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血鞋印 这是一起非常明显的杀人案。(转)

逍遥自在有点难 收藏 31 11076
导读:(希望这些案例能给新警在今后的工作中,有所启发与帮助。) 这是一起非常明显的杀人案。 死者王香香家正在建房子,只留下两间旧房。两个儿子,李明12岁,李杰10岁,都在上小学。丈夫李云在广东韶关开了一个煤矿,很少回家。 王香香今年36岁,是个非常勤劳的农村妇女,丈夫在外,她在家又当爹又当妈的,很辛苦,所以脾气也特别大。过春节的时候,丈夫也没有回家。那天来了两个新化人,都是20多30岁的样子,一个叫张三,另一个叫李四。他们说是在李云的矿里做工,李云没有开足工资,到这里要钱的。

(希望这些案例能给新警在今后的工作中,有所启发与帮助。)


这是一起非常明显的杀人案。


死者王香香家正在建房子,只留下两间旧房。两个儿子,李明12岁,李杰10岁,都在上小学。丈夫李云在广东韶关开了一个煤矿,很少回家。


王香香今年36岁,是个非常勤劳的农村妇女,丈夫在外,她在家又当爹又当妈的,很辛苦,所以脾气也特别大。过春节的时候,丈夫也没有回家。那天来了两个新化人,都是20多30岁的样子,一个叫张三,另一个叫李四。他们说是在李云的矿里做工,李云没有开足工资,到这里要钱的。这王香香见是丈夫矿里的工人,气不打一处来,对他们吼道:“你们这些人啊,不去找他,来找我干什么?我哪来的钱呢?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说完,顺手操起门后的铁棍猛扑过去,这两个新化人连连后退,张三还是被铁棍擦破点皮,正准备还击,却被李四拖住,“好男不跟女斗,别和她一般见识,我们走吧,总有一天,会有人收拾她的!”


王香香却不幸被李四言中了。


事情发生在5月4日晚上8点钟左右。那时正下着大雨,风的呼啸声、雨打瓦楞的“啪啪”声和闪电过后发出的沉闷雷声,吓得大家不敢往外跑。人们呆在家里,有的一边干着家务,一边埋怨这鬼天气,有的则将电视机的声音放大,好听清楚电视剧的台词。就在这时,王香香家传出了她的叫骂声,邻居们没有听清楚她到底又在骂些什么,只是觉得比平时骂孩子的声音更加尖厉。王香香只骂了几句便无声无息了,大家也就各干各的事,不再留意。



5日下午,王香香的婆婆一天没有看到儿媳,便打发其大孙女看看,结果发现她死在堂屋,其两个儿子一个死在卧室地上,一个死在床上,遍地是血。


警官老白、李奇负责本案的侦破。


经检验,王香香身中24刀,赤脚倒在堂屋中央,地上血迹斑斑。近卧室侧的墙边有一条小骨排凳,凳子前面有一个翻倒的红色塑料桶。大儿子李明身中10刀,穿着内衣裤赤脚扑倒在卧室门边;小儿子李杰则倒在床铺内侧,身中6刀。


在李明身边的血迹上,有一枚鞋印,经测量分析,这鞋印是一双磨损得很厉害的旧皮鞋留下的,估计穿鞋人是25至30岁的年纪,身高165至170厘米左右,外“八”字步。


他们了解到:王香香的丈夫在韶关开小煤窑,不但没有赚到钱,还亏了本,借他人许多钱,而且很多湖南人到他的矿上打工,除了给他们很少的路费和生活费以外,已半年没有拿到工资了,工人们纷纷离他而去,他却越做越亏。王香香在家里经常见到一些不认识的人到这要钱,开始她还给一百两百的,后来要钱的人多了,她也就不再给,稍有冲突,她即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铁棍驱赶讨钱者。最为明显的是新化的张三和李四。其次是住在附近的王五、刘六。


新化离死者家也不过百余公里,来回一天时间足矣。李奇一人开车赶到新化,找到了张三家,在他家里搜出了一双旧皮鞋,鞋底磨得很厉害,与现场的鞋印有些相似,但一时难与现场的区别,这皮鞋上面有些泥土,比较干燥。李警官还找到一个小本子,上面记着李云欠他的工资的详细数目,共计1100元。在这个本子上还写着一行醒目的字:“这个臭婆娘!!!”但张三不在家,据了解,张三168厘米左右,26岁。


李奇便到李四家一趟。李四171厘米,32岁。李奇向他证实了春节前后的经过,顺便问张三的行踪。李四说:“一个月前,张三跟我说,他准备再下广东打工,我劝他不要去,过了几天,他还是去了,此后一直没有看到他。”李警官也将李四的破皮鞋拿到手。


白警官到了王五和刘六家。王五、刘六两人也在李云的小煤窑中打过工,李欠他们工资不给。两人分别多次找王香香要钱,都被王香香臭骂一顿。10天前,王五又找王香香,除被骂以外,还差点被铁棒击伤,把这个王五气得个半死。


王五170厘米的个子,27岁,这时正在地里干活。老白瞄了一眼他的脚,只见他穿着一双旧皮鞋,上面有很多泥。白警官请他回家,叫他脱下皮鞋。王五犹豫了一下,极不情愿地一边脱着鞋,一边自言自语地说:“唉,我就这双当家鞋呢,你叫我穿什么呢?”


刘六只有165厘米,30岁,一副精明能干的样子。当白警官到他家的时候,他正光着脚丫用茅草盖猪舍顶。“唉,昨天晚上一阵大风,把我家的猪舍顶都吹跑了……皮鞋?哦,我有一双皮鞋,好几天没有穿了……你想看看?在堂屋里,你去拿吧。”白警官将刘六这双破旧的皮鞋提取了,鞋底有些泥,湿湿的,这鞋被送到了鉴定室。


鉴定室里摆着四双破皮鞋,其中一双与现场的鞋印完全吻合,而且从鞋缝中检出了与死者的血型一致的人血。


……


案子破了。老白、李奇两人自己放假两天,他们驾着摩托车到乡村的一个朋友家里垂钓。不一会,李奇钓竿上浮漂动了起来,李警官不由得大笑起来:“哈哈呵呵嘿,又上勾了,又上勾了!”


——————————————————————————————————————————————————-


(真实案例,稍作加工,当事人均为化名)


注:各位侦探最好先发言,再看别人的回应,以充分体现您的风采。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