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城1943——出膛的子弹 第一卷恶战将至 第九章 紧急作战会议(下)

捍天尊行书 收藏 7 14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9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93.html[/size][/URL] 余程万师长看到杜鼎团长和凌观海走了进来,连忙放下手中的军用地图。抬起头来询问道:“杜团长,大南码头那里的损失情况如何?” 杜鼎团长简要的汇报了一下,随后指了指一旁的凌观海汇报道:“当时凌参谋正在现场指挥群众登船,敌机来袭的时候他和工兵营的排长张鲁明及时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93.html


余程万师长看到杜鼎团长和凌观海走了进来,连忙放下手中的军用地图。抬起头来询问道:“杜团长,大南码头那里的损失情况如何?”


杜鼎团长简要的汇报了一下,随后指了指一旁的凌观海汇报道:“当时凌参谋正在现场指挥群众登船,敌机来袭的时候他和工兵营的排长张鲁明及时疏散了群众,避免了造成更大的人员伤亡,功劳不小啊!”


余程万师长赞许的冲凌观海点了点头,说道:“凌参谋,你辛苦了!”随即他招呼两人一起到桌子前商量战场局势以及57师的布防情况。桌子上的是一张一比七点五万的军用地图,详细的描绘着常德城周围的山川地形以及部队驻防情况,在这张地图的上部用蓝线标注出了三个圆圈,每个圆圈下头都标注了好几条刺眼的向下的箭头。凌观海知道,那三个圆圈内即是这次日军11军南下进犯的三支主力所在的集结地域,而那蓝色箭头即是日军的进攻路线。这次日军下了血本,进攻常德一线的日军主力为第11军,下辖5个师团:第3师团,第13师团,第39师团,第68师团,第116师团,计28个联队,还有飞行第44战队及伪军,共计8.5万余人。而作为应对,中国政府也派遣了第六战区,下辖第29集团军所属第44军,第73军,第19集团军所属第79军,第66军,第18军,第86军,第30军,第32军;第33集团军所属第59军,第77军,第74军,第100军。以及第九战区,下辖李玉堂兵团(第99军,第10军),欧震兵团(第58军,第72军)。投入的总兵力达2个战区,计16个军43个师,共计21万余人。可是作为日军主要攻击目标的常德城之内的驻军却仅仅仅只有57师这一支部队,总兵力不过八千余人,而他们所要面对的则是11军的主力日军第116师团和第68师团,总兵力达到了三万余人。


此次会战的总司令孙连仲孙长官于14日电调第63师第188团留守德山,掩护第57师于沅江渡口,俾使第九战区方面进援容易,并与第57师成抵角之势。而第44军退过沅江后,则据守常德外圈的太阳山等处据点,但57师的官兵们深知这些据点与常德主阵地相距过远,无从发挥应援作用,日军定然不以为意,防守常德乃是此次会战的重中之重,但归根到底,能否击退日军的进攻,却只能靠57师自己了。


余程万师长指着地图上标注出来的常德城,大声说道:“不瞒诸位,眼下之局势已然十分明显了,我军当前的第一要务,便是如何让第11军出击的主力汇聚于常德城下。我们57师的首要目标就是在常德城抵挡住日军进攻,从而使两线的友军兵团左右夹击,顺利于常德城下钳杀进犯之日军。所以常德的成败即是整个会战的关键!”


余程万师长从军服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一支镀金的美国制造的钢笔,摘下笔帽,然后在地图上的常德城周围画了一个圆圈,神情严肃的继续说道:“诸位请看。常德据沅江下游,为洞庭湖西第一大城。东为洞庭湖,西为武陵山,南为雪峰山,北为太阳山。过沅江为德山。实为易守难攻之险地。城外有湘黔公路直通长沙,四周河川亦富舟楫之利。而且常德城周围水田遍布,自古以来就是湘西谷仓。抗战伊始,国民政府即在沅陵设有后勤部湘谷转运处,常德即为湘谷转运之中心。常德城临沅江,两面农田,郊区有河洑山。城本身有古城墙,极为厚实,城郊及太阳山并筑有永久工事,实为打防守战之绝佳之地。此城若失则第六战区粮道断绝,且长沙侧翼将直接暴露在日军枪口之下,所以常德城对于抗日之战局具有相当之重要性,诸君当发扬上高会战歼敌之精神,争取本军之荣誉,再接再厉,取得更大之胜果,切不可玩忽职守,麻痹大意!”


在场众人听闻之后都是神情严肃,都感觉到了各自肩上所担负的重任。


余程万师长看到众人的严肃神情,欣慰的点了点头,转头询问起身边的副师长陈嘘云来:“老陈,你上午前往城内外视察了。怎么样,工事修筑的情况如何了?抢修的作战工事可是使常德城成为一个坚强的防御阵地的关键,丝毫马虎不得啊!”


“抢修作战工事的任务正在按照计划有条不紊的进行。师座,您请看这里——”副师长陈嘘云伸手在地图上指了一下,“我们在依托常德城城墙为基础修筑防工事的基础上,还在东北西三个方向的城郊外挖掘战壕,战壕之间用交通壕互相连接,除此之外。城北和城东郊区靠近洞庭湖的方向的防波堤也被我们充分利用,我们在大堤上构筑了野战工事,并派出了警戒哨,以此为第一道防卫圈,用来配合以城墙为基础的第二道防卫圈。而在城内,各重要交叉路口与要冲均筑有一人多高的水泥碉堡以及用沙袋和木排构筑而成的街垒,以备巷战之用,规模严谨精良。以此为基础的城防作战体系面对日军的强攻应该能够坚持一周以上。”


余程万师长满意的点了点头,但不无忧虑的说道:“老陈,你想得很周到,安排得也很细致,工兵营的弟兄们这次、也干得不错。但这还远远不够!小鬼子的炮火强度你我在上高会战的时候是亲眼见识过的,一般的野战工事以及城防掩体在小鬼子密集的炮火打击之下不消半天时间就会土崩瓦解,上高会战的时候,我们有不少躲在碉堡掩体内的弟兄就是被轰塌的工事掩体活埋而窒息死亡的。小鬼子装备有大量口径在70毫米以上的火炮,这种火炮发射的榴弹可以轻易击穿由沙袋和木排构筑的工事和街垒,即使是我们目前最为坚固的水泥碉堡挨上几炮,碉堡的墙体也会破损开裂。所以单单依靠城内城外两道防卫圈以及那几个水泥碉堡是远远不够的。”


“那师座您的意思是?”陈嘘云副师长看着眉头紧锁的余程万师长,询问道。


“诸位请看,余某觉得城内的街巷角落均应当充份利用,在传统的街垒和碉堡的基础上,挖掘作战坑道,凿穿墙壁设置机枪射击孔,打通水井排出积水作为藏兵洞,遍筑明碉暗堡,并打通民房,使得整栋楼整条街都成为一个坚不可摧的火力据点,配合原有的防卫圈构成完整的防御体系。整座常德城内外配上第74军传统上出类拔萃的火力配置,使得整座城市形成一个火力立体交叉的强大据点。”余程万师长手握钢笔在地图上一一标注着。


“着啊!这么严谨精良的防御体系,可够小鬼子喝一壶的了!”一旁的169团团长柴意新兴奋地一拍大腿,激动地说道。


就在57师全体上下正在为常德城内的布防情况而紧锣密鼓的筹划安排的时候。作战会议室的大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随即便传来了传令兵大声的报告声:“报告,最新战报已然送达!”


“送进来!”余程万师长命令道,那名传令兵随即推开会议室的大门,从公文袋内将写在薄薄数张纸之上的前线最新战报呈给了师长余程万。余师长接过战报,仔细翻阅了起来,越看他脸色越差,越看他越是心惊!三四页的战报一看完,余程万师长的手心之中已经全是冷汗,原本平复的心境也刹那之间变得波澜起伏。


“师座,是不是又有什么坏消息传来了?”指挥官周义唐看着余程万师长的情绪明显发生了变化,连忙上前询问。


“你们自己看吧——”余程万师长将手中的那份最新战报递给了指挥官周义唐,随即好似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动力和干劲,无力的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眉头紧锁沉默无语。


周义唐指挥官疑惑地接过了那份最新战报,仔细阅读起来,身边的包括副师长陈嘘云,柴意新团长,凌观海参谋在内的众人都是聚拢上来,伸长脖子想要阅读一二。但那薄薄几页纸之上的最新战报却委实是让在场众人的心如坠冰窟——以王之斌军长为首的由73军坚守的石门失陷了!


11月13日,王之斌军长率领73师进驻石门之后,就以暂5师坚守石门城内,第77师与第15师则在外围展开,阻击野战。但当日下午日军就以第三师团和第116师团这两个完整师团集中于石门一隅上,向驻守当地的73军发起猛攻,由于时间仓促,来不及挖掘战壕,修筑野战工事的第73军根本抵挡不住日军优势兵力的密集攻势,只不过半天时间,整条防线就被日军打得千疮百孔,第77师位于十八节桠的师指挥所也被日军突入,第77师特务连拼死力搏,第231团连长赵绪伦见状,亲率全连冲锋,高呼“中华民国万岁”杀入敌阵白刃拼杀,全连尽没。但这些英雄烈举,并没能挽救第73军。


14日,日军再次集结兵力对石门发动总攻,除正面强攻外,并以一部经原第44军原防线越过澧水,抄绝第73军退路,石门右翼被突破,战况异常危急。14日晚间,汪之斌军长万般无奈之下,只得率部开始渡过澧水,准备撤出石门,留下暂5师死据石门,掩护全军渡河,但此时日军已经绕攻到石门后方,所以第73军在涉水突围时遭到日军截击,军与各师的联络均告中断。第77师先头团渡河后遭日军包夹,第231团损失惨重,李镇亚团长重伤;第229团为断后部队,大部牺牲。第73军在渡河中一片混乱,建制全散,两个师均失去掌握,各自夺路突围。汪军长率军部退往慈利,收容部队。


至今日(15日)黄昏,暂编第5师最后撤出石门,日军已在澧水对岸严阵以待。暂5师在渡河时立遭围攻,师部被截击,部队大乱,彭士量师长亲自指挥残部,奋力冲突,在南岩门口被敌机扫射命中,壮烈殉职。暂5师在撤退中伤亡殆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