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解读高校二奶现象称部分有钱人不尊重女性

may1234 收藏 1 274
导读:被出卖的青春   一小部分女孩轻率的行动,给高校女学这个群体带来了极大的负面影响,甚至使不少人戴上有色眼镜来看待这个群体   四年前,18岁的艾丽(化名)带着无限的憧憬和一颗感恩的心走进北京某高校大门。家境的贫寒曾让她差点与大学失之交臂,正因为如此,艾丽尤为感激她的资助人――一位50来岁在当地小有成就的同乡,他的慷慨让艾丽不再为今后四年的学费犯愁。   但艾丽很快发现,这位资助人的慷慨有些过度。每到周末,资助人就开车带着她逛街、购物、吃饭。不仅如此,这位资助人还在自己独居的家中为艾丽准备了房间。  

被出卖的青春


一小部分女孩轻率的行动,给高校女学这个群体带来了极大的负面影响,甚至使不少人戴上有色眼镜来看待这个群体


四年前,18岁的艾丽(化名)带着无限的憧憬和一颗感恩的心走进北京某高校大门。家境的贫寒曾让她差点与大学失之交臂,正因为如此,艾丽尤为感激她的资助人――一位50来岁在当地小有成就的同乡,他的慷慨让艾丽不再为今后四年的学费犯愁。


但艾丽很快发现,这位资助人的慷慨有些过度。每到周末,资助人就开车带着她逛街、购物、吃饭。不仅如此,这位资助人还在自己独居的家中为艾丽准备了房间。


像是水到渠成,又像是顺理成章,艾丽的身份慢慢地由被资助者变成了被包养者。


艾丽是现今高校女大学生中若隐若现的特殊群体中的一员。这群特殊的女孩,拥有令人向往的青春,姣好的容貌,还拥有充满希望的未来,然而阳光下的她们却有着在世俗眼光中见不得光的身份――“二奶”。


无论是虚荣心作祟抑或迫于生活压力而担当二奶的女大学生,总是需要在外部存在这样的“消费市场”才有其存在的空间。北京市某法院法官告诉本报记者,在接触因二奶问题牵扯的继承官司时,发现如今不少有钱人对包养女大学生非常感兴趣,很多有钱人甚至通过朋友、亲属的子女来认识女大学生。“这些人里,有人厌倦商场尔虞我诈,大学生较清纯、有思想,养个女大学生有个身心可以偶尔休息的窝;有的怕麻烦,毕竟女大学生受制于学校,因此不会死缠烂打;有的由于没有文化,想找个大学生附庸风雅,总比包养‘外来妹’更能满足虚荣心。”所有这一切,都折射出当今社会的某些有钱人对于女性缺乏尊重的现实。


切莫妖魔化女大学生


一小部分女孩轻率的行动,给女学生这个群体带来了极大的负面影响,这种影响足以使不少人戴上有色眼镜来看待这个群体。


事实上,积极向上依旧是女大学生的主流生活方式,在外面当“二奶”的大学生占大学生总数的比例毕竟还是很小。毕竟大学生都是各地高考的天之骄子,进入大学后,继续深造还是他们的普遍心态。只要到校园走一走就会发现,无论家庭富裕还是贫困,努力学习的学生比比皆是。她们为了考研而放弃休息时间,为占得一个席位而早早来到图书馆,她们在别人玩耍时依然在灯下苦读……


“我们的大学校园不再纯洁,这是不容否认的事实。但仅仅因为这一些个例而否认整个团体,也是不正确的。我们不应该总是抓着这个辫子不放,我们更应该探讨如何让我们的校园,让我们的学生有一片健康的空间。”很多学生对于“高校二奶”现象发出如此的倡议。而河北经贸大学大三女生庞姣姣更是行动派,2011年4月27日,她以个人名义发起一次签名活动,倡议同学们拒绝婚前同居、婚前性行为,学习传统文化,做自尊自爱的新时代“窈窕淑女”,代表了新一代大学生的形象。


校园“防火墙”也该升级了


今年3月28日,中国广东省副省长、省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主任雷于蓝在一次座谈会上表示,广东省将从第三季度起,对中小学女生进行以“自尊自信自立自强”为核心的女性教育。此举引发了外媒广泛关注。美国《时代》周刊5月18日刊文称,这种教育希望女孩从小培养自立观念,这一次省政府的新招是在中小学推行女性教育,年轻女孩们在学校将学习一门新科目:如何避免成为一名情妇。


相比之下,本报记者调查中发现,即使是管理最到位的大学,你也找不到对女大学生进行有效的自尊、自信、自省、自爱意识进行长期有效教育的实例来。


北京某高校的一位学生干部告诉本报记者,现在学校对大学生的课余生活很少干涉,只要学生不是缺勤太多,不在外惹出祸端,学校一般不会调查。加之现在的大学生强调个人隐私,对于班里的其他同学都不太关心,因此,只要“二奶”平时不招摇,不被撞见,轻易不会被知道。


刚刚迈进成人门槛的女大学生,其道德取舍标准和对社会的全面认知相当有限,当今某些“笑贫不笑娼”的社会舆论导向给了一些涉世未深的女学生错误的价值观暗示,加之的确存在着某些人玩弄女大学生的阴暗心理,指望单纯的女学生对抗一些别有用心的诱惑,实在勉为其难。


中国社科院研究员李银河表示,对于缺乏社会经验的大学生来说,学校有义务更有责任实施科学的“性教育”,这是比“传道授业解惑”更为重要的一环。如果将教育失误造成的后果全部推向学生,这就不仅是“失误”所能解释,而是严重的“推卸责任”。


“你不可能只教育女性来解决问题。为什么不同时教育男性?毕竟他们才是找二奶的人。”李银河告诉本报记者,从表面上看,包二奶是男女双方自愿的*行为,似乎充其量只能受到伦理道德的谴责,而不触犯党纪国法,但实际上就是重婚纳妾,这已严重侵犯了我国一夫一妻制度。或许,提高男性在包养“二奶”现象中应该承担的责任也许更为重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