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似落叶

雪山劲旅 收藏 0 143

分手已经三年了,我却怎么也忘不了瑾,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福克纳的那句名言便在耳际回荡“她走了,一半的记忆也走了,在悲伤和虚无之间,我选择了悲伤”,是的,我选择了悲伤。


相识是在深秋,那时的我们还在象牙塔里守望着金色的未来,我们同级却不同班,也许是我幽默的言谈让她倾心,或是她温婉的天性引我着迷,我们在悄然之间堕入了情海。


毕业显得那么的匆忙,我毅然穿上了戎装,来到了西藏高原,而她顺利的留在了繁华的都市,有了一份优裕的工作。机场离别时,她哭倒在我怀里,使我永远也忘不了的是她那双翦水明眸。


初到西藏,一切都那么陌生,强烈的高原反应和艰苦的生活让我无从适应,幸亏瑾频频来信,让我在心理上有了很大慰藉,但是一年以后,渐渐的她的信少了起来…..


两年以后,我考上了陆军学院,学校放寒假的时候,我来到了她所在的城市,她如约前往,除了一身职业女性的打扮外,没有什么变化,只是眉宇间锁着一丝忧郁,言谈中少了一些亲切,她一直低着头,忽然好像鼓足勇气似地抬起头来,对我说:“我们分手吧!”这句话对我来说不蚩于晴天霹雳,我强忍着心中的悲痛说:“那你现在应该有男友了吧?”她点点头,又继续说:“我实在受不了那种难熬的孤独与寂寞,希望你能理解我”,我什么也没有说,只是一直看着她的眼睛,我从她的眼睛里看出了她对我的愧疚,可是现在什么都晚了,她告诉我,他是她公司年轻的部门经理,在她生病的时候时常陪伴在她身边照顾她,渐渐的她离不开他了。


临走的时候我问她,“不送我一句话了吗?”她说,“什么话?”我说“此地一为别,孤鹏万里征”,说完我转身而去,我没有回头,也不敢回头,我怕我一回头就再也忘不了她那双深情的双眼,更怕她看见我眼中的泪水,我只想让她记住我身着戎装的背影和肩上火红的学员肩牌。


开学后,我努力把心思全部投入到紧张的训练和学习中去,尽量不去想她,其实我也能理解,都说军人太苦,可是谁又知道那些军人妻子心中的苦呢?每天与孤独和寂寞为伴,其实她们才是真的苦。


又一个秋天将至,我捡起一片落叶,遥望远方:远方的瑾啊,一切可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