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两村民劝架竟判刑7年,冤冤冤!

我爱中国20110 收藏 0 174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两村民劝架竟判刑7年,冤冤冤!


《西海都市报》2011年3月24日 有文章《酒后滋事抢枪 仨村民被判刑》。内容如下:

[提要] 三个醉汉借酒壮胆,竟抢夺民警的枪,最终锒铛入狱。因遭受醉汉围攻,这位民警脸部、周身多出软组织挫伤,但枪在村民的协助下被追回。2011年3月18日,湟中县人民法院以妨碍公务罪、抢劫枪支罪对王某兄弟二人和樊某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半、七年和八年。

青海新闻网讯 三个醉汉借酒壮胆,竟抢夺民警的枪,最终锒铛入狱。

去年8月29日下午,多巴镇通海城东村村民王某酒后滋事,殴打一名公交车司机,多巴派出所民警前往现场劝阻,遭到王某、邓某、樊某等多名醉酒村民的围攻、殴打,在场面混乱到失控的情况下,一民警掏出枪准备警告,醉酒的樊某和王某竟然上前拧住民警的胳膊,同伙邓某抢走了民警的枪。

因遭受醉汉围攻,这位民警脸部、周身多出软组织挫伤,但枪在村民的协助下被追回。案发后,首犯邓某负案在逃,主要犯罪嫌疑人王某兄弟二人和樊某被逮捕。

2011年3月18日,湟中县人民法院以妨碍公务罪、抢劫枪支罪对王某兄弟二人和樊某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半、七年和八年。(作者:田能甲来源:西海都市报 )

可是,事实情况并非报道中所说。事实情况如下:

争执发生在2010年8月29日下午,村民“王某一”酒后准备乘坐801路公交,在准备上车过程中与女司机发生了一些口舌之争,后引起手脚争执,这时某派出所民警“鲍某”(未穿警服,未配警徽)驾驶普通红色夏利小轿车路过此地,便上来劝架。当时“鲍某”也是在酒后,上来劝架并未亮明其警察身份,行为过激,不分青红皂白,上前撕住“王某一”的衣领,这使得事态进一步激化。“王某一”误以为“鲍某”和公交司机是一伙的人,而与“鲍某”发生激烈冲突,这时,“鲍某”拔枪对着“王某一”和围观的群众恫吓:“我毙了你们!”,引起在场群众的义愤。“王某二”当时在房间里睡觉,听到外面争吵声出来,村民“樊某”也是路过此地,两人经别人说要劝架便上前抓拉住了“鲍某”的胳膊,想将双方拉开,有一老人说“这人手里拿着抢,还喝醉酒了,会闯祸的,先把枪下掉。”,在此围观的“邓某”突然拿走“鲍某”手中的枪,枪被“邓某”卸下。这时有一人认出了“鲍某”是警察,并对在场人说“这是某派出所民警”,于是事态很快平息。“邓某”也当场交还了枪支。

事情发生后,村民“王某一”“王某二”“樊某”仨村民想想应该没什么事,“王某一”与司机也只是一般的民事纠纷,“王某二”和“樊某”作为劝架者,出发点是为了避免更大的争端,特别是“鲍某”在酒后未露出身份的情况下拔枪可能发生枪支走火的情况下,及时让其缴枪。可是他们做梦也没想到,原来出于好心的行动,确引来了牢狱之灾,在事隔5个月之久后,于2011年1月28日被当地公安机关拘留。

2011年3月18日,湟中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处“王某一”1年6个月(与公交司机因口头纠纷争执)有期徒刑,“王某二”(中途劝架拉警察胳膊)和“樊某”(中途劝架拉警察胳膊)被分别判7年和8年有期徒刑。

仨村民对判决感觉冤屈,提出上诉,2011年5月9日,西宁中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原判。


我们来看司法机关判刑后在报纸上刊登的文稿,文稿中故意说反了多处内容。

“多巴镇通海城东村村民王某酒后滋事,殴打一名公交车司机”——本来只是一起两人之间的吵架纠纷,却被说成了“殴打”;

“多巴派出所民警前往现场劝阻,遭到王某、邓某、樊某等多名醉酒村民的围攻、殴打”——民警是碰巧路过此处,而且一直到枪被夺走都没露出自己是警察的身份,这是想隐瞒什么?可能警察也知道酒后驾车的后果。

“一民警掏出枪准备警告”——和普通村民打架动不动就拔枪,请问这是正常工作状态下的警察的表现吗?

“但枪在村民的协助下被追回。”——事实是有村民认出了“鲍某”是警察并大声说出来了,“邓某”当场主动交还的枪支。

“案发后,首犯邓某负案在逃,主要犯罪嫌疑人王某兄弟二人和樊某被逮捕。”——请问司法机关为何要事隔整整5个月才执行逮捕?是在销毁证据还是制作伪证?

“2011年3月18日,湟中县人民法院以妨碍公务罪、抢劫枪支罪对王某兄弟二人和樊某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半、七年和八年。”——打架的被判刑1年半,劝架的判刑7年、8年。这是不是鼓励大家以后只去打架而看到打架确视而不见?


王某一、王某二、樊某三人因所谓抢劫抢支罪、妨碍公务罪而判有期徒刑七年。但只要粗略了解事情的经过不难发现,这是一个侦查机关滥用权力,意欲报复,而起诉和审判机关草菅人命,不把老百姓的人生自由当人权重视的典型错案。

一.拘留时间与事发时间相隔5个月。试问为何要等5个月后才刑拘?

二.鲍某只是路过劝架,而非接到报警后出勤。对照报警电话和出警记录可以证实这一点。事发当时,警察鲍某也已经喝酒,有证明人可以证实这一点。

三.警察喝酒后掏枪是引起枪支被夺的主要原因。审判中没有枪支被夺的主因去追究责任,确把责任推脱在劝架人身上,司法机关有包庇之嫌。

四.一审中,因为王某等人都是朴实的农村人,找的代理律师,代理律师与警察曾经是同学。这里面有明显的包庇嫌疑。

五.警察鲍某曾经在湟中县人民检察院工作过。一审地点为湟中县人民法院,在一审中存在较大包庇嫌疑。

六.判定“妨碍公务罪”这一罪名。是否定性为妨碍公务,值得争议,本案中,警察酒后未穿警服驾驶私人车辆路过争执现场,也未大声先申明或出示有效证件其是警察,也未申明是来执法。从这一点来讲 不符合“依法执行职务”的前提,而单从司机与王某争执的行为来讲,根本不存在警察便衣出警的必要性,反过来讲,即使便衣出警的行为成立,也只起到加深争执的作用,根本不符合警察出警的常理。以任何一个正常人的思维来看,警察手枪被抢,其自身至少应承担70%以上的责任。

七。“抢劫枪支罪”。试问抢劫枪支罪的动机何在?行为结果又何在?湟中县人民法院在证据苍白情况下判定王某三人抢劫枪支罪,有明显的国家公诉机关滥用权力、亵渎法律、恶意报复之嫌疑。在劝架过程中“王某二”根本没有对“鲍某”进行过任何人身攻击,激烈冲突中劝架,必然有身体接触和拉扯,虽然架住“鲍某”胳膊,客观上可能对“邓某”的卸枪行为提供了便利,但这并不说明“王某二”和“邓某”有共谋,不能构成共同犯罪。“邓某”也没有占有枪支的主观故意,“王某二”、“樊某”更谈不上存在占有枪支的主观故意。上述行为罪与非罪的界限在于是否存在主观上的共同故意,对 “王某二”这样定罪,不符合刑法理论关于犯罪构成的基本要求,也不符合共犯的行为特征,因此,即使“邓某”有劫枪嫌疑,“王某二”、“樊某”不应当为“邓某”的行为负法律责任。这样的定罪与常人的朴素犯罪观念相去甚远,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难怪知情人士鼓励我们,向所谓的高举“司法为民”旗帜的法律人讨个说法。执法者不亮明身份,不规范着装,酒后滥施淫威,这样的执法行为应受保护吗?如果公安机关对其干部的不规范执行,酒后滥施淫威有一包庇是部门护短本能的话,而起诉机关的起诉书,两级法院的判决对“执法者”的上述行为也有意回避,只认定王某等人有罪的证词,不合理排除证据的相互矛盾,对公安机关十分单薄又有冲突的证据,没有进行严谨的认证,粗漏办案,导致无罪的人被追究刑事责任,这充分证明了这些执法者,高喊“执法为民”却蔑视民众人权,把涉及人身自由的办案当做儿戏,只采纳公安机关用公权力报复心态下得到的相当牵强,十分苍白无力的所谓几个“受害者”的证词及记录被篡改的几个申诉人的供词,勉强定案,而无视执法者的“醉态执法”、“二杆”施威,令知情民众十分痛恨用公共司法权任意压打民众过激行为,对其用残酷的刑法予以报复。恳请司法界开明、理性、对低层民众有人文关怀的领导,抽出宝贵的时间,关注一下该案,复查一下该案那些所谓的“证据”,如果这些法官认定的证据也同样不能令您信服,这些冤屈的村民,将要冤憾终身。

仨村民平时识字不多,对法律更是一窍不通,其中有两村民已年近50岁,本该安享晚年之际,却要因为好心劝架,反而落得个锒铛入狱,试问公理何在?天理何在?恳请您的关注,不要再让中国多一个冤案了!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