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前面的话


由于一些“历史学家”的偏执与偏心,出现了一个少有的怪现象:中国大陆编写的欧洲历史,远比欧美学者自己编写的欧洲历史要光鲜照人,也就是说,欧洲历史,我们的“专家”的评价,比欧美学者的评价高出N倍。

比如,古罗马,在欧洲专家的笔下,美好的东西自然不会遗漏,而屠杀、战乱、夺权、饥荒、无视科学等等,也无一漏网,总之只有客观的陈述;而到了我们的“专家”手中,罗马只有科学、艺术、法律、强大等等,锦上添花尚嫌不足,似乎如果没有从天而降的祸患,罗马帝国不知会创造出怎样一个伟大的未来。甚至,“专家们”一再不无遗憾地感叹:丝绸之路的没能直接连通“伟大的”罗马,因而使中国与“民主科学”失之交臂。对于中国军队手下败将轻松摧毁罗马帝国,没有一个专家愿意因此做一点对比分析。

再比如,欧洲中世纪,是欧洲人的正宗后裔公认的“黑暗时期”。这时,大部分的王公贵族是文盲,是彻底的粗鄙武夫,欧洲大陆动辄饥荒,瘟疫蔓延,城乡各地臭气熏天脏乱不堪,所谓大城市也不过是中国乡村小镇的规模。这些实实在在的事实,在欧美专家的著作中,俯拾皆是,但是,在我们“专家”的大作中,打着灯笼,也是难以找到的。

又比如,在前些时甚为火爆的《大国的崛起》一书(电视片)中,“专家们”对于发现新大陆、“蓝色文明”津津乐道,至于为什么是西班牙、葡萄牙首先走向大海,始终一声不吭;至于英国“海军”击败西班牙无敌舰队之后,西班牙就此一蹶不振走向衰落,到底是为什么,“专家们”同样是一言不发。

其实,中世纪的欧洲,基本不会造海船,更不懂得远程航海技术,仅仅一个小小的地中海,航海权也被阿拉伯人掌握着。长期以来,阿拉伯海盗随意闯入这些欧洲国家抢掠,欧洲国家唯一可做的就是请神父念经祈祷。


西班牙葡萄牙的造船和航海技术,恰恰是来源于阿拉伯人。因为此前这里是阿拉伯国家,这里的居住着大量的阿拉伯人和犹太人。正是从这些人致富的经验,让基督徒懂得了航海、经商是条好路子;正是依靠这些人,基督徒才拥有了远航海船和水手。当西班牙人依靠这些人致富、变强后,便神经错乱地屠杀“异教徒”,使得西班牙从此百业凋敝,就此衰落。

《大国的崛起》说:英国人消灭了西班牙的无敌舰队,所以西班牙衰落了。一个舰队覆灭,就会导致一个国家衰落?那么,日本袭击珍珠港,美国不也就衰落了?舰船没有了,再造就是了;水手没有了,再招收不行吗?问题在于,西班牙因为将能工巧匠阿拉伯人赶尽杀绝了,而基督徒们还没有学会这些。所以,西班牙想不衰落也不行了。

有趣的是,“专家们”说英国因为战胜了西班牙无敌舰队,一跃成为海洋大国,为了自圆其说,不惜隐瞒此战之后英国近百年时间根本没人关心所谓“海军”建设的事实。

如此等等,在西方是历史常识的东西,到了我们的“专家”这里,成为了坚决不谈的“禁区”。

其实,这些禁区,不存在任何政治上的问题,而是“专家”们自己设置的。他们只有一个目的:西方自古就比中国强。

我不是一个盲目排外的人,也不是什么学者。我只是针对专家们的“著作”中的一些疑问,在西方人的著作中,找到了一些答案,证明了我们的“专家”的虚伪。

我们必须积极地认真地学习西方,因为我们今天落后于他们。但是,西方的崛起,本质上源于启蒙运动。是启蒙运动,促成了现代科学民主的发展进步。而启蒙运动,也不是西方独立的思维成果,而是东西方文化交汇、发酵的产物。

无论彻底地排斥什么,还是彻底地崇拜什么,都是荒唐的,缺少理智的。

盲目崇拜中国传统文化,排斥西方文化,是闭关锁国行为,因为中国传统文化本身,就是在不断学习、借鉴、吸收外来文化的过程中,发展形成的。

盲目崇拜西方文化,排斥中国传统文化,则是另一种闭关锁国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