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笠野史:蒋介石的佩剑 第三部分 五 成为复兴社的创办人 1

陈达萌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7.html


蒋介石逐渐认识到情报工作的重要性,建立一个正式的专门的特务机关迫在眉睫。而戴笠也急于扩大自己的势力,获得更多的权力和地位。所以他们臭味相投地抱团在一块儿,为了各自的目的和共同的利益,铺就了一条毁灭国家、残害人民的道路。


1.建立特务机关复兴社

慢慢的在实际工作中,戴笠感觉到一个人的力量太弱小了,他将平日关系密切,有共同抱负的同伴们联合起来,组成了“十人团”。戴笠的雄心壮志正欲施展,蒋介石的独裁统治却遇到了瓶颈。

自从“九一八”事变爆发之后,社会各界都在谴责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而国民党内部也因为他软禁了反对他进行独裁统治的国民党元老胡汉民,而集体对他进行声讨。国民党四大召开以后,宁方国民党中央电邀粤方、沪方中央委员来南京举行国民党四届一中全会,但粤方坚持蒋介石必须下野,否则不去南京参加会议,而要求在上海召开四届一中全会。迫于粤方的压力,12月22日,蒋介石于当日通电请辞国民政府主席等本兼各职。

但是蒋介石已经不像是第一次下野那样仓促应对,他在通电下野的当天,召开了国务会议,并在中央和地方各要害部门安插亲信,控制中枢机构,为以后上台做好准备。之后,他偕宋美龄悄然离去,飞往上海,又一次前往家乡奉化,在雪窦山上的妙高台静观局势,伺机而出。

就在他退隐休息的这段时间里,戴笠领导的“十人团”却在积极地活动。他们每日往返于南京、苏州、上海、杭州等地,了解国民党各派的动向,并随时向身在奉化的蒋介石密报。

1931年的深秋,日本帝国主义侵入东北三省,国家陷入存亡的危急关头。举国上下对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都是义愤填膺。而国民党内部又各怀鬼胎,蒋介石感觉到自己的统治已经陷入了风雨飘摇的深渊。有一日,他忽然召集了他的亲信黄埔系学生开会,看着十几个得意爱将,蒋介石并不说话,只是默默地抽烟,喝茶,陷入沉思中。

当时在场的除了戴笠,还有贺衷寒、康泽、邓文仪、郑介民等老牌特务,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不敢出声。现场除了偶尔的咳嗽声和茶杯和桌面磕碰的声音,静得让人烦躁。

贺衷寒自诩是黄埔的老大哥,就率先发言:“校长这次叫我们来,是为了什么事呢?”

蒋介石依旧是沉默。邓文仪忙接口说:“我们既然在校长身边,自然就应该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怎么能问校长有事吩咐才出现呢?”

贺衷寒看邓文仪一眼,冷笑道:“你是校长的好学生,校长的心思就你最知道,我们这些人都是饭桶了。”

邓文仪正要还嘴,蒋介石忽然一摔杯子骂道:“我的好学生都死了,你们这些人又不中用,我们的革命就要失败了!”

说完蒋介石就拂袖而去,留下一屋子的人又惊又怕,也不敢离去,只是留在会议室里抓破脑袋揣测蒋介石的意思。

康泽看了一眼戴笠,在这些人中,戴笠资历最浅,但是却也是蒋介石最信任的侍从之一。他看着戴笠沉默不语的样子心想,说不定这小子已经悟出了什么门道。

康泽问:“雨农,你对校长今天的训话有什么想法?”

戴笠连忙回过神来,恭敬地说:“我跟在校长身边最短,完全猜不到校长的心思。似乎他现在的情绪很焦躁,希望我们能够出个主意或者做点事情为他分忧。诸位老大哥是怎么看的?”

康泽看了他这种样子,戒心也松弛下来,很实在地说:“校长一贯做法就是遇到重大问题的时候,不直接下命令,而是用骂人的方法逼着手下人猜出他的想法,迎合他的意图。我们大家回去还是再都想想,校长希望我们如何行动吧。”

过了几天,蒋介石又召集大家开会,依然是把所有人骂了一通就散会。

这一次大家都不敢再拖延了,绞尽脑汁都要把蒋介石的意思给猜出来。

邓文仪想了半天,说:“前两天校长给我一本《墨索里尼传》,要我看完传阅下去。”

戴笠心中像忽然亮起了一盏明灯,立刻有数了。他曾经听唐纵说过墨索里尼是德国的一个特务组织的首领,他依靠资产阶级右翼分子和一部分军人,建立起法西斯组织黑衫党,在国内进行独裁统治。蒋介石所希望的当然也是像墨索里尼那样,能够在中国建立起铁杆的独裁政权。而他所想要依靠的,当然是他一手栽培起来的黄埔系。再加上今天来的全都是黄埔学生,蒋介石的心思也就昭然若揭了。

戴笠打定主意,却仍然一言不发。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把蒋介石的心思说出来,那么功劳就会被这些老大哥们占去,抢着向蒋介石献媚。而他则要单独向蒋校长表明,自己才是最明白校长意图的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