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笠野史:蒋介石的佩剑 第三部分 六 千里追捕王亚樵 2

陈达萌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7.html


1932年2月,王亚樵又派人炸掉了日军停靠在上海吴淞口的“出云”舰。之后又在日军的“祝捷大会”上引爆炸弹,炸死了日本陆军大将白川义则,日本公使重光葵也炸断一只腿。十几个日本要人死的死,伤的伤。一时之间日本朝野为之震动,各国舆论也是议论纷纷。

在得知一切都是王亚樵的策划之后,蒋介石先是心惊胆战,暗骂这个斧头帮帮主简直是个“杀人魔王”。可转念一想,他又觉得能干出此等大事的人定非等闲之辈。于是他又改变初衷,要戴笠想办法招安他,让王亚樵为自己所用。

戴笠也正是这个想法,只是一直不敢流露。他跟王亚樵有旧日情谊,而且赏识他既有号召力,又有实力,早就想要劝他“弃暗投明”,进入军统工作。听到蒋介石的吩咐,他马上找到当年一起投靠在王亚樵门下的胡抱一,携带4万元巨款到上海做说客。

戴笠一见到王亚樵就劝说道:“王九哥,识时务者为俊杰。俯视当今中国,能成为领袖的唯有蒋介石一人。你我同为胸怀大志之人,自然应该遵循正途,共同为复兴大计努力才是。如果你不嫌弃小弟的特务处位低权小,我是极欢迎王九哥的加盟和扶助的。”

王亚樵冷冷一笑说:“何为时务?何为俊杰?蒋介石不管人民死活,贪婪无度。这样的人若成为领袖,国家的出路在哪里?复兴又从何谈起?”

戴笠叹口气说:“我们兄弟几人湖州结义时也曾海誓山盟,却不想今日要了结了兄弟情分。”

王亚樵哼了一声:“你我人各有志,从此休提兄弟情分,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就此别过,后会有期。来人,送客。”

戴笠一招不成,又让胡宗南写信给王亚樵,提出由两人合组安徽省政府,让王亚樵出任副主席。没想到王亚樵还是没有上当,再次拒绝,并且威胁道,如果再这样纠缠下去,他就不再顾念旧日情谊,要这几个兄弟好自为之。戴笠只得垂头丧气地回去向蒋介石禀报此次行动失败。

蒋介石立刻翻脸,怒喝道:“戴雨农,你是干什么的?连一个王亚樵你都对付不了,十人团是干什么用的?上海警察局任你调度,我限你一个月内缉拿王亚樵归案,要是一个月之内我没有看到他的人头,你就提着脑袋来见我!”

戴笠是心急如焚。王亚樵的名声之盛,就连上海滩著名的杜月笙、黄金荣和张啸林都对他忌惮三分。他平时又是谨慎多疑,来去无踪,难以跟踪。他光在上海的秘密住处就有十几处,居住、穿着打扮、行走路线往往一日数变,飘忽不变,难以捉摸。军统的人跟踪他多次,却每次都被他甩掉。

戴笠不敢再拖延,他首先要求上海的军警宪特机关严密封锁上海所有对外的海陆空通道,防止王亚樵逃出上海。再在王亚樵各个秘密住所周围布下天罗地网,许多特务日夜监视每个地点,丝毫不敢懈怠。此外,他还调动了大批军警特人员展开地毯式的搜索,无论是王亚樵手下的亲信心腹,还是他喜欢的妓女小妾,军统都一一调查过,并顺藤摸瓜,了解他可能栖身的秘密窝点。

随着侦查目标的逐渐缩小,王亚樵的形迹渐渐清晰起来。有时,王亚樵刚刚转移到一个地方,人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军警特务们就跟踪而来了;有时,王亚樵刚从一个地方离开,后脚就有戴笠手下的人破门来搜查了。但是他就像有了隐身术一样,明明完全确认了他在房内,可是推开门却空无一人。半个月过去了,军统依然一无所获。

戴笠并不泄气,反而像是终于找到了一个对手一般兴奋。可是蒋介石却气愤至极,他拿着电话对戴笠说:“我再给你100万元悬赏王亚樵的人头,再过15天如果还不能捉拿他归案,我拿你是问。”

第二天,“协助抓住斧头帮帮主王亚樵者,赏钱一百万,提供线索者,赏钱五十万”的启事在上海各大报刊登出。戴笠静心等待,果然不久之后一个叫柏藏香的安徽同乡会会员就拿着启事前来,报告王亚樵最近栖身在赵主教路的秘密住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