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总已布下大局:用战争为目的来收回南海失地

胡总已布下大局:用战争为目的来收回南海失地


就中国人来说,大多具有政治国民的特质,特别是关乎国家重大利益的时候,更是表露无遗。近期,中国南海问题有逾演逾烈之势,网上喊打之声亦不绝于耳,以己之言论影响国是。但很多时候,民意的战场即是实际的战场,所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是也。


这里重点的是“道”,即国家以什么的方式和手段介入这场似乎必然的战争,如果是用失误的“道”来主导这场战争,则民意会先扬后抑,反之,如果选择正确的“道”介入这场必须要迎接的争端,则民意常扬。那么,中国在这场南海争端处理上用什么样的“道”,以何种方式和手段解决,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目前,中国南海局势一词可以概之——复杂。既然是复杂的问题,就不能以简单的以非彼即此的方法判断解决,而应有所扬弃,选择以最佳的方式,最小的代价,获取最大利益为前提。


除了战争,还有没其他更好的解决办法,如果非要战争,那么,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以什么方式发动战争,战争的烈度和程度如何掌握,这些都是需要时间和技术储备做基础条件的。


根本上说,南海纷争,无非领海,无非资源。而领海和资源,二者虽相互依存,但就中国南海而言,有其特例性,即领海未定论的共识有更多基础,在此基础上的资源当然操作起来也会灵活很多,所以才有着名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理论。此前几十年,中国奉行这项原则,主要是放在前半句,即“搁置争议”,但现在,在黑夜看来,重心绝对要转换了,后半句将成为中国未来几年处理南海问题的最主要核心,即“共同开发”。 大家别喷,不要一看到“共同开发”就联想到出卖国家利益上面去,黑夜在这里说的“共同开发”,具体内涵是有不同的,不是指跟别的国家特别是中国南海周边的国家共同开发,而是中国直接独资开发,而且是直接贴近现有的别国的资源平台开发。 其实,不说大家也清楚,目前中国南海周边很多国家已经在南海开采了大量的石油,其中尤以越南菲律宾为甚,既然别的国家已经事实存在了,那么中国现在加入进去,实质上当然算是“共同开发”,只是此“共同开发”非彼“共同开发”而已。 这样,我们操作的空间就有了,单就技术而言,海上钻井平台,特别是深海钻井平台,绝对是个高技术高资金的活,目前世界能掌握这项绝活的屈指可数,而这屈指可数之中,除中国外,其它如越南菲律宾之流根本不在此列,这也就是我前面提到过的,我们的开发平台一定要尽可能的贴近国外平台的原因,而且在数量和质量上一定要大大超过他们,很简单,如此大规模近距离的开采,极易激怒对方,到时候,想不擦枪走火都难。

就是为什么“共同开发”要以战争为目的原因?虽然用平和的技术手段把别国挤走更合乎中国现在的和谐理念,但这却忽略了中国南海外围现实,南海问题并非中国跟南海周边国家简单的双边问题,其中还牵涉到美国、日本、韩国等。


无可争辩的是,中国南海是亚洲当仁不让的黄金水道,尤其是中国、日本、韩国等东亚国家主要的能源通道,再加上美国也是这一地区长期存在的重要力量,如果中国南海爆发战争,必定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在我们海军没基本准备好之前,中国不会主动挑起不可控的大规模战争,尤其是在南海。

因此,在“共同开发”期间,不开第一枪,仍然是我们的原则,道德上,我们不给别人口实,况且,大国的风范本来就是表现如一,不朝令夕改,看看自新中成立以来,中国一直讲究不开第一枪,后发制人,中印之战如是,中苏珍宝岛之战如是,中越战争亦如是。


假以时期,如果越南之流的国家不甘心与中国“共同开发”,那么只有两种选择,一种是卷铺盖走人,二是凭实力说话,谁拿下谁拥有。但在黑夜看来,面对中国步步为营的蚕食开发战略,越南之流的南海诸国难有大的作为,除了拉拢世界大国一起开发作虎皮外,不可能再在现有基础上取得大的突破。


再说,当中国航母下水形成战力后,必定会加强在这一海域的警戒力量,在九段线内常态化的游弋不可避免,这就为战机的创造提供了极大的便利,嘿嘿。到这时,战与不战都由不得越南之流国家了。

兵者,国之大事,以中国的传统,不到忍无可忍、万不得已的情况下,都不会主动挑动战争。古代战争,由于生产力的落后,往往要花相当长的时间准备一场战争,虽然二十一世纪科技已突飞猛进,不可同日而语,但要发动一场有必胜把握的战争,也需要一定的时间筹备,包括物资、技术条件、人心,战略谋划更是不可或缺。


因此,南海之战,第一要务是储备战争能量(准备),第二要务是选定战争对象,最后才是战争实施。而以战争为目的的“共同开发”蚕食战略,个人以为是为南海问题准备的最合适的战略规划。政治经济与军事双向发展,在强大军事的同时,不放弃对中国南海的资源开发,特别是在所谓有争议的区域,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实际控制才是王道,嘴仗是打不回领海领土领空的。以前是技术不具备,现在技术已不是问题,那还等什么呢?

布局南海,此是时也,谋定而后动,方能决胜千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