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笠野史:蒋介石的佩剑 第三部分 五 成为复兴社的创办人 5

陈达萌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7.html


戴笠轻蔑地笑着说:“对付那个胆小鬼啊,我早就想好了。他肯定是不会安心在我手下的,说不定还勾搭了其他人,想去其他部门。他越是对我不满,我就给他越多便利,留他下来。到最后赏谁罚谁,还不是校长说了算?”

胡宗南哈哈大笑说:“雨农你可真是老谋深算。”

戴笠转动着酒杯,眼里放出狠毒的光,他恶狠狠地说:“等我把十人团都挪入特务处的系统内,看他们谁还想跟我斗,我奉陪到底!”

没几天,戴笠就开始指挥着唐纵、周伟龙、张炎元、郑锡麟等人着手布置鸡鹅巷53号的办公室,招兵买马,筹备这4月1日的特务处成立大会。因为当时情报人员严重匮乏,许多还是黄埔老大哥们的亲信,所以特务处显得人员单薄,声势甚弱。戴笠决定在自己的家乡江山县招募亲信,并收留黄埔的失业学生,以此来扩充特务处的势力。

在戴笠忙碌的同时,郑介民、康泽等人也在打自己的小算盘。贺衷寒说康泽是“有谏必纳的重臣”,说的就是康泽是中华复兴社创始人之一,复兴社的名字就是康泽取名;康泽亦是三民主义青年团三位创始人之一(另外二人为刘健群、陈立夫),三民主义青年团的名字也是由他建议而被采纳的。他们商量之后,认为由康泽找蒋介石保荐郑介民离开特务处是最为保险的。

可是蒋介石不仅没有同意,反而把康泽骂了一通。他把康泽的保荐报告重重扔回他的面前,斥责道:“娘希匹!你们闹小集团还敢当着我的面,都吃了豹子胆啦?是我的学生,我自会一视同仁。你不用再说了。”

康泽还想辩解两句:“可是郑介民他……”

“他是什么样的我还不知道?桂系战争中我让他去离间俞作柏,可是他竟然为了保命,中途逃跑。这样的人不磨炼怎么可以出成绩呢?你不用再说了,我的安排都是自有道理的。你出去吧。”

康泽红了脸,讪讪地出去了。

这件事虽然不了了之,但是郑介民对戴笠心怀不满的事情却已经在复兴社传开了。戴笠是最早知道这一情况的人之一。他早已在蒋介石身边安插了亲信,也在各个大特务身边收买了内应。种种形迹都表明,一场夺权之战要在戴郑之间进行。

戴笠在表面上没有给郑介民难堪。郑介民不请示不汇报,他也就听之任之。郑介民消极怠工,他乐得发展自己的人马,把自己的亲信安排到整个特务处。他让郑介民在特务处成立大会上说说话,可是郑介民坚决不肯讲。戴笠干脆大包大揽,一个人唱起了独角戏。

1932年4月1日,特务处召开成立大会。在到场的100名特务中,许多都是戴笠四处收罗,甚至拉来凑数的熟人。因为当初为了能够多领一些经费,他增加了雇请人员的数目,连同购置电台设备,和办公室购置笔墨纸张的费用等逐条逐款写好,把预算出的开销总额20万元交给蒋介石批阅。蒋介石当即签署了“同意”。现在就得把人头的空缺给补上。

初成立的特务处设处长,由戴笠担任;副处长,由郑介民担任;书记一名,由唐纵担任,主持内务,下设情报股、总务股和督察股,分别都是由戴笠指定的亲信担任。

成立典礼完毕不久,戴笠就亲自来找郑介民。郑介民一开始还略有些忌惮,孰料戴笠对他笑眯眯的,以礼相待,见面就说:“我今天找你不谈工作,就随便聊聊。我们以后就一块儿共事了,大家熟络一些,也能够方便我们相处嘛。”

郑介民不知这是戴笠的攻心术,坐下来跟戴笠攀谈。戴笠询问郑介民一直以来的经历。郑介民没有隐瞒,据实作答:“我是广东文昌人,从小家贫,读书不容易。我考了两次才考上黄埔军校,后来又去莫斯科中山大学学政治经济,回国后,就入陆军大学将官班第三期,毕业后一直留在校长的侍从室做情报工作。”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