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7.html

自从王亚樵和余婉君好上之后,一方面是为了幽会方便,另一方面也担心这件事被弟兄们知道了,影响不好,王亚樵经常不带保镖,和余婉君单独在一起。慢慢的,两人也都习以为常,越来越频繁地相约私会。

1936年10月20日晚上,王亚樵又应邀来到余婉君的住处。他用钥匙打开房门,屋里漆黑一片,没有灯光。王亚樵心里一惊,正要退出,只听见余婉君娇滴滴地说:“九哥,你来摸摸我在哪儿?”

王亚樵笑了,他关上门,伸出手摸索着往前走。谁知道就在他努力睁大眼睛辨认夜色中的物体时,一把石灰朝他撒了过来。他立刻感到面上一阵刺痛,眼睛是火辣辣地疼,连忙一手捂眼睛,一手伸到怀里掏枪。

说时迟那时快,屋里数十支手枪齐发。王亚樵纵身一跃,循着枪响的方向反手就是几枪。他中弹落地之后,伏地而卧,依然没有停下反击。

一阵疯狂的扫射过后,王亚樵终于一动不动了。几个特务奉命上前检查,刚走到跟前,忽然王亚樵又举手几个点射,特务应声倒地。

“给我开枪,射死他!”戴笠终于没有一丝的愧疚之心了。血腥的屠杀让人变得残忍,变得冷血无情,变得丧失理智。

一代暗杀之王的较量最终因为强烈的悬殊而分出了胜负。胜者趾高气扬地扬长而去,负者倒在血泊之中,体无完肤。

余婉君则躲在一旁瑟瑟发抖,她没有料到戴笠跟她说的“请王亚樵聚聚”竟然会导致这样的结果。

原来余婉君是个非常爱玩的交际花。余立奎跟随王亚樵去香港之后,她独守空闺,非常寂寞,就总是往舞厅跑。一次深夜,她打扮地花枝招展地从舞厅回来,途径小巷的时候遇到几个流氓调戏。当时一个年轻英俊的青年正好路过,赤手空拳打跑了流氓,救了余婉君。青年自称程子贤,他把余婉君送回了家,并且让余婉君有任何需要帮助的地方都可以找她。一来二去,两人也就眉来眼去,勾搭上了。

原来这个程子贤实际身份是军统特务,“英雄救美”也是戴笠导演的一出戏。程子贤把余立奎为了救王亚樵而被捕的真相告诉余婉君,骗取了她的信任,请她配合军统抓住王亚樵,救余立奎出狱。天真的余婉君也就相信了他的谎言,答应帮忙引王亚樵上钩。事后,她自知无颜见王亚樵的余部,也就收拾行李,仓皇出逃了。

第二天,梧州的报纸就登出了“一代暗杀王遭人暗杀”的新闻。余亚农等人这才得到消息,连忙从延安赶回来,抱尸痛哭。此时他们手中已经有了中共中央接纳王亚樵去延安的消息,可是为时过晚。余亚农在王亚樵墓前痛洒热泪诵读了中共中央领导致王亚樵的亲笔信,亲手在坟前焚烧祭奠。之后便率领余部投奔延安革命。

一时之间,前往梧州祭拜王亚樵的人是络绎不绝。他的老朋友朱蕴山、李济深等人前往悼念。“一·二八”抗战中担任“淞沪抗日义勇军”参谋张的蔡蹈和正隐居香港,听到消息也不顾自身安危,亲自赴灵前痛吊亡灵。

就在梧州天地同悲的时候,南京的蒋介石戴笠等人却在举杯庆贺除掉一个心头大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