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障房开工是硬任务,如何收工谁监管?

6月11日,保障性安居工程工作会议在石家庄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在会上指出,今年开工建设1000万套保障性住房,包括加快棚户区改造,大力建设公租房,是一项硬任务。保障房用地要优先供应、应保尽保,项目审批要急事急办,为推动保障房建设创造条件。与此同时,要对保障房建设实行质量终身责任制,一旦质量出了问题,不论责任人走到哪里,都要追究其责任。


既是经济任务又是政治任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截至5月底,全国城镇保障性住房和各类棚户区改造住房开工340万套,占计划的34%。据介绍,这一开工率比去年同期明显提高。不过,亦有人不免担心,时间将近一半,开工量仅三四成,进度是不是太慢了?


据专家介绍,住房建设领域一般一季度完成任务的10%,二季度完成20%,三季度完成30%,四季度完成40%。这是因为项目开工之前,落实土地、资金和进行各项审批的程序较多,准备期相对较长。此外,一季度受天气寒冷、春节假期等因素影响,建设项目往往进度较慢。从下半年开始,保障房项目开工进度将大大加快。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部长姜伟新表示,“今年的1000万套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任务既是经济任务又是政治任务,是中央政府向全国人民的承诺,是改善民生的标志性工程。”


保障房挺闹心


《人民日报》分析称,目前仍有诸多其他因素影响着保障房建设的进度,各地进展还不平衡。如果不能尽快解决,今后保障房建设仍将受到较大影响。一是资金。少数地方省级财政安排的补助资金数量过少,尤其是中西部地区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资金筹集难度比较大,一些财政困难市县有的建设项目必要的资本金都不能落实。二是《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实施后,由于有关方面配套文件和实施细则没有跟上,新旧条例衔接需要一个过程,在客观上延长了不少地方的拆迁时间,推迟了部分项目开工。


对于各地方政府,保障房建设这是政治任务,关系民生更关系政绩。而且建房子光靠表决心不好使,得有真金白银。《南方周末》的早前报道曾指出,地方政府本来就被7万亿的地方债问题所困扰,要靠地方财政也不是很现实。钱的问题把地方政府逼急了,必然就向银行伸手要贷款。贷款批不批,银行又犯了难。因为保障房的性质决定了房子的租金不能高,要是卖的话,价格也不能高。所以说,要完全靠保障房未来的现金流来偿还贷款,基本成为了难以完成的任务。要是地方财政也没有能力付款的话,人们最不愿看到的事情可能会发生:房子问题变成了银行的问题,一旦银行撑不住,这会影响到金融体系的稳定,甚至发展成经济危机。


何时会有收工令


对于这项开工令,新华网有评论称,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在6月份对各地的保障房建设情况进行摸底,然后根据发现的新情况迅速下达11月末必须全部开工的命令,这种着眼于过程的监管方法,值得赞赏。


问题是,这次保障房开工令能得到不折不扣的执行吗?从目前的情况看,一些地方保障房开工率如此之低,主要是遭遇到资金难题;同时,大量建设保障房,对商品房市场形成一定的冲击,导致房价下跌,地价走低,这自然是一些土地财政依赖性强的地方政府所不愿意看到的。现在,这两个问题仍然存在,如何确保地方政府竭尽全力完成这项任务,依然是个问题。


保障房建设要吸取教训,不能单纯发开工令了事,而应采取扎实的措施来保证所有项目按计划开工。一方面,地方政府在将保障房建设计划公之于众的同时,也应将资金筹措、土地征用等信息实时公开,并对每一项工程的开工、封顶和交付使用等制定一个“最迟时间表”,通过媒体发布,主动接受公众监督;另一方面,要让“保障房开工令”带上高压电,实行过程问责,哪一个环节没有按期完成,就要追究哪一个环节负责人的责任。只有这样,才能确保千万套保障房建设计划套套不落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