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笠野史:蒋介石的佩剑 第二部分 四 退学专为蒋卖命 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7.html


其实戴笠何尝不知道这是蒋介石的“奖赏计”?只是他顺水推舟地接受了蒋的示好,并且学会了蒋对下属的这种笼络的办法,同时对蒋表现出自己不二的忠心。这种精通人情世故的表现都让他逐渐成为蒋介石身边不可缺少的左膀右臂。离间唐生智的军队,策反周伟龙的任务也落到了戴笠身上。

1929年冬,河南信阳天寒地冻,烈风呼啸。整座城市士兵林立,戒备森严。冰冷的气候仿佛把城市里的气氛都冻僵了,没有人敢大声说笑,没有任何欢乐的气息。有的只是城门口严密检查进城者的警卫和路上匆匆赶路的行人。

一个公子哥儿模样的人和他的仆人坐在一辆人力车上,塞给门卫几个银元,混入了信阳城。这两人便是乔装的戴笠和他的副官贾金南,两人驱车直奔周伟龙的府邸。

周伟龙从信阳军事指挥部开会回来,一路都在沉思。有情报传来,说蒋介石的情报人员正在信阳活动,唐生智在城内悬赏银洋10万元活捉戴笠。周伟龙也是黄埔第四期的学生,和戴笠私交甚好。但是从黄埔出来后,周伟龙一直就是跟着唐生智骑马打仗,受了唐不少的恩德。如今因为局势变化,他这个蒋氏门徒竟然又要和蒋介石站在敌对的位置上,心情十分复杂。

回到家中,侍从递给他一张名片说:“报告营长,有位叫做东方白的先生在您的书房等您。”

听了这话,周伟龙又惊又喜,他拿过名片看了看,马上吩咐道:“叫茶房立刻奉茶,准备晚饭,东方先生是我的至交,一定要用最好的东西款待他。”

侍从答应了退下。周伟龙大步向书房走去,边走还边喊道:“东方兄,我可真没想到你还会来看我。”他走进书房,看到一个人正端坐在他的椅子上看报。他明显听到了周伟龙的声音,却没有立刻站起来迎接,而是依旧举着报纸挡着自己的脸。

周伟龙出于兴奋,并没有警觉到什么。他关上门,转身之后却一下子愣住了,手不自觉地就放到了佩枪上。

戴笠笑吟吟地站起来,摊开双手表示自己没有带武器,然后大方地走到周伟龙面前说:“好久不见。”

周伟龙的手握在佩枪上微微发抖,他的手心已经开始冒汗,这在他这几年的戎马生涯中是从未发生过的。他盯着戴笠问:“你来这里做什么?”

戴笠轻松自若地耸耸肩说:“听说唐生智花10万银元买我的人头,我就是来送我的人头的。”

周伟龙怒斥道:“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自己送上门来。你知不知道这个地方是宪兵营,外头都是要抓你的人。你竟然还敢一个人大摇大摆地走进来,你这不是找死吗?”

戴笠轻蔑地一笑说:“亏你也敢自认是蒋校长的门生。难道黄埔出来的还有怕死的吗?”

周伟龙一时语塞,手也从枪上松开了。

戴笠听压低声音对周伟龙说:“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自先总统孙先生领导辛亥革命以来,群雄并起,军阀林立,国无宁日。民心所向皆是天下统一。蒋校长继承孙先生遗志,决心铲除列强,统一中国,顺乎天理人情民心,可以说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你我都是校长门生,本就应该团结起来,助校长完成大业。不能形如散沙,心似乱箭,找不到归属的方向啊。”

周伟龙听了这话,浑身发抖。虽然是寒冬腊月,但是他头上却有豆大的汗珠往下滚落。

戴笠悄无声息地走到他身边,拍着他的肩膀说:“周兄,你也知道蒋校长素来器重黄埔的学生。我来之前,他亲口向我许诺,说如果有学生迷途知返,弃暗投明,他一定不计前嫌,加以重用。当然,你也可以押着我去见唐生智,领那10万银元的赏金。我戴笠绝不会记恨在心,毕竟10万不是一个小数目。路都在你面前,走哪条,你可要想清楚了。”

周伟龙心里一震,说:“戴笠老弟你看错我了,我周伟龙岂是贪财之人?你放心,我保你这趟平安无事地出去。回去之后请转告校长,周伟龙永记校长栽培之恩,愿一生追随校长左右,尽忠报国。”

戴笠点点头,面上露出一丝不易为人察觉的狡诈笑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