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笠野史:蒋介石的佩剑 第二部分 三 野心家志在黄埔 6

陈达萌 收藏 0 1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7.html


4.溪口拜见下野的蒋校长

戴笠原本以为自己的生活从此可以循着胡靖安的轨道留校、升官,获得蒋的重用,但是没有想到,不久之后胡靖安便出了岔子。

自从清党运动开始以后,胡靖安等人仗着有蒋介石撑腰,在学校里大肆搞运动,迫害共产党员和普通学生。只要有人得罪过他,他就以“和共产党员交往过密”的罪名抓捕他们,弄得整座学校是风声鹤唳,鸡犬不宁。

学校教育长方鼎英接二连三接到学生的求援信,诉说自己或者同学被胡靖安等人陷害、关押的情形。这位忠厚长者看不过去,替他们说了几句话。胡靖安之流竟然在《黄埔日刊》上连篇累牍地攻击他,还说他有意放走共产党员,破坏学校秩序。方鼎英忍无可忍,亲自跑到南京向蒋介石提出辞呈。他义愤填膺地说,如果蒋介石还愿意留他在学校,那么他就要亲自对胡靖安等人实行纪律制裁。

这时的蒋介石已经因为清党运动,身陷国民党内进步人士的口诛笔伐中。南京、武汉实际上已成分裂之势,他自己已经自顾不暇,哪里还有空管胡靖安的死活?他也不愿意得罪方鼎英这位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的老同学,另外也是为了不失人心,他很关切地对方鼎英说:“你是教育长,学校里有关学生的任何问题,你当然都可以照章处理。”

方鼎英领了这话,如同得了尚方宝剑,就要回去收拾胡靖安。没想到胡靖安的耳目早就给他送去了消息。他立即卷了铺盖溜之大吉,逃往南京投奔蒋介石去了。

这个消息在戴笠听来犹如惊天霹雳。他忽然意识到自己的锋芒过露也会招来事端,跟在胡靖安手下混也并非万全之策。要是能够直接抱上蒋介石的大腿,那才是一劳永逸。

不久之后,戴笠所在的骑兵营也奉蒋校长之命开往苏州集训,离开了广州黄埔。

终于回到了熟悉的江浙,戴笠如鱼得水,好不自在。这里的风土人情都如家乡一般,就连酒家妓院他都是熟门熟路。回来才不到一个礼拜,他就没有按捺住骚动的情欲,半夜偷偷潜出军队,去向那花街柳巷寻一风流快活。江浙水乡女子的温柔娴静,白皙水嫩让戴笠好好满足了他那饥渴已久的需要。大战三百回合之后,他才筋疲力尽地躺下来,把玩着身边的女人的玉足和酥胸,久久回味,不能入眠。

本以为这样的风花雪月还会一直持续到他黄埔的学业结束,没想到在1927年8月14日,蒋介石发出的一纸“辞职宣言”再次让他感到时局速变。蒋介石由于倒行逆施,迫于各个方面的压力,带着自己的亲信侍从返回了老家浙江溪口。他的下野,让戴笠觉得天都塌了。该怎么办?

这时他忽然想起自己从前从毛庆祥那边听来的蒋介石逸事。据说孙中山被陈炯明逼离总统府,在永丰舰上避难的时候,蒋介石就是因为前去追随陪同,这才得到了孙中山的信任和重用。如今他要是也来重演这一出精忠护主,那不是会让蒋介石对他也另眼相看吗?

想到这儿,他马上去向骑兵营营长沈振亚请假,说是要去溪口面见蒋介石。

沈振亚刚好也正想派人去向蒋介石汇报骑兵营的情况,一看戴笠来了,马上觉得这是一个不二人选。

沈振亚要找蒋介石说的是骑兵营的经费的事情。蒋介石一下野,骑兵营就像是没了妈的孩子,行政上没人管,经费上无处领。他急得向广州总部打了几次报告,每一次的回答都是:“离校学员的安置、经费问题尚在研究之中。”百般无奈的他只好大费周章地再去求蒋介石想办法。

而他知道戴笠也是浙江人。蒋介石素来重老乡,重学生。再加上两人是旧交,由他去,至少蒋介石不会不愿接见。这面见上了,接下来的事情就都好办了。于是戴笠担负着沈振亚的殷勤希望和自己的小小算计,踏上了面圣之路。

戴笠抵达溪口,在剡溪北岸的一条三里多长的街道东头,敲开了蒋家的门。这户房子面街临水,而且和笔架山遥遥相对,又是一处风水绝佳的宝地。但是蒋家的副官告诉他,说蒋介石已经去了附近的四明山雪窦寺拜佛许愿去了。

戴笠的神色显得有些焦急了,他开始担心蒋介石是因为躲避他而找了这个借口。副官仿佛看出了他的心思,笑着安抚他说:“你们如果有急事要找校长,那么要不明天我陪你上雪窦寺吧?”

“好,好。”戴笠这才放心下来。但是他又有了另外的想法,于是问副官:“听说太老夫人的陵墓就在溪口,我们明天能否先去拜谒一下呢?”

“没有问题,但是从这里过去还有一段路,我们明天得早些出发才好。”副官回答。

戴笠立刻递上上等香烟,连连向副官道谢。其实他早就知道蒋介石非常讲究一个孝字。所以母亲去世后,他特意为其修了一座很大的陵墓,并请孙中山先生及汪精卫、胡汉民等国民党元老题写墓碑、墓志铭。他这次去,自然也是为了投蒋所好,让蒋看到自己的忠心和孝心。

蒋母的陵墓果然修得是十分气派庄严。戴笠领着同学在墓前鞠了躬,默哀3分钟,还假惺惺地掉了几滴眼泪。其实在他心里,是盼望着能马上飞到蒋校长面前,剖白他的谄媚之心。

等待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慢。等到他们抵达雪窦寺的时候,警卫又要他们在寺内稍候,然后进去通报。等到戴笠两手攥得全都是汗时,才被领着进入了寺庙后院的一间禅房。

蒋介石身着长衫,端坐在香案一侧,和蔼地看着他们问:“你们来这里找我,是有什么急事吗?”

戴笠敬了一个军礼,双手捧上沈振亚让他带来的陈情表。他看出蒋介石没有久留他们的意思,便简短利索地说:“我们恳请校长收回辞职宣言,黄埔军校需要校长,北伐军需要领导,还请校长三思。”

说完他立即垂手而立,低头旁侍,像是做了一件很冒失的事情,在等待校长的处罚。蒋介石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问:“现在骑兵营怎么样了?”戴笠如实汇报着情况,只是心里难免有些失落。因为他这一番精心考虑的话似乎并没有受到蒋介石的重视。

他们正聊着,一名副官进来报告说张静江、吴稚晖求见。蒋介石立刻对戴笠他们说:“你们回去转告沈振亚,钱的问题我会想办法解决,你们都是我党的宝贵财富,不能够放弃这个骑兵营。困难是暂时的,将来总会得到解决。”

戴笠知趣地带着同学行了个礼就退出了。其实他的心情是格外懊丧的。这次见面太过仓促了,他不仅没能够表达出自己希望留在蒋介石身边的愿望,而且还没机会再攀攀当年在上海滩的交情。可以说,他没能够把握住面见蒋介石的机会,给对方留下深刻印象。这对他来说简直是一种打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