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7.html


终于有个人打破尴尬的沉默,站起来寒暄道:“春风啊,这两年过得不错嘛。看你这地方这么大,当的官该不小吧?”

说话的人叫做柴鹿鸣,是保安村里一个忠厚老实,颇具侠义风度的年轻人。戴笠当年落魄潦倒时,他也时常接济衣食,和戴笠攀谈。戴笠投靠黄埔军校时,他还赠送过路费。所以也只有他敢大着胆子和面前这个脸色阴沉,神色冷峻的人这样说话。

戴笠摇摇头说:“我这个特务处说大其实不大,可是说小也是不小。虽然权力并没有多大,但是七七八八麻烦的事情可不少。”

姜绍谟是这批人中读过书的,他立刻回应道:“想必戴兄找我们来,就是想让我们在你手下工作?”

戴笠说:“是。可是戴笠惭愧,我请你们来,不是叫大家来享福的,而是来出力吃苦的。”

王蒲臣也是戴笠高小的同学。他说:“我们来这儿本来就不是贪图富贵,有什么需要,请戴兄尽管吩咐吧。”

戴笠点点头,似乎很满意自己这两位学生时代的朋友,知道他们能最快了解自己的意图。他还是耐着性子向其他人解释了一下:“特务处刚成立不久,这里的人都是五湖四海,谁知道谁安的是什么心?只有你们这些老乡才是我最信任的人。所以我想要把你们安插在各个部门,监视其他人的行动,有问题随时向我汇报。这意思你们明白了吗?”

姜绍谟和王蒲臣点点头,其他人却还是一知半解的表情,木然地看着戴笠。戴笠说:“没关系,不明白可以学。大家从前都是种田的,刚到这儿不习惯的事情还很多,需要学的事情也还很多。”

他走到妻弟毛宗亮身边,摸了一下他的衣料说:“比如这作派,这装扮,就得要讲究一些。我们这里出入的都是有地位、有身份的人,不能让大家看不起。”

毛宗亮看看戴笠身上的绸缎褂子,再看看自己身上的土布衣服,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旁边人也都自嘲似的笑了起来。戴笠也笑了,对大家说:“没关系,这都可以慢慢来。只是大家要记住,我们都是江山人,一定要团结起来,维护江山人的尊严。”

大家点点头,很认真地把这番话记在了心上。戴笠又说:“赶了一天路,大家也累了,都回去休息吧,宗亮,云霖,你们两个随我来一下,我还有话说。”

戴笠把他们两个带到了自己的书房。这个地方一般的特务是进不来的,算是戴笠独自休息和办公的私密场所。如今却把毛宗亮和戴云霖带到这里来,可见他们俩一个是妻弟,一个是亲弟弟,都是戴笠最信任的人。

毛宗亮四处乱看,打量着这个神秘阴暗的房间。戴云霖则是满不在乎地往沙发上一倒,举止不拘。戴笠压低声音说:“我找你们来,是因为你们是我最信任的亲属。你们在这里的工作一个是要向我汇报其他人的思想动态和工作情况,另一方面,要帮我盯着这些江山老乡,看他们是否有异常。一旦有风吹草低要立刻告诉我。这个工作很重要,切记切记。”

两人答应了。没过多久,戴笠又把母亲妻儿都接上来,全家都住在鸡鹅巷53号。他的家人还跟大特务们同桌吃饭,没有什么架子。而那些江山亲信中,有文化的都加入了他的组织,没有文化的也在他的特务处打杂做零活。工资虽然极低,但是他们常三五成群在一起用江山话交头接耳,外人听不懂,再加上有戴笠撑腰,久而久之也就成了极有震慑力的“江山派”。大家知道他们是处长的亲信后,也都没有人再敢在他们面前乱说乱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