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特务档案:杀人魔头 军统杀人魔刀戴笠(一) 1.青年时的“南漂”经历 1

陈达萌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8.html[/size][/URL] 1.满口大话的小混混   和如今北漂的风气不同,在20世纪初,大批江浙的农村青年陆续到宁波、杭州、上海等地讨生活,谋得一条生路。那时的戴春风也只是上海的十里洋场里打流的一个小混混。   戴笠出生在浙江省江山县保安村中,原名戴春风。他幼年时也曾勤奋向学,但他虽然天性聪颖,却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8.html


1.满口大话的小混混

和如今北漂的风气不同,在20世纪初,大批江浙的农村青年陆续到宁波、杭州、上海等地讨生活,谋得一条生路。那时的戴春风也只是上海的十里洋场里打流的一个小混混。

戴笠出生在浙江省江山县保安村中,原名戴春风。他幼年时也曾勤奋向学,但他虽然天性聪颖,却顽劣异常。考入浙江一中以后,他的兴趣便从游玩转到了嫖和赌上,经常出入妓院、赌场。因为出手阔绰,为人豪爽,所以很多学生都十分崇拜他,他俨然成了新生中的老大。而要维持体面,他又不得不想办法筹钱请同学下馆子。如此一来,每次开学不多久,他就囊中空空了。

一次因为和朋友打赌,他在当铺偷了一件西装,因此被学校开除。无颜回家见老母的戴春风干脆放弃求学之路,开始了他的打流生涯。

所谓打流,即到处讨生活,打短工谋生。为了生存,他向亲戚骗过钱,在街头流浪乞讨过,在赌场出老千作弊,在军队混吃混喝,或者回老家组织了一支 “团兵队”,想以此威震地方。可是每次都失败了。最后,他决定到上海见见世面,到十里洋场找一处容身之地。

白天,他替人在码头上跑腿,或者在证券交易所探探风声,做做小生意。到晚上,他揣着好容易赚来的钱到赌馆、妓院闲逛。这天他手里又有了点钱,便心痒难耐地跑到赌场里试试手气。

也许是老天眷顾,今天戴春风的手气很好,不一会儿,他身前就积起了一堆票子。赌场的庄家不由得多注意了他两眼,很快就发现他在桌子底下的小动作。庄家一个唿哨,马上从四面八方冲上来几个彪形大汉,反剪了戴春风的双手把他压跪在地上,从他口袋里搜出几个水银灌的骰子。

戴春风见情形不好,立刻叫起来:“斧头帮帮主王亚樵是我结义兄弟!你们要是伤了我,他会对你们不客气的。”

庄家嘿嘿笑了一声说:“你忘了这是谁的地盘了?敢在青帮的面前使花样,就算你是斧头帮帮主的结义兄弟,也要看我们老大的面子。知道在青帮的赌场作弊有什么下场吗?看我废掉你两只手,你还用什么玩花招!”

只见赌场的打手亮出两柄明晃晃的斧子,绕赌场一周,示意给周围围观的赌徒们看。这一招叫做杀鸡儆猴,是为了警示赌徒们如果在青帮的地盘上耍手段,都会有如此这般的下场。

旁观的人惊呼连连,戴春风更是紧张的满头冒汗,他回想起自己前半生也曾几次出生入死,但是都没这样害怕过。

他人生中最惊险的一次经历恐怕要数在浙江陆军一师当兵时被俘虏。当时战场上边鲜血流成了河,身边朝夕相处的战友一个个地倒下,人在这样的环境中也就成了机器,只懂得机械地开枪、闪避、再开枪、再闪避。最后,戴春风混在一群抱头乱窜的败兵当中,慌不择路,束手就擒,被关进了浙三师的大牢。

关在浙三师的牢狱里,就像关在十九层地狱一般,暗无天日。牢房里没有枕头被褥,只有稻草堆成的“床”;没有专门的茅厕,大便小便都是在牢房的角落里随地解决。因为浙江天气潮湿,房间里充满了发霉腐烂的气味。臭虫、跳蚤、蚊子和苍蝇都把这里当作它们的乐园,在稻草堆里尽情繁殖。

环境的恶劣还是其次,让戴春风更加受不了的是死亡的威胁。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就会被押到刑车上示众。他每天入睡时都在担心醒来的时候已经脑袋搬家。对死亡的恐惧就如同虱子一般无时无刻不在咬啮他。所幸没多久之后,浙一师打赢了浙三师,也解救了他们这些俘虏。但戴春风再也不愿当小兵了。他打听到自己的旧友胡抱一在浙江别动队的王亚樵司令麾下任助手,也就写信去投靠。凭着三寸不烂之舌,王亚樵对戴春风另眼相看,封他做分队长,还和他结拜义兄弟。这一段辉煌经历倒也不是戴春风瞎吹的。只是当时的风气把结交当做发展关系网的重要手段。戴春风结过多少个义兄弟,恐怕连他自己都数不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