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记者还原桑兰遭性侵细节

圣旨 收藏 11 1745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著名记者还原桑兰遭性侵细节


著名记者还原桑兰遭性侵细节


来源:凤凰网综合


(作者:杨明,新华社体育部高级记者,记者采访室副主任)


一个全身瘫痪的17岁少女,在熟睡中,被一名成年男性奸污了! 处女下体血迹斑斑,肥头大耳的男人气喘吁吁,他扔给少女几张卫生纸,他刚刚在一个毫无知觉的肉体上完成了一次兽性发泄,在一个刚刚摔成重残的姑娘身上实施了一次野蛮入侵!


那个被糟蹋的少女醒了,我们不知道她当时是何反应,只知道她不敢象正常人那样发作,因为,压在她身上的那个肥胖男人是监护人的公子,是她嘴里的哥哥,是她在美国的恩人,是完全不顾她的心理感受,把她当作泻欲工具的人。


她压抑着本能的愤怒和厌恶,颤栗地悄悄问了一句:“为什么出血了?”


这不是小说和电视连续剧里面的情节,这是试图还原13年前发生在美国、摔成全身瘫痪的“微笑天使”桑兰身上的一幕!


时间:1998年的某天;地点:桑兰在美国监护人的豪宅;见证人:美国华裔医生路平;涉嫌性侵犯者:刘国生、谢晓虹之子薛某,时年23岁。


以上场景是根据网上的消息按照逻辑推演的,案情属于什么性质,最终需要法庭判定,但有一点毫不怀疑:桑兰受伤后失去了处女之身,监护人的儿子对未成年的桑兰涉嫌性侵犯。


桑兰的律师海明日前宣布:他拿到了一份经过公证的证词,美国的一名叫路平的医生自愿为桑兰跨国诉讼案作证,以目击者身份证明桑兰在美期间,的确遭受到监护人谢晓虹之子薛伟森的性侵犯。大家看到了路平亲笔签名的证词,看到了桑兰律师和经纪人的陈述和表态。


太令人震惊了,假如证人和证据是真的,那个男人就是个畜生!


狗屁未婚夫,人家孩子才17岁,刚摔成重残,大小便失禁,怎么可能和你这个富二代的公子哥谈恋爱?再说了,别玷污爱情了,你有那么高尚吗?不说别的,你要真起那心思,不但你爹你妈要打死你,就连桑兰的父母也不可能同意!


自从笔者介入到桑兰诉讼案报道,对桑兰及经纪人黄健专访后,心中一直对他们起诉薛伟森“W X”罪一事抱不介入态度。几周前,在桑兰家中谈及此事时,桑兰脸上闪过一片阴云,黄健给我看了一幅照片:薛伟森把桑兰抱在膝头。我以为这就是他所谓的证据,心下颇不以为然。黄健还透露,就是13年前我采访桑兰一同去商场的那天,薛给桑兰买了那个黑色乳罩。这些能证明什么呢?我不好意思问,当着桑兰。所以,今天之前,我一直不信监护人的成年儿子会W X瘫痪的桑兰,怎么可能?桑兰已经站不起来,她遭遇了那样大的不幸,除了畜生,谁忍心干那么伤天害理的事!


然而,不该发生的事居然就发生了,而且,不是W X,是赤裸裸的性侵犯,发生在桑兰熟睡之时!


当然,目前,但凭一面之词还不能肯定证人讲的都是真的。我有点怀疑那个路平医生,因为,我不太相信那个场面能让他录音,也纳闷为什么他在现场能看到这些细节,听到那样私密的对话,这超出常理。但是,谁敢说这是编造的?


既然桑兰本人亲自作证,我相信是真的。我不相信,一个女人会编造这样的故事来达到什么私利,这违反常理.


有人说,不该把桑兰被糟蹋的细节推演出来,我认为,既然是揭露,就必须要还原真相,只有这样才可信,才可以了解到桑兰是否受到伤害、程度有多深。


桑兰决定13年后通过法律讨回陈年真相的消息公之与众后,不少不知真相的网民认为她喊出21亿美元索赔,和起诉监护人及其儿子的作法是“穷疯了”,是“农夫与蛇”的翻版;认为桑兰幸亏摔在美国,幸亏遇到一个“白求恩”式的美国家庭的悉心照料;认为桑兰是不甘于寂寞,拿陈年旧事进行炒作·······总之,这个案件很荒唐,桑兰和她的经纪人很变态,不值得同情。


但是,当你了解到桑兰在美国受到“恩人”儿子的性侵犯后,你是否能重新站在桑兰的角度、站在这个受侮辱受侵害的女人的角度,冷静审视一下自己的态度和立场?假如你是女人,你会怎么办?


17岁的桑兰当年被媒体贴上了“微笑天使”、“坚强对待厄运”、“从来不流泪”的标签后,弱小无助的她就只能白天强颜欢笑,夜晚默默流泪,她要不断地感谢“中国体操协会副主席”的监护人的无私照料,同时忍受着她儿子的性侵犯。我们无从知晓那个富代对她发泄过多少次,但我们能推测出桑兰当时的无奈、无助。


W X案刚一提出时,相信多数人都认为这是桑兰没事找事,都以为只是那个成年儿子帮助桑兰洗澡,这可以理解,因为,只有男人才能搬动瘫痪的桑兰。谁曾想,哪里只是洗澡,也不是什么W X,是赤裸裸的性发泄!


对于不知真相的人们来说,不要过早地对桑兰打官司下判断,桑兰方手里还有什么证据我们并不知道,桑兰受到了多少不公平的对待,我们也不知道。我们知道的是,美国保险公司方面似乎良知发现,承认当年对待桑兰不公正,公开进行道歉,愿意承担她在中国的治疗和康复费用。


这个成果是桑兰自己争取到的,如果她不打这个官司,她依然没钱看病。说实话,这本来应该是美国的监护人当年为桑兰争取的权益;这本来应该是桑兰回国12年来,中国体操协会和浙江省体育局努力为桑兰争取的权益,但遗憾的是,组织总在忙金牌和更重要的事情,人家可以说:给你生活费了,别的摔伤的运动员还没你待遇好呢,就你事多!告美国人,这不是给我们添乱吗!


近日网上流传一则消息:中国体操协会某负责人至今认为撤垫子是桑兰的“幻觉”,是她忧郁造成的假想,对她打官司、告“恩人”异常反感。桑兰的跨国维权不但没得到组织的支持和帮助,还受到责难,这真有些让人费解。事实证明,桑兰在美国期间被组织委托的人的儿子奸污了,中国体操协会对此事做何感想?有无责任?为什么不协助调查?美国保险公司都改变态度了,咱们自己人怎么就这么冷漠呢?


我分析,原因恐怕很简单: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尤其是当年一屁股屎的事。反正估计桑兰没胆子找组织的茬,在国内个人起诉组织那是耗子舔猫腚——嘬SHI!


以前,不太看好桑兰案结局,但现在蓦然有了起色,即便最终没索赔到任何钱,但迫使美国保险公司改变态度,并让欺负自己的色狼遭到报应,就已经收获很大。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