下船只花了一小时半时间即到达目的地。也有一个师组织得不好,又遇到逆风,一上船就被风吹散,三天才汇合归队。


敌人封锁江北出口,内河船只无法驶入长江,这是致命的一点。假如攻据点,敌人就会知道我们从什么地方过江。因此,我们只能从两个据点之间把船抬下去,三四百人抬一只,怕敌人听见又不能打哼,只能用鞭子指挥,就这样把上万只船抬到江里。这是多么艰苦的工程,老百姓都佩服解放军“蛮得很”。这是伟大的劳动,是革命智慧和广大群众的创造所得出来的。有的开了八十里、六十里的运河,十里八里的隧道,把船运到江边,隐蔽在挖好的船坞里。所以当我们大军开向江边时,敌人还以为我们没有船。因此,当几万只船从船坞里“鬼”一样的出现时,南岸敌人就吓跑了。总共花费了一千五百万到二千万个工,这些运河隧道现在又正在填平恢复中,这是共产党对老百姓负责的精神。此外,我们有些负责同志亲自请懂得长江水利的老工程师、退伍海军、老船夫等吃饭,请教他们。这些告诉了我们一个工作方法,只要虚心学习,演习研究,任何事情都能作好。所谓“天才”不是“天生之才”,而是熟练。野战军是有很多毛病的,如有些人骄傲、纪律不好,但有一条起主导作用的好处,是肯练习、坚决完成任务,如果我们进入上海能够像过江一样的演习,我想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第二,渡江演习是通过了军事民主方式,按班、排、小组、党内、党外对如何克服困难,进行了反复的讨论,经过总前委传播经验。因此进入上海也必须采用民主方式来解决问题,这也是毛主席所讲的群众路线,否则过江打了胜仗,而进入上海就要打败仗。现在上海敌军仅有八个军的残兵败将,我们何时进去都可以,但要看我们的准备如何。南昌、九江、武汉,敌人也准备放弃,退守福建、两广抵抗。这是一条绝路,长江天险尚且抵挡不住,福建、两广没有问题,可以被解决。今后主要是走路问题,走到哪里就解放到哪里。因此全党中心转到了巩固胜利,建设新中国。这是经过二三十年的奋斗取得的胜利,不要自己把他破坏了。有些同志只知道消灭敌人,连敌人用过的东西也要消灭,这就是破坏。因此,必须提出接收城市、管理城市、改造建设城市问题。提出严格遵守纪律,这是一个大的思想转变。我们打了二十年的游击,对今天革命的胜利虽然起了决定性的作用,但由此而引起的游击观念,也要改变。我们全体同志应该知道,保护城市,建设城市,十年以后大家就可以享受比较优越的物质生活了。如果我们依然是无政府无纪律,以自由主义、个人主义代替共产主义、集体主义,则我们的建国工作二十年也搞不好。


三、进入城市一方面要有管理改造城市的革命信心,另一方面要有谨慎小心的态度。


现在存在着两种偏向。有些同志对进城无信心,愿意在农村工作,觉得管理城市没有办法,怕出纰漏。而敌人也认为我们不能掌握经济和工业。的确我们也要承认这是我们的一个弱点,但是我们是有信心可以很好的把上海接管下来的。整个中国都可以解决,进入上海为什么没有信心呢?我们有几百万大军与强大的地下党的组织,广大的群众的拥护,加上我们本身很有准备,很有秩序,很有组织,再说管不好上海,这个道理是说不通的。这一点信心都没有,就要犯右倾机会主义。但也有些同志以为进一个城有什么了不起,没有看到进城的各种困难,而盲目乐观。上海有六百万人口,要我们给他解决煤粮问题、生活问题,组织他们,领导他们。上海是个最现代化的城市,是帝国主义反动派的窝巢,是百年来发展起来的各式各样、奇形怪状的复杂的城市,我们没有经验是很难进行工作的。因此除了具有信心以外,必须要有谨慎小心“临事而惧”的态度,这样才能多考虑问题,否则是低级的幼稚的,就一定会栽筋斗。进入上海是中国革命的最后一个难关,是一个伟大的考验。中国革命的胜利是世界革命的第三次大胜利〔1〕。上海搞得好不好,全中国全世界都很关心。我们搞得好,世界民主力量就会为我们高呼,庆祝,干杯;搞不好就会使他们失望。相反地帝国主义、国民党反动派看到我们搞得好就会失望,而搞得不好他们就会欢呼,因为他们认为自己还有救。共产党不是没有进过上海、南京等大城市,大革命时代进入过上海、武汉、南京等地,但是又被赶出来了。这次进去是否还会被人家赶出来呢?现在还不敢大胆的说一个“不”字,主要是看我们自己。


四、城市纪律:


1.必须强调入城纪律,入城纪律是入城政策的开始,是和市民的见面礼。纪律搞得好,政策就可以搞得好,搞不好就会影响政策的推行。上海人民对我们的希望很大,把我们看成“圣人”,如果一进去就搞乱了,他们就大失所望,再去挽回影响就要费很大的劲。


2.纪律是两方面的,因为上海很复杂,我们到了上海要越小心越好。对敌人要斗争要严肃,对基本群众朋友要客气,要争取团结,使他们拥护赞成我们。敌人好管,老百姓也好管,就怕我们自己混乱,使敌人有机可乘。


3.入城时要尽量作到部队不进城,全部驻扎郊外,先派接收干部、经过专门训练的武装进城,初步清查接收,分配好房子,然后依次进城。马匹、大车一概不准入城。


4.外交问题:上海有七万多外侨,我们同志有民族自尊心,有多年抗帝情绪,这是很好的,但不能笼统的盲目的不加分别的将所有的外国人都放在打倒之列。外国人中有帝国主义国家的,有民主国家的,在帝国主义国家中又有政府人员与和平居民,应该分别对待,不能无原则的排外,否则会使我们丧失世界人民的同情,被帝国主义挑拨利用,这是不策略的。今天不宜用武力来反对帝国主义,而应用和平方式、外交方式来进行斗争。武装冲突在目前是对我们不利的,不用武装斗争不是怕帝国主义,而是更有利的去驱逐帝国主义出中国去。除指定的人外,任何人不准与外国人谈话。


5.入城最大的保障就是事先请示,事后报告,反对无纪律无政府状态。我们每一个行动,都可以测验出帝国主义的态度。现在帝国主义已经表示软弱了,但这并不是真正的软弱,而是有策略的。在现在革命高潮的时候,由于我们力量的强大,步骤的严紧,所以才退在一边不敢动。如果我们自己内部一混乱,他们会马上钻进来给以袭击,大革命就吃了这样的亏。


最后要求大家注意军风纪,我们主张艰苦朴素,反对腐化堕落,但要注意整洁,要有礼貌,全体同志都要注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