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击毁!我眼中的斐迪南猎歼车之较量。

有人说,斐迪南面对704不堪一击,我想说这话的人,多半是脑子被电打了,一个是D系8级猎歼车,一个是S系顶级猎歼车,斐迪南被抽,是情理之中的事儿。

但在战场上两个人对抽有什么意义吗?你打我一下,我还你一下,看谁先把谁抽倒。既然是战场,就要保证用自已最小的损失去换取对方最大的损失。战术运用很重要。

有开斐迪南的人说,最怕见ISU-152和704工程,为什么?因为对抽他基本占不到什么便宜。还是脑子被电的后遗症。我在前天“湖边的争夺”吧?(应该是这名字,记不太清。)大家都忙着去抢山了,作为斐迪南抢山滴不行,打助攻还是可以滴。我只是先用了三分钟左右的时间助攻了一会儿,便独自一人开车绕道儿去了,意料之中的是对方4台ISU-152全部在小镇子里等我……战斗结束,那4台152全部被我干掉,外加重伤一辆虎王,如果他再走地慢点儿,就是6辆的击毁成绩了。

因为在战斗开始前,我就先看了对方的组成,4台152,1台704,外加2门火炮以及其他坦克,我的分析是:首先抢山不是猎歼车干的事情,它们应该至少留一辆猎歼车掩护火炮或支援抢山,其余的应该分布在小镇里。所以在进小镇之前,我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先将车停在不易被察觉的一个房屋的旁边,以防火炮袭击,同时在不移动车身的情况下进行观察和确定前进方向及躲避点,这时第一个152在我的右侧出现了,距离大约是150米左右,炮口正对着我的方向,万幸是他并没有看到我,但不幸是我车头向左,可以说是在我的右后方,这时如果调整车身,势必会被发现,我将会非常被动,于是我小心翼翼地慢速前进并转到房屋的左侧,瞄准镜里的他居然将炮口转向了一边,这个时机再好不过了,向着他的车体三分之二处就是一炮,“我们把他打掉了!”爽!起码保本了。这时车体左侧重重地挨了一炮,起码打掉了我三分之一的血,调整瞄准镜向左,发现了另外一台152,我们是头对头,根本没有考虑的时间,对着他炮口右侧就是一炮,我重创了他,但他的第二炮随之而来,南哥的炮盾显现威力,只是当地一声,明显跳弹;紧接着右侧又挨一发,心想坏了,右边还有车,马上急速倒车利用刚才的房子把我的右边挡住,并几乎是在停车的同时向第二台152射出了128的炮弹,“目标消失,寻找下一个目标!”在装弹的同时,房子被炮弹轰了,方向就是第三台152的方向,由此判断出,可能是我的引导轮露在外面,但由于152的射击精度较低没有打上。同是重型猎歼车,开火后装弹时间长,但我先他装弹,时间不等人,快速转向瞄准,让人挠头的事情出现了,他的身子藏在山的拐角里,只露了个头在外面,硬碰硬吧……居然再一次被打掉了,事后分析很可能是先前血就不多了,所以才能让我一炮从头上打掉了。第四个152,纯粹是个意外,他居然只看山头没有注意到我竟然已经站在了他面前,他竟丝毫没有察觉……还是对准车体三分之二处,一炮一半血,他拼命倒车,但为时已晚,二炮打回零件。

最后,看到了虎王,但很明显是白板车,炮弹打到我身上近乎感觉不到伤害,炮塔与车体连接处是我的最爱……两炮打掉了65%的血,他跑了不出十米被我方火炮击毁。

战斗结束,我击毁4台152,1台KV-1,重创虎王。

首先来说,我一直对152就没有畏惧感,在猎豹时就这样,可能是“光屁股撵狼——死胆大”。152可以说和斐迪南是势均力敌,有人说对抽152除精度外各项指标都在斐迪南之上,所以南哥见152就是个死。不夸张地说,我死在152手里的次数真没几次,反过来152栽我手里可是不计其数。

第一,我绝不干什么和他对抽这种S事儿。

第二,利用装弹时间袭击他。

第三,我只打他炮口右侧和车体三分之二处,断履带我没时间换装HE弹。

第四,多看小地图,判断对方猎歼车的位置和车型,尽可能好地占位。

第五,多观察少冒进,一旦掉狼窝里了,神仙也救不了你。

第六,心态放正,152再厉害也和你是同一级的车,其它不说,自已想。

704工程另当别论了,伏击比迎击更管用。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