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大业风云 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封禅之争2

hebinjjwy 收藏 1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URL] 在登陆南岛的同时,周法尚还向北岛派出了细作,这些细作,并无隋人,有百济人,有新罗人(对马岛与百济、新罗地理相近,彼此间多有交往,语言可以相通),还有一些被俘虏的倭军士卒。这些细作一共十余人,奉命到岛上联络土著首领,尤其是“都斯麻王”,让他们知道与大隋为敌,无异于“螳臂当车”,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


在登陆南岛的同时,周法尚还向北岛派出了细作,这些细作,并无隋人,有百济人,有新罗人(对马岛与百济、新罗地理相近,彼此间多有交往,语言可以相通),还有一些被俘虏的倭军士卒。这些细作一共十余人,奉命到岛上联络土著首领,尤其是“都斯麻王”,让他们知道与大隋为敌,无异于“螳臂当车”,以尽早归降为上,大隋保证“各酋自领部众,大军绝不欺凌”。

派出百济人、新罗人大家能够理解,毕竟,现在他们都是倭人的敌人,大隋的盟友,可是那些倭军战俘,难免没有人向岛上的倭军首领通风报信。

好得很,要的就是他们通风报信,使得土著与倭人间彼此猜疑,甚至火并。土著首领们原本或许还会有所犹豫,若是被倭军首领一逼,十有八九只能归隋。就是不成,离心离德,也有利于隋军将要对北岛发起的进攻。

接下来的事情都在预料之中---倭军首领欲扣押“都斯麻王”,“都斯麻王”得到倭军中对马本籍的将领预警,得以逃脱,召集土著与倭军对抗,隋军随即登陆,很快肃清了岛上的抵抗。九月初七,北岛也被隋军全面控制。

消息从对马岛转回黄海郡,再渡海传回东都,路上耗费了不少时间。我接到捷报,已经是十月中旬的事情了,当下传旨嘉奖,并依周法尚所奏,设置都斯麻都督府,以“都斯麻王”为都督,赐伯爵,其他三个当地首领,皆封土司,赐世袭一等子爵,隶属黄海郡管辖。周法尚在南岛驻军六百,北岛驻军五百,各择险要处立城寨,又驻战船二十余艘,凭借对马岛,在附近海域巡弋,倭国与朝鲜半岛之联络,彻底断绝,在新罗、百济的十万倭军,彻底成为孤军,后援断绝,唯有在新罗、百济横征暴敛,以供军需,愈加激起两国百姓的不满,抵抗倭军的运动,遍布全国。只是高句丽趁着机会,在北方对两国的领土,也多有蚕食。

对马岛之战后不久,倭军采取守势,解了泗沘与土城之围。周法尚将土城也交给百济军自守,集结原本在百济的一万军马,又从黄海郡拨给五千人,由泗沘向北,先是击溃了泗沘以北的小股倭军,又与侵入百济北部的高句丽军激战一场,此时高句丽主力正在北方(前文已述,阿史那叱吉作乱,高句丽入侵被击败),隋军很快将被高句丽侵占的百济领土收复了七八成,百济王扶余璋“感激涕零”。周法尚很快与百济达成协议,在百济王城泗沘西北八十里处(今韩国忠清南道天安一带,距高句丽控制的边界约三十里)和西南八十里(今韩国全罗南道里里一带,距黄海郡边界也仅不过三十里)各设一城,隋军分派三千人驻防,替百济“拱卫王都,以备高(句丽)倭(国)”,其余军马撤回黄海,以备他图,这两处都在河边,河流流入黄海,便于隋军利用水师接济,以后,隋在此分设南北百济两镇。

同时,周法尚继续在新罗南部沿海用兵,到了十月中旬,也就是我收到对马岛大捷的捷报后不久,新罗南部沿海诸岛,已经全部被隋军水师控制,“诛倭军数百人,焚船七十余条,得岛稍大而有人据者近十,小者数十,归民千口,请置七里,以夷酋为里长,皆隶济州土司辖制。”

十月下旬,薛万钧等援军已至,周法尚以船载隋军七千,由洛东江顺水直上,在今天韩国的大邱附近的西岸登陆,与由小白山向东南出击的金浩直的百济军和先期派往百济的五千隋军南北对进,至十一月初六,两军会师于今韩国大邱以北,洛东江上游的鱼尾(今属庆尚北道)一带。至十一月底,沿洛东江西岸,由江口(今韩国庆尚南道的马山)至鱼尾百余里间,筑起五座小型的城寨,各驻军千人,其余军马及水师战船分作四股,沿江巡查,金浩直的百济军继续返回小白山中设防,凭借小白山和洛东江(都是南北走向),将在朝鲜半岛的倭军,分割为东西两部。而不甘为倭军奴役之新罗百姓,纷纷迁徙到洛东江两岸。


朝廷里,为着封禅的事情,依旧是议论纷纷。

与前些时不同,不赞成明春封禅泰山的奏折,倒占了多数。

当然,赞成封禅的也还是有的。

越国公杨玄感就奏请“明年四五月间,巡行东海,封禅泰山。”西都留守卫文升、南京留守王世充等,也都纷纷上书,赞成封禅。

张须陀、韦云起、杨义臣等,都以“今天下方定,百姓正需休养生息,且明春春耕,事关重大,不宜遽行大典”等,请求暂缓封禅。这几位其实和魏征一个心思,只是言语委婉得多,不至于“触怒圣颜”。

北京留守张衡,也在奏折中称:“突厥方定,高句丽之患未平,新罗、百济战事犹酣,封禅泰山之事,臣请缓议。”

其他如房玄龄、杜如晦等,也都委婉地表示了对封禅的反对。就是曾经赞成封禅的裴矩,也在上书中称:“封禅固无不可,然御史台谏议,关乎民情,出自忠心,确有可取。”

苏威的上书,也没有反对封禅,但却称:“嵩高山在天下之中,其地位不下东岳,地近东都,本为圣驾避暑之处,有现成殿宇可用,不至劳糜过巨,亦无贻误国事之忧,臣请改封禅泰山为嵩高山。”

姜还是老的辣啊!

我继续向下翻阅奏章。

“……封禅之举,实为好大喜功,徒然劳民伤财,于社稷何益?……陛下当效文景(汉文帝、汉武帝),不可效秦皇汉武……始皇帝登泰山、巡东海,竟至其国骤亡,汉武虽称圣君,然若非幡然悔悟,汉之天下,岂可延祚数百年……陛下英明神武,当参先帝开皇年间事,仁寿之事,不可效也……”

措辞之严厉,我几乎以为又是魏征的手笔了。忍住气往下看,结尾却署着“臣门下省通直散骑常侍长孙无忌”。

长孙无忌!你不就是说动阿史那俟利弗归隋那点功劳吗?当日情势所致,阿史那俟利弗的归顺,那是带有必然性的,我给你个正四品,你倒真的拿个鸡毛当令箭!

我怒气冲冲回到后宫,皇后盈盈地给我施了一个礼。

我气得竟然忘了叫她平身:“这些狂悖之徒!魏征已经可恶,不想这长孙无忌更是可恶,连先皇也敢妄议了!”

“皇上何以如此动怒?”皇后问道,我这才见她依旧跪着,慌忙叫她平身,把魏征、长孙无忌阻挠封禅的事情讲给她听。

萧皇后听过,立刻又施了个大礼,我忙道:“皇后这是如何?”

“臣妾施礼,乃是恭贺皇上,国必有贤君,然后有贤臣!今朝中有如此多的贤臣、直臣,是因为皇上是个贤明有道的君主啊!臣妾虽然读书不多,却也听过‘良药苦口,忠言逆耳’。皇上让魏大人署理御史台,让长孙无忌职司谏议,不正是因为知道两位大人的忠直吗?”

我又岂是真的不明事理?只是这些日子被人恭维吹捧惯了而已,加上私心里又真的想去看看大名鼎鼎的泰山---我的母亲祖籍便是山东,我却从未到过山东,内心里,恐怕还有些“衣锦还乡”的念头。

以往读史书,哪个忠,哪个奸,也是清楚的,怎么这下倒糊涂了?读《资治通鉴》,对隋文帝晚年,也曾经颇不以为然,眼下皇帝当得久了,倒真成杨广了?我这杨广可是假的,杨坚那里虽然也年年祭祀,但总归不是亲爹。

我搀扶起皇后:“朕惭愧,皇后之言,真如醍醐灌顶!”


到沈莺那里的时候,我又和她提起了封禅泰山的事情,对于这等朝廷大事,沈莺一向只是做一个好的听众,而不发表意见。

“嵩高山,我们也有几年未去了。”沈莺说道。

其实这几年,夏天总是在太原,今春回到东都,因为事务繁多,也把去嵩高山避暑的事耽搁了,的确是没有去嵩阳宫已经很久了。

“嵩高山上,你还给我的亡母盖了一座小庙,这几年,我也未曾去扫祭过。”沈莺面色忧伤。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