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闻天下之大义,当混为一。匈奴呼韩邪单于已称北藩,唯郅支单于叛逆,未伏其辜,大夏之西,以为强汉不能臣也。郅支单于惨毒行于民,大恶逼于天。臣延寿、臣汤将义兵,行天诛,赖陛下神灵,阴阳并应,陷阵克敌,斩郅支首及名王以下。宜悬头槁于蛮夷邸间,以示万里,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这是汉臣甘延寿、陈汤给汉元帝发去的疏奏。“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想那时我泱泱华夏是何等的意气风发,是何等的不可一世。不管你是谁,不管有多远,只要你侵犯了我们国家、我们民族的利益。哪怕千山万水,打到你低头为止。“汉家威严,不容亵渎”

现在呢?任你刀戟相向,我只宽容大度。我不否认中国近七十年的和平来之不易,谁都不愿,也不能轻起战端。“隐忍”是一种策略,但不能变成“懦弱”。今天拿你家一斗米,明天就可以牵你家一头牛。米拿走了,可以少吃一口。牛拿走了,就能断你生计。“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我不知道这项方针是否还有着其他我不能理解的深意。我只知道,不能因为我家的牛栏离别人家近些,就要让别人白使唤。白使唤也就算了,到头来我还不能用了。不能用也就算了,最后牛还成别人的了。合着还是我抢别人家的牛了,我憋屈不憋屈啊?任是谁,你会怎么做?不拿把菜刀过去就算便宜那龟孙子了。而现在呢?你就只站在家里对着门口表示抗议、表示气愤。到底谁才是龟孙子?

有时我真的就搞不懂了,现在是怎么了?以前那种“明知前面是刀山火海、深沟险阻也义无反顾勇往直前”的精神到那里去了?我们不正是靠着这种精神才换来了今天吗?现在有了鞋穿,难道就怕光脚的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和以前的那些政府又有什么两样?“不战而屈人之兵”是用无数战争的胜利和雄霸的强势做为保证的。不是抗议和宽容能够达到的。你越宽容,别人就只会觉得你越好欺负,是人是鬼都会踩你一脚。

我真的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够听到我们的军队吼出千年前那句让世界都颤抖的咆哮:“汉军!威武!”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