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林彪 红军史上最年轻的军级干部是谁?

高空的雄鹰 收藏 16 1274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核心提示:1935年6月14日,红四方面军第九军二十五师在夹金山下的达维与红一方面军先头部队胜利会师。会师后,毛泽东很高兴地会见了红九军的领导人,当他得知红九军政委陈海松才21岁时,禁不住紧紧握住陈海松的手,惊喜地说:“一方面军的干部都年轻,可还没有你这样年轻的军政委呀!”


本文摘自:《党史纵览》2004年第3期,作者:祝辉,原题:《年轻的红军军政委陈海松》


1935年6月14日,红四方面军第九军二十五师在夹金山下的达维与红一方面军先头部队胜利会师。会师后,毛泽东很高兴地会见了红九军的领导人,当他得知红九军政委陈海松才21岁时,禁不住紧紧握住陈海松的手,惊喜地说:“一方面军的干部都年轻,可还没有你这样年轻的军政委呀!”


在战火中成长的红军青年将领


陈海松,湖北省大悟县李陈洼(原属河南罗山县)人,1914年11月9日出生。


1927年11月13日,黄麻起义的枪声唤醒了大别山区世代贫困的农民。1930年7月上旬的一天,16岁的陈海松丢下锄头,毅然加入了红军。在鄂豫皖革命根据地,陈海松先后任勤务员、通讯员、营宣传队长、特务连指导员。


红四方面军进入川北后,四川军阀田颂尧立即纠集6万多人,分左、中、右三个纵队,向通江、南江、巴中的红军发动进攻。


在反三路围攻作战中,陈海松任红二十五师副营长,率两个连扼守杀牛坪。他充分利用杀牛坪的地形优势,以小部分兵力扼守要点,大部分兵力则采取机动灵活的战法,抗击了敌5个团的轮番攻击,与敌人激战3昼夜,毙伤敌人1500多人,阵地岿然不动。此战过后,陈海松任三十六团政委。


1934年6月底,红四方面军进行扩编,红十二师扩编为红九军,许世友任九军副军长兼二十五师师长,陈海松任二十五师政委。


此后,他和许世友一起,指挥红二十五师先后参加了营渠战役和宣达战役。


在宣达战役中,陈海松被敌人的炮弹炸伤了右大腿。他坚持不下火线,照常指挥部队,直到打下宣达城,才同意到医院接受救治。这时,他的右腿已经肿得很粗,把裤脚撑得紧绷绷的,医生剪开裤脚,才发现弹片还深深地嵌在陈海松的右大腿上。陈海松就是带着这块弹片,忍着疼痛,在阵地上坚持指挥了两昼夜。取弹片时,没有麻醉药,痛得他满脸大汗,但他始终不吭一声。手术过后,他还关切地向师医务主任汤正兴详细了解了医务处的情况,勉励他带头学习医疗技术,把医务处建设好。


1935年1月下旬,红四方面军接到中央命令,准备向嘉陵江以西发展,策应中央红军北上。为迷惑和调动敌人,为渡江作战创造条件,方面军总部决定发起陕南战役。


战役初期,时任红九军政委的陈海松率领二十五师在转斗铺地区担任保障正面进攻部队左翼侧后安全的任务。他不惧三面临敌的危险,率领部队从侧翼直插到陕军背后的沔县,断了陕军的退路,使陕军军心大乱,很快就溃不成军。然后,他率部在兄弟部队的配合下,将陕军第四十九旅和独立旅的一个团大部歼灭,连克新铺湾和沔县。接着,红二十五师直逼褒城。褒城和南郑同为陕南战略要地,工事坚固,防守严密,陈海松先派出一支小部队,袭扰守军一夜,次日拂晓,他指挥主力,一举攻占了城北的鸡头关。夜晚,红军又猛攻北关和馒头山,陕军拼死固守,敌人的飞机也多次前来轰炸,红二十五师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数十次冲进陕军阵地,与陕军展开了肉搏战,经过8天激战,因陕南战役的目的已达到,方面军总部遂令红二十五师撤退。


红四方面军从陕南回师川北后,在嘉陵江中段发起了嘉陵江战役。


强渡嘉陵江前,陈海松到总部要求派二十五师担任主攻。但总部首长告诉他说,总部已决定由八十八师担任主攻,二十五师要不到主攻任务,也分不到渡江器材,而是要自己想办法,保证按时渡江。


当时,渡江船只全部被敌人控制在西岸。陈海松就发动大家出主意,想办法。一个四川战士提出用农民打谷用的绊桶渡江,可是江水湍急,单桶不行,两个绑在一起,很快又被冲散。面对江水,陈海松不禁想起了家乡的打鱼桶,就是在两个绊桶之间加一根杠子,这样,终于使桶在江水中平稳下来。3月28日夜,渡江战役开始时,二十五师先遣队在阆北用绊桶偷渡成功后,缴获了对岸敌人的两只渡船,全师很快顺利过江。


4月4日,陈海松率二十五师又用绊桶渡过涪江,与二十七师会合,包围了江油。这一攻势使川军大为震惊,邓习侯亲率十八个团增援江油,陈海松又决定歼敌援兵。当红八十八师攻占塔子山主阵地时,他抛开当面之敌,挥师迅速向敌右侧包抄,川军顿时动摇,红军乘机全线反击,歼敌3000余人,邓习侯也差点被红军生擒。


陈海松指挥作战有三个特点:一是对敌情判断准确,行动果断坚决;二是战斗一打响,就上前线指挥所,决不在二、三线指挥;三是对下级指挥员要求严格,交给的任务必须完成。他还常常根据实际情况,帮助下级指挥员研究出克敌办法,以坚定他们完成任务的信心。


作为军政委,每逢大的战斗,他总要在战前向部队作政治动员。他的动员,针对性强,富于鼓动性。战斗过后,他的头等大事就是慰问伤员,检查伤员的治疗和安置情况。


陈海松以他卓越的政治工作能力和军事指挥才能,在红九军中享有极高的威望,干部战士都愿意亲近他,有话都愿意向他说。只要他在阵地上,部队的情绪就特别高。接受过他指挥的红四军和其他一些地方部队,对他也有着很高的评价。红九军中除有一个主力师外,其他部队并不是红四方面军的主力军,但它的战斗力却始终与主力军齐名,这与长期担任军政委的陈海松是分不开的。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