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9.html


由于张云龙二人身上都有伤,所以行进的速度也慢了许多,直到天黑的时候,二人才进入了马头镇。

两人找了一家干净的客店,要了三个房间后,便在大厅中点好了酒菜等着醉老头,时间不长,醉老头摇摇晃晃的走进了客店。

店小二看来人醉醺醺,穿戴又极其寒酸,便伸手将他拦在了门口。口中还很不客气的说道:“臭酒鬼,本店打烊了,赶紧到别处去吧。”

醉老头也不搭言,贴着店小二的身子就钻进了店内,店小二喊道:“唉~~唉~~你这个酒鬼怎么这么不知好歹,都说打烊了怎么还往里闯。”说完又要上来哄人。

坐在大厅的张云龙看见醉老进来,赶紧对小二说道:“伙计,这位老人是我们的朋友,让他老人家进来吧!”

店小二则是一脸疑惑的看着张云龙,但是既然客人都说是他的朋友,他也不好再阻拦,也就只好退到了一旁。

醉老头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在凳子上,伸手就去抓烧鸡和酒坛子,也不管张云龙二人,自顾自的吃喝起来。

焦妍凤看向张云龙,无奈的摇摇头。张云龙则是向焦妍凤使了个眼色,意思不让她多说话。

张云龙又让小二拿过一坛子酒,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开口道:“醉老,晚辈多谢您的救命之恩,晚辈敬您一杯。”

醉老头也不抬头,边吃边道:“好好好,来喝酒,拿起酒坛子就喝了一大口。”

张云龙尴尬的一笑,一扬脖也喝了一杯。

醉老头酒足饭饱之后,才抬头看了看张云龙和焦妍凤,疑惑的问道:“你们两个怎么不吃啊?是不是有我老头子在你们不好意思伸手啊!”

焦妍凤看了一眼桌面上的残羹冷炙,无奈的笑道:“我们吃过了,您老吃好了吗?”

醉老头吧唧吧唧嘴,道:“还算可以,就是酒有点少。”

焦妍凤是一顿冷汗,心中暗道:“两大坛子酒几乎都被他一个人喝了,他还嫌少。”口中却问道:“那用不用再来点?”

醉老头摆摆手,道:“不用了,酒不是一顿喝完的,下次多些便是,今天赶了很久的路,也该休息了。”

张云龙道:“醉老,刚才凤儿已经给您老定了一间上房,您可以现在就去休息。”

醉老头却摆手道:“不用如此破费,我和你一个房间就行了。”

张云龙赶忙道:“那怎么可以,房间已经定好了,您老就不要推辞了。”

醉老头依然摆手道:“定了可以退掉,我就要和你一个房间。”

焦妍凤气的一翻白眼,道:“好好好,就依您老,我去把房间退掉,龙哥你带着醉老去房间休息吧,我一会也回房休息了。”

张云龙听言,和醉老一前一后的进了客房。

张云龙本想让醉老头睡在床上,自己在凳子上将就一夜,可是醉老头进门之后,直接倒在了地上,任凭张云龙怎么拉怎么说,醉老头也是一动不动,而且呼噜声还有节奏的响着。

夜间,朦胧中的张云龙突然被醉老头摇醒。

张云龙不解地问道:“醉老,您老这么晚不睡觉,起来干什么?”

醉老头神秘的一笑,道:“带你去抓好东西!”

张云龙更是不解,问道:“什么好东西非要深更半夜去抓?”

醉老头不耐烦的道:“臭小子,你的问题怎么这么多,让你起就起,怎么这么罗嗦!赶紧起来去把丫头叫醒。”

张云龙还想张口问,却被醉老头一把抓起,推了出去,口中道:“我在东门等你们,动作快点。”说完,醉老头人影一闪,消失在房中。

等张云龙叫醒焦妍凤后,在房中扔下一些银两,纵身跃到墙外,醉老头正在那里大口大口的喝着酒。

焦妍凤走到醉老头的近前,问道:“醉老,深更半夜叫我们出来有什么事啊?”

醉老头放下酒葫芦,砸了砸嘴道:“你们跟着就是了,定是有你们的好处。”

说完也不等二小,脚下一阵风的向马头镇的东南掠去,大概一个时辰左右,在他们眼前出现一处山地,这时醉老头才放慢脚步,回头对二小说道:“一会你们跟紧我,千万不要说话,看见一个银狐出现的时候想办法将它抓住,但是不能伤害它。”

两人频频点头,表示知晓。

醉老头拿出酒葫芦,闻了又闻,最后依依不舍的在附近的空地上洒了很多酒水,然后躲在对面的大石后面,张云龙和焦妍凤也不明白醉老头是干什么,但是也不敢问,只好紧紧跟在他的后面。

正在二小迷惑的档,对面的草丛中传出稀里哗啦的响声,不多时,从里面出现一个有半个马匹那么大的银白色动物,看外表应该是狐狸,可是却比一般的狐狸要大上几号。这只银狐来到洒满酒水的地方舔了起来,过了一盏茶的时间,银狐开始脚跟发软,好像是人喝醉似的,爬在地面上一动不动。

醉老头示意二小出去将银狐抓住,二小得到暗示,飞身射向银狐,正趴在地上的银狐怪叫一声,腾空而起射向旁边草丛中,却被张云龙提前一步拦了下来,银狐吱吱怪叫转头又向另一面掠去,但是去路已经被焦妍凤给堵死了,银狐站在中间来回看了看两人,叫声非常怪异,眼中射出敌视和恐惧。

张云龙说道:“凤儿,小心不要被它咬伤。”

焦妍凤点点头,道:“你也要小心!”

“你们快点动手啊,不然一会它的同伴来了就麻烦了,赶紧将它抓住。”坐在石头上的醉老头指挥道。

听了醉老头的话,张云龙将自然经六层功力全部运起,闪电般射向银狐,惊慌失措的银狐再想躲闪已经来不及了,张云龙右手凌空一抓,拎着银狐的脖颈便将之提起,银狐想转头去咬张云龙的手腕,却是够不到了,银狐发出凄惨的叫声,整个黑夜都为之增添了一种恐怖的色彩。

醉老头见银狐已经被抓住,道:“快将它震晕,但是决不能伤它。”

张云龙左掌击出,银狐顿时昏死过去,醉老头接过银狐,也不等二小,抬腿就走。

到一处破庙,醉老将银狐放在地上,手指轻轻一划,在银狐的腿上割破一处伤口,他将酒葫芦凑了上去,接了十几滴银狐血,然后帮银狐将伤口包扎好放走了。

二小看着醉老头的一举一动,是满脑袋问号,却又不敢开口询问。

等银狐走远后,醉老头将酒葫芦摇晃几下递给了张云龙,说道:“喝几口。”

张云龙接过酒葫芦,并没有喝,只是用一种询问的眼神看着醉老头。

可是醉老头并没有说话的意思,焦妍凤实在忍不住,开口道:“醉老,为什么要让龙哥喝参有银狐血的酒水?”

醉老头神秘的一笑,道:“不但他要喝,一会你也要喝!这酒可不是谁想喝就能喝到的。”

焦妍凤一听这话,当时差点就没有吐出来,让她喝血酒,她想想都够恶心的,别说真的去喝了。

醉老头解释道:“那银狐是尧王墓内居住的千年灵狐,要不是我的秘制药酒,就是你想看见它都难,更别说去抓它,它的血可是人间至宝,普通人喝了可以强身健体,练武人喝了可以增强功力,百毒不侵,不过这东西决不能多喝,最多三口,喝多了出事我老头子可不负责,这酒对你们驱除你们体内的火煞翻天掌的余毒大有帮助,话我就说这么多,喝不喝你们自己看着办。”

张云龙听到这里,直接喝了三大口进去,喝完顿时觉得体内有一股不知名的暖流在经脉中到处游走,将经脉涨的疼痛欲裂,张云龙是满头大汗,一盏茶的时间过后,张云龙又觉得浑身轻松无比,真气在经脉中运行更加畅快,整个人格外的精神。

这时,张云龙将酒葫芦递给了旁边一直为张云龙担心的焦妍凤手里,口中说道:“凤儿,你也喝两口,喝完确实身体舒服了很多。”

焦妍凤犹犹豫豫的接过酒葫芦,几次嘴凑到葫芦口又缩了回去。

醉老头气的直翻白眼,说道:“我说丫头,那又不是毒药,是灵丹!你不要这个样子好不,看的我老头子都想打人了。”

焦妍凤一咬牙,闭着眼睛喝了三口下去,喝后的反应和张云龙是一般无二。

这时,醉老头抢过酒葫芦,道:“幸好,还有半葫芦,够我老头子喝上一阵子了!”

张云龙疑惑的问道:“醉老,您不是说只能喝三口吗?您怎么要把着半葫芦都喝了啊!”

醉老头一翻白眼,道:“我是说你们只能喝三口,我什么时候说我只能喝三口了,我老头子就算喝一整葫芦也没什么事,要是你们喝多了恐怕就要爆体而亡了。”

焦妍凤突然想到一件事,开口问道:“醉老,您怎么知道尧王墓里有千年灵狐的?”

醉老头哈哈一笑,道:“这个……这个是秘密!你们不要再打银狐的主意,就算你们把尧王墓翻过来,没有我的独门秘制药酒也抓不住银狐,银狐在没喝我的酒之前,别说是你们,就是我恐怕也不是它的对手。”

焦妍凤惊讶的道:“不会吧!它有那么厉害吗?”

醉老头不屑的道:“不信?那你可以自己去试试啊,出了事可不要来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