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防部部长走访中国军政要地

1083983408 收藏 0 119
导读: 氏来华,对了解中国和平发展表现出了浓厚兴趣,他似乎也有意暂时摘下“鹰派眼镜”看中国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李慕瑾、驻洛杉矶记者、曹卫国报道 美国国防部部长拉姆斯菲尔德18日下午乘专机抵达北京首都机场,开始对中国进行为期3天的正式访问。这位以鹰派著称的防长近期一面公开放言“中国军事威胁论”,一边却在频频放风要访问中国,这种相互矛盾的言论使得他此次访华之旅颇受瞩目。而据美国克莱蒙研究所亚洲研究中心主任汤本向《国际先驱导报》指出,拉姆斯菲尔德对其中国之行抱有较高期望。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常务副

氏来华,对了解中国和平发展表现出了浓厚兴趣,他似乎也有意暂时摘下“鹰派眼镜”看中国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李慕瑾、驻洛杉矶记者、曹卫国报道 美国国防部部长拉姆斯菲尔德18日下午乘专机抵达北京首都机场,开始对中国进行为期3天的正式访问。这位以鹰派著称的防长近期一面公开放言“中国军事威胁论”,一边却在频频放风要访问中国,这种相互矛盾的言论使得他此次访华之旅颇受瞩目。而据美国克莱蒙研究所亚洲研究中心主任汤本向《国际先驱导报》指出,拉姆斯菲尔德对其中国之行抱有较高期望。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常务副所长康绍邦则向本报透露,拉氏此行参观党校等地点的要求都是美方主动提出的。





中国要地向拉氏“解禁”


据美国五角大楼高级官员指出,拉氏此行将同中国国防部长曹刚川及其他领导人会晤,会晤的主要内容将涉及台海、朝核、区域安全以及反恐等话题。


而据康绍邦教授向本报介绍说,拉姆斯菲尔德行程中包括在中共中央党校停留一小时,由常务副校长虞云耀接待。拉姆斯菲尔德将与党校领导及专家座谈,届时专家们会就“和平发展”、台湾问题、朝核问题向他提出问题,而估计他也会地提出感兴趣的一些话题。这无论对于拉氏还是党校都是第一次。


曾多次赴五角大楼做客、与美国国防部官员捻熟的康绍邦教授说,拉氏曾不止一次提出希望参观党校。令拉氏感兴趣的是党校在党和国家决策执行中的地位及其培训党的高级干部的功能。胡锦涛任中共中央党校校长长达十年,现任校长又是国家副主席曾庆红。


也有分析人士认为,激发拉氏兴趣的还有可能是因为这里是中国“和平崛起”概念的“发源地”。美国鹰派普遍认为,中国经济崛起,必然要发展军事。但另一方面,中国的发展也使得中美在许多全球性问题上合作,在一些领域还享有共同利益。因此,这位鹰派代表也要亲眼来看看中国的变化,亲自来“摸底”中国究竟是怎样的和平崛起和和平发展的。


另据外电报道,五角大楼官员透露,这次拉姆斯菲尔德还将访问“二炮”司令部、西山指挥所、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等,这种安排“让五角大楼相当满意”。康绍邦教授指出,这次为了进一步体现“透明及互惠”的原则,中方是做了精心安排的,也突显了中国方面在中美军事交流中的开放姿态。


摘掉“鹰派眼镜”看中国


中国4年前就邀请了拉氏访问,但拉氏迟迟未能成行。然而,从今年6月的新加坡亚洲安全会议开始,拉姆斯菲尔德主动为自己的中国之行“放风”,此后又通过来京访问的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法伦再次宣布自己访华的消息。


据美国前驻华大使李洁明向日本媒体指出:“拉姆斯菲尔德一直在回避对中国的访问,直到目前才有所改变,这是因为拉姆斯菲尔德现在明显相信,他与中国人的会晤将具有建设性。”


事实上,拉姆斯菲尔德的态度微调与美国对华政策的调整息息相关。上个月在纽约,美国常务副国务卿佐利克发表讲话,传达一个信息:美方认为维护和加强现行国际体系需要中美合作;佐利克也特别提醒一些美国人不要“透过害怕的镜片”来看待中国的发展。


佐利克的讲话被外界视为白宫试图在政府内形成对华政策共识的一次努力。拉氏来华,对了解中国和平发展表示出浓厚兴趣,他似乎也有意摘掉“鹰派眼镜”看中国。


同时,拉氏的访问是为11月的布什访华热身和铺路。美国国防部一位高级官员上周五在华盛顿向外国记者进行背景简报时就提到,拉氏此行是表明“我们努力遵从和展示我们在与中国接触”。


美国前国防部副助理部长坎贝尔也指出:“拉姆斯菲尔德选择了中国,这表示布什政府的外交重心也将有所平衡。过分专注于阿富汗、伊拉克战争而忽略亚洲的发展是不明智的。”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教授分析认为,据此看来,拉氏访华的意义已不仅仅局限于两军交流的全面恢复,更重要的是要向外界展示五角大楼支持布什总统的对华接触政策。


“鹰派”释放积极信号


美国问题专家汤本向本报指出,拉姆斯菲尔德的访华之行表明,在当前布什政府在海外深陷伊拉克和阿富汗两个战场无法脱身的情况下,一贯对华强硬的拉姆斯菲尔德急欲通过其访问取得某些实质性的成就。


汤本向本报披露了拉姆斯菲尔德对华态度转变的“可寻之迹”。他说,在9月下旬美国传统基金会举办的研讨会上,美国国防部政策研究顾问白邦瑞辩称,拉姆斯菲尔德30多年前任福特总统幕僚长期间,曾与当时的国务卿基辛格、驻华联络处主任布什一道参与“一个中国”政策的制定,如果说拉姆斯菲尔德反对“一个中国”政策,那就等于是反对他自己。白邦瑞是五角大楼的“中国通”,深得拉姆斯菲尔德器重,美国国防部今年着力渲染“中国威胁”的《中国军力报告》便是出自他的手笔。有关拉氏在“一个中国”政策上立场的辩解出自这样一位与其关系密切的幕僚之口,意义非同寻常。


此外,不久前在加州圣迭戈举行的“美台国防工业会议”上,原定出席会议的美国国防部负责亚太事务的助理部长帮办劳伦斯未露面,从而使会议级别下降。据悉美方官员在会上对台湾“军购案”迟迟无法获得“立法院”通过表示不满,称“美国不会保护一个没有自卫意愿的台湾”。汤本认为,劳伦斯缺席显然得到了拉姆斯菲尔德的授意,此举不仅是向大陆方面示好,也可起到向台湾施压的作用。


汤本认为,虽然拉姆斯菲尔德的“鹰派”立场不可能改变,但如果拉姆斯菲尔德看到的是一个日益开放、透明的中国和一支充满活力、以保卫民族利益为己任、无意侵犯他人的中国军队,相信会有助于消除他对中国及中国军队的偏见。


中国军事科学院研究员王新俊也指出:这次拉氏的访问是美国军方释放出的新的积极信号,而中国人民解放军也会借此机会表达善意。中国欢迎拉氏到访,认为此行也是向拉氏展示中国真实意图,以及中国和平发展政策的良机。


链接:中美军事交流迂回曲折


20多年来中美两国的军事交流见证了两国关系的风风雨雨。从1980年美国国防部长布朗访华以来,两国军事交流大致经历了五个阶段:


第一阶段1980~1989年,是两国军事合作与交流的“蜜月期”,美中军事关系在高层互访、功能性交流及武器和军事技术合作等领域得到迅速发展,两国在战略和地区安全方面进行了有益的合作。


第二阶段1989~1996年,克林顿第二任期开始,是中美军事交流跌宕起伏的一个时期,期间,从1989年夏到1993年秋中美军事交流处于停顿状态,而在1993年10月恢复后,又经历了李登辉访美、美日同盟强化、美国介入1996年台海演习等重大事件的冲击,双边军事关系脆弱且不稳定。


第三阶段1996年底~2001年,中美关系在建立“建设性伙伴关系”的框架内,两军交流也逐渐形成初步的机制。1996年10月中国国防部长迟浩田出访美国。1997、1998年,两国实现了元首互访。在此背景下,两国军事关系有了蓬勃发展,功能性交流开展得有声有色。


第四阶段始于布什政府2001年1月上台以后,中美关系一度跌入低潮,美国国防部长早在2001年4月中美“撞机事件”之前,就已下令要求对中美军事交流进行重新评估,“撞机事件”发生后,拉氏趁机冻结了与中国的军事交流。


“9·11”事件后,中美军事交流进入目前的第五阶段,两国不仅建立了副部长级的定期磋商机制,并确立了多层级的军事人员互换留学和访问制度,而且还建立了一些在紧急状态下规避直接冲突的制度,两国军事交流处在一个新的起点上。中美之间不仅筹划设立军事热线,并实现了美国国防部长首次访华。(何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