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菲“相互支援”向中国发难 中国出手南海

江北才子 收藏 5 156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据越南媒体报道,越方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凡是从陆地到南沙岛礁上去的人,其他东西可以不带,但必须带一包泥土,用于填岛。


《国际先驱导报》特约撰稿石平发自北京越南在香格里拉对话上的咄咄逼人,早在各方意料之内。


“越南海军将尽一切办法确保越南的和平、独立、主权及领土完整。”就在对话开启前4天,越南外交部放出了狠话。


当时,其外交部发言人阮芳娥连用“坚决反对”、“立即停止”等强烈措辞,抗议所谓:“越南国家油气集团‘平明02号’勘探船5月26日在南海海域被中国海监船截断勘探电缆”一事。


这番狠话的煽动效果也很明显。香格里拉对话即第10届亚洲安全峰会闭幕之日——6月5日的早晨,部分越南民众聚集在中国驻越大使馆和中国驻胡志明市总领馆前举行示威,抗议中国在南海“向越南挑衅”和“侵犯越南主权”。


自去年7月以来,越南愈加频繁地利用不同场合、采取各种手段,宣示对其占据的南沙岛礁的“主权”。观察人士指出,越南在与中国有南海主权争端的国家中,非法占据的南沙岛礁数量最多,高达29个。


越南菲律宾“相互支援”


在越南的带动下,菲律宾紧随其步,也在南海问题上向中国发难。


6月2日,正在文莱访问的菲律宾总统阿基诺对来自菲国内的媒体发表谈话说,菲律宾将向联合国递交文件,抗议中国多次入侵菲律宾领土的行为。


他表示,自从今年2月25日以来,中国曾六到七次“入侵”菲律宾领土。


根据菲律宾军方此前报告,中国的测量船和军舰在距离菲律宾西南部巴拉望省125海里的易洛魁礁(即中国“鲎藤礁”)和艾米·道格拉斯滩(即中国“安塘滩”)卸下建筑材料并建立哨所,侵犯了菲律宾的“主权”。


更早时候的5月24日,菲一家报纸也以类似事件为由,斥责中国。文章称,中国军队已经在菲律宾提出主权要求的南沙群岛的一个岛屿附近建设了营房、哨所、停机坪和卫星传输设备。


菲国防部长博尔泰雷·加斯明甚至“无奈地”表示,“这是一种入侵。但我们又能怎样?”


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6月7日严正表示,中国船只在中国管辖海域进行例行巡航和科学考察及测量活动,是完全正当、合法的。中国不接受菲律宾关于南海问题的无端指责。


“越南和菲律宾处于南海国家与中国发生争端的最前线,面临的威胁最大。”


菲律宾《马尼拉时报》6月8日感慨道:“尽管两国存在分歧,但利益大于分歧,越南和菲律宾应在外交争端中相互支援;并应与马来西亚、文莱等国讨论南沙的具体范围,决定在什么时候单独与中国对抗,在什么时候联合与中国对抗等。”


与此同时,菲律宾在军备建设方面也毫不示弱。5月15日,菲律宾军方宣布,美国海岸自卫队出售的二手“汉密尔顿”号汉密尔顿级巡逻舰日前正式移交菲律宾海军,该舰会用于保护菲律宾海上石油钻井平台及油气开发项目。


引入西方公司令南海复杂化


“这些(与中国有南海主权争端的)国家总会觉得,若单独和中国就此进行谈判,会感觉自己处于不利的情况。”厦门大学南洋研究所教授李金明解释道。


据他观察,近一年以来,越南、菲律宾加紧了和外国公司在南海进行油气勘探的活动。


据法新社报道,今年3月,总部在英国的福鲁姆能源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说,公司已经完成了对礼乐滩附近桑帕吉塔气田的地震学勘测,“本公司将立即开始数据处理,以便进一步评估这一区域的商业开采潜力,并帮助确定可以钻挖试验性油井的最佳位置”。


福鲁姆执行董事长罗宾·尼科尔森进一步表示:“我们已经实现了合同中向菲律宾能源部作出的承诺,并期待对该项目进行进一步的投资。”


“礼乐滩”,正位于南沙群岛以东大约150公里。3月2日,两艘中国执法船强曾令菲律宾石油勘测船离开礼乐滩附近水域,菲方为此还向中国提出了抗议。


而越南也同样更加重视海洋对其经济社会发展的战略意义。越共中央在2007年1月举行的十届四中全会上通过了《2020年越南海洋战略决议》,提出要努力把越南建设成为一个海洋强国。


据美国能源信息署估计,南沙及其周边海域的含油气盆地有8个,蕴藏的石油储量在500亿吨以上。


据统计,越南迄今已累计从南海开采超过1亿吨的石油和大量的天然气,获利达数百亿美元。目前,越南海上石油的年开采量约为3000万吨,其中800万吨产自南海争议海域。


近年来,越南租借俄罗斯考察船深入南海争议海域实施“考察”,单方面启动与英国石油公司在有争议海域建设天然气田和管道的计划,与美国埃克森-美孚公司达成在中越有争议海域进行油气勘测合作协议。


事实上,原油现已成为越南最大宗的外贸出口货物之一,并对越南经济的带动作用十分明显。



因此,近年来,越南在开发南海石油资源上积极与欧美国家的大公司合作,将包括争议海域在内的相关海域划分为上百个油气开发区面向全球招标,已经同来自美国、俄罗斯、法国、英国、德国等国共计200多家石油公司签订了一系列油气勘探、开采合同。


“外国公司的利益介入,客观上推动了南海问题的复杂性。”李金明分析说。


举办国际研讨会做好铺垫


南海问题复杂化正中越南下怀。一直以来,自认“实力很有限”的越南热衷拉拢其他有关国家在南海问题上抱团行事,试图以多国甚至整个东盟为一方,与中国抗衡。


今年5月底,来自印度、印尼、新加坡、菲律宾、越南、澳大利亚等国的代表在印尼首都雅加达举行题为“东海合作前景——聚焦问题和动力”的国际研讨会。


会议发表的声明说,“与会代表一致认为南海问题是多边问题,其中包括维持本地区的和平与稳定,保证海上自由通航权,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除了本地区国家外,美国、澳大利亚、俄罗斯、印度等区域外大国,在维持现状方面也扮演着重要角色。”


声明称:“东盟应始终本着统一和团结的原则,在与有关合作伙伴就南海问题进行对话中提高地位。”


越南外交学院于2009年开始至今,已连续4次举行“东海问题国际研讨会”,邀请南海问题有关国家和美国、俄罗斯、澳大利亚等国专家学者出席。


越方通过研讨会整理总结的对策性建议包括:“越南必须将东海(即南海)政策置于国家整体对外政策之中,包括国家安全、发展和提升越南的国际地位;必须充分准备法理文件和资料,用以进行政治斗争、宣传和谈判;政府应当制定全面、协调和涉及多领域的国家海洋战略,其中包括海军的现代化建设,以增强军事威慑力量;加强对青少年进行东海主权的宣传和教育。”


“但目前来看,东盟国家不可能如越南所盼,抱成一团合围中国。”李金明表示,证据之一包括,菲律宾和越南在各自宣示主权的争议海域本身即有范围重合部分。


5月30日,菲警方与海军联手在巴拉望海域抓扣122名越南渔民,这令想要“同仇敌忾”的菲越关系蒙上了一层阴影。李金明认为,“而与此同时,文莱、马来西亚等国与中国都是合作大于分歧,更不可能合抱成团了。”


“文武两手”强化岛礁控制


越南仍有自己的“算盘”。越方近年来逐步加紧建设非法侵占的南沙岛礁,强化控制。


经过多年建设,目前长沙群岛(即中国南沙群岛)的各种基础设施、特别是军事设施不仅初具规模,而且正在向牢固化、永久化的方向发展。


岛上建有机场、码头、淡水处理站、医院、变电站、发电站、卫星通信站等。防护堤和军事碉堡、射击掩护体、各类火炮阵地也在不断地加固。


岛上还开辟了菜园、家禽和家畜养殖场,可供驻岛部队和居民食用。除了守卫部队外,越南还把一部分居民移居到那里,并且定期举行行政会议,俨然成为一个正规的县级行政区。


越南通信机构准备尽快在岛上建设宽带,让岛上军民能够更加快捷和方便上网。


据越南媒体报道,越南军民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凡是从陆地到“长沙岛礁”上去的人,其他东西可以不带,但必须带一包泥土,用于填“长沙群岛”,便于种植树木和瓜果蔬菜。


越南还力图把非法侵占的南沙岛礁建成吸引游客的旅游胜地,每年都组织国内游客登岛参观。


今年6月初,管理“长沙县”的庆和省举行了规模空前的海岛旅游节,其主题之一就是“面向祖国的长沙”。


同时,越南还在不断开展考古和挖掘活动,以找出更多能够证明这些海岛自古就是越南领土的历史证据。


此外,越南有关部门还用侵占的南沙群岛21个岛礁开采的珊瑚石,刻制成“长沙群岛主权石”,赠送给国内各省市,以强化其对南沙岛礁占领的意义。


除此之外,越南大幅度调整了海军战略,把海军发展放在了军队建设的首要位置,并制定了近期、中期和远期的海军发展规划。


有消息透露,越南将把“保卫海洋领土和海洋资源”作为新军事战略的重心。


目前,越南在海军建设方面已取得了一些新进展。比如,投资数亿美元在东北部的海防市修建大型军港;2009年,与俄罗斯签订了购买6艘总价20亿美元的基洛级柴电潜艇的合同;此外,日前还与俄罗斯签订了购买8架SU-30MK2战斗机的合同,接下来还将购买另外12架。


越军方因此底气十足,称在2015年完成海军装备更新换代。届时,越南海军的远洋护航能力和海上作战能力,将接近现代化海军的要求。


对此,中国观察人士认为,中国应该坚持一贯原则,拒绝第三方插手南海事务。同时,应该不断加强对南海水域的管辖力度,持续增强执法力量,针对管辖海域的非法行为,中国有关部门必须毫不手软,依法管辖。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