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穿越 正文 057“谈判”失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2.html


大哥,情况不妙,这王家的家丁仗着高墙大院,躲在暗处打黑枪,还打死我们两个兄弟,六人受重伤。

赵大海,快让兄弟们撤到安全的地方,找找附近老乡,问附近有没有下水道。

这样行吗,不会有上次那么幸运吧?

这事说不准,这地主家这么大,生活污水都是排得远远的,只要有下水道,我们就给王员外来个“中间开花”。

庄园内“砰,砰,砰”的枪声不时响起,我方的子弹打在墙上只能蹦出一丁点火星,再厉害的神枪手也没办法。

王地主家的狗腿子,随便在哪个射击口,都能从容地瞄准射击,不用怕被外边的子弹打中,因为先祖留下的宅院,就是专门用来抵抗持有火枪的土匪或暴民打劫。

雨一直下,就在刚才,我方一个兄弟开火后,对方立刻射来四五颗复仇的子弹,打在我们阵地四周哧哧地响着,有的弹头撞在硬物上,还溅起火星。

不要射击,注意隐蔽。

大哥,我们损失惨重,没料到里边还有活口。

兄弟们伤亡情况如何?

死了两个,伤了八人,还有两个重伤。

这事怪我,原本以为大哥给他们下了药,就稳操胜券,想不到我们损失如此惨重!

赵大海,刚才我统计了一下,我们打掉了两百多发子弹,打死他们二十多人,这种亏本买卖从没做过。

大哥,别丧气,我们打死了不少敌人!

赵大海,找几个搞后勤的兄弟,将受伤的兄弟送回去,他们没有吃的水,我们就死守在这,不让他们溜一个人出来。

是!

王家庄不是军事要塞,有史以来,也未曾受到大规模的武装冲突。现在王庄里还活着的家眷以及家丁,在强烈的求生意愿下,纷纷拿起武器,利用又厚又高的院墙,反抗“土匪”攻击,他们知道,一旦大院被敌人攻入,等待他们的只有死亡。

老爷,咱们府上被毒死兄弟16人,刚才与“土匪”枪战,被打死23个兄弟,他们大多在外围被打死的。

完了,我们王家难道真的葬送在我手里?

老爷,我们院里还有一口水井。

想起来了,这口井是“老爷子”生前挖的,以前这口井水有点咸,没怎么用,就让人封上了。

天助我也,我们有的是粮食和武器,只要有水,我们就能活着跟“土匪”耗着!

刚才双方枪战过程中,龙崎用步枪打断了王宅电线,王员外府上没了电,别说打电话,就是照明都没办法。

大哥,早知道信你的,这回我们吃了大亏,责任在我。

赵大海,现在不是争论谁负责的时候,找些人先把受伤的兄弟送回去,我们想想,想个办法,整整他们。

你有什么主意?

还没想到,我们就地歇息吧,等到天亮再说。

我有个办法,我们与其攻击,不如就地包围他们,王庄上虽有很多粮食,但他们没水源,就得想办法找水。

有道理。

大哥,向导来了。

好啊,快让他过来,介绍介绍王庄情况。

哎呀,众位义士,感谢你们来救我们啊。

老人家,快起来,何出此言?

你们不知道,王庄百姓的生活苦不堪言哪,这“包租婆”每年想着方地敲诈穷人百姓,像今年又要增加什么保护费,每月每个家庭一个大洋,老朽种地一年才十五块大洋收入,这地主不是把人往绝路上逼吗。

我们知道了,下来再讨论。你知道这王庄有没有下水道,或者可以用其他方式可以进入庄院的方法?

没有,这地主宅子我太熟悉了,我每年都来这里做短工,院内有多少级石梯我都清楚,你们虽然人多,但硬拼是不行的。

老人家,此言有理,我们刚才吃了大亏,这个王地主在围墙上凿了不少射击孔,只要我们这边的人一露头,就被那边的弹雨劈头盖脸地砸来。

我有个主意,不如我们围而不打,等其水源殆尽,他们自会出来找水,你们有枪,等着他们出来送死,出来一个打死一个。

老先生,你先回去,等我们打下宅子,再叫你们来分粮食的喜讯吧。

好,老朽告辞!

送走向导,龙崎自语道:本以为向导还能给咱带来希望,既然如此,求人还不如求己,派两个兄弟回去把喇叭搬来,给他们玩心理战术。

翌日天亮后,龙崎让人回去给李东捎话,让他找来高音喇叭,搞心理宣传战术。

由于现场条件有限,无法找到电源,就只好将电台上的电池取下来。

送信的兄弟,很快将口信带给李东,对于龙崎昨夜派人盯着许书记、还限制其人身自由一事,小王和许书记已经站在了一条线上,誓要向党中央举报龙崎。

小王同志,我想和你商量个事。

李哥,工作上尽管安排,我能办到的,一定会尽我的职责做好。

好啊,兄弟,把你电台上的电池拆下来,借我用用。

不行!这电池是毛主席奖励给朱老总的,你们不能随意借用,更不能破坏革命同志的通信设备。

我就是借用借用,你看,我们大哥现在要对王庄的“员外”做思想政治工作,这高音喇叭要用电,没有电台电池,我们思想工作也没法做,你看,是否能行个方便?

不行,这电台是朱老总的,更是我们革命的宝贝财产。

难道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

也不是不可以,现在我做不了主,除非许书记同意,那才行。

好吧,我这就去找许书记。

你们快放我出去,龙崎这个王八蛋,他是想造反,我一定要向党中央汇报!

老许同志,你这是干嘛,怎能背着骂我们的革命同志?

李东同志,你说想他这样,还算是我们的革命同志吗?等他回来,我要批评他,像这样胡搞,是个人主义,这种作风是要不得的。

好了许书记,现在有个事让你帮忙。

什么事?

需要你帮忙,你先答应,我再说事。

你看把我关在这里,这都什么时候了,我要出去撒尿!

兄弟,大哥意思可以放了,你们去忙吧。

李哥,我们也累了,我们两个听他闹了一晚上,你看看,我们耳朵里还塞着棉花。

有劳两位兄弟,你们回去歇息吧。

哎呀,我们糊涂,大哥他们怎样了,拿下王家庄没有?

还没有,两边耗着呢。

东哥,我们去支援他们吧!

没用,大哥说了,人多欺负人少不算本事,我们要用心理战,说服这些地主老财,让他们缴械投降。

李东同志,龙崎真遇上麻烦了?

许书记,你和龙崎的恩怨暂时搁一搁,就在昨夜,我们攻击王家大院时遇到了顽强抵抗,我方兄弟还挂了彩,现在我们要展开对敌心理攻势。

你继续往下说。

所以我们要利用高音喇叭做宣传,可那里没电,必须用电台电池。

等等,你说用电台电池就可以?

是的。

是个铲铲,这是革命的电台,不能由你们胡来!

那就是不同意了?

当然,除非你们枪毙我,不然,电池你们别想拿走!

好吧,许书记,我问你:我们干革命工作是为了什么?

打倒地主土豪,消灭资产阶级剥削,让广大人民群众做当家的主人。

好,现在王庄有一千多穷佃农被地主剥削,我们正要解救他们,你说你的电台是给领导汇报工作的,那你就汇报吧,告辞!

李东作着要走的动作,但很快被许书记拉住,并很厚道地叫了一声李东同志。

我答应你们了,但用完快点归还。

许书记,这才够意思。

小王,把电池取下来,交给李东同志。

这..

他们是解救老百姓,打坏人,快把电池取下来。

是!

许书记,现在你是这里党的一把手,希望我们来次合作。

怎么合作?

我们用武力威慑,你再用党的政策感化他们,让地主缴械投降,如您能凭本事说服他们,到时候给延安的电报上,我们兄弟些再支持下你的工作,你懂得..

哎呀,好啊,李东同志,如果是这样,我和龙崎的旧账一笔勾消!

别高兴得太早,这王大地主是个难啃的骨头,我们都看你表演了。

那好,电池你帮我拿着,我还要带上“笔记本”,用我学习到的理论知识感化他们,同时希望你们也学习学习。

好了,别罗嗦,大哥和兄弟们都在那等着。

王庄大院还是大门紧闭,我方的兄弟已经用铁锹在200米远的地方挖好了战壕,并在面对王家宅子这方码起了高高的沙袋。

许书记害怕别人弄坏电池,和小王两人小心翼翼地安装好线路。很快,一个高音喇叭装好了,只可惜,电量只能维持半个小时,这家伙功率很大,声音在两里地外都能听见,安装好喇叭后,紧接着就进行调试。

“喂、喂、啊、啊”,试音完毕,许书记请你来吧。

“嗯,嗯”,许书记顿了顿嗓子,拿着小红本开始讲话。

“老王,认得我吗,我相信你也认不到我,我是这地方共产党代表许书记,有个事想和你们和平解决争端,不知你能到门口来好吗?”

许书记一边做着感化“王员外”的工作,一边说着党的政策,试图劝说“王员外”从大院内出来。可是,“王员外”那边仍没有动静。

王员外,“现在如果你拒绝和我对话,你可知的毛主席他老人家,还有党中央“有关部门”领导该有多伤心。虽然你们曾经做过坏事,但只要明天做好人,你就洗脱罪人的帽子了,不用不理我们啊。”

大哥,你看看,虽然许书记自吹自擂是“谈判专家”,但是人家压根不理,还有这工作方式、这语言,我听着都受够了。

许书记耐心地等待对面回应,看来实在没必要做思想工作的时候,终于憋不下这口气。

“王地主,你是人民的罪人,请立即缴械投降,接受人民审判”!

龙崎同志,好像他们还是没回应,怎么办?

许书记,你跟他们说,要投降就赶快,五分钟内时间有效。如果超过五分钟,我们不会主动进攻,等你们山穷水尽的时候,我们不会接受任何形式投降,全部处以极刑。

好,看我的。

“嗯,嗯”,许书记再次顿了顿嗓子,喝了口水,这次不再客气了。

里边的人都听着,限你们在五分钟内缴械投降,不然我们就围而不攻,困死你们。上天虽有好生之德,但是不会可怜你们这些人民的叛徒,我代表“有关部门”表示:强烈谴责你们不主动缴械投降的行为,对你们的态度,我只能说很遗憾。你们的不投降,最终落得被人民唾骂的下场,正义的天平始终在我们这方,你们的行为终究会失败,一切藐视我们党的人,和我们对着干的叛徒,你们是注定要失败的。

打到地主、打到资本主义,毛主席万岁!

就在许书记喊完话后,对方居然从宅院里倒出一些水来,还没有结束,他们开始丢出不少香肠腊肉,继续倒着清水。

他们是在向龙崎挑衅,你围吧,我们水多,粮食多,看谁熬得过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