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于拭想出的精英治国的办法

虽然茅于轼也说过许多有利于宪政、有利于民主法治观念的话,但是,一遇到重大实际操作问题时,茅于轼就会乱点鸳鸯谱,给民主法治转型的实际操作添堵。如果说他在一般性观念的层次上把中国民主法治进程往前推了一步,那么他在实际操作的层次上就又把中国民主法治进程往后拉了两步!

例如,茅于轼经过深思熟虑而提出了中国应该放弃18亿亩耕地红线的建议。那么,突破红线而占用的耕地干什么用?当然是用于以房地产为龙头的“圈地经济”,这当然又是在为中国的“土地财政”开道。我们当然知道,民众期冀的宪政转型是相对平稳的转型,这种平稳转型只有通过上下结合和体制内外的结合才能实现,但是,活得滋滋润润的“体制内”凭什么会出现变革的愿望呢?只有当眼下的土地财政及早出现难以为继的状况,才能加速积聚现有体制运转的障碍 ,才能在体制内倒逼出变革的压力。如果连中国粮食安全问题都不能预见性地阻止“圈地经济”和“土地财政”的恶性发展,你的“精英领导的平稳转型”难道不是意淫吗?

另外,茅于轼不可能不知道,在极端灾害性自然现象频现的今天,粮食安全对13亿人口的中国意味着什么!各种灾难集中爆发、长期延续的情形不出则已,出一次就性命攸关,毕竟是13亿人口的大国呀!我们说他的那种粮食够用就行的政策是杀人政策一点也不过分。一些人甚至有这样的推演:缺粮会导致大乱、大乱会导致巨变、巨变最终会导致宪政目标的实现。我们坚决反对这样的方案,我们已经有了一次由普通民众来承担变革成本的经历,我们绝不接受再一次让普通民众来承担变革成本的方案,尤其是那种让普通民众用生命来承担变革成本的方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