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笠野史:蒋介石的佩剑 第二部分 三 野心家志在黄埔 3

陈达萌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7.html[/size][/URL] 黄埔军校的入学考试分为笔试和面试。笔试关戴春风很轻松就过了,本来他就非常善于当面讨好人拉拢关系。老师问:“你为什么来考黄埔军校?”戴春风胸有成竹,自信满满地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这个回答简洁有力,听了之后老师频频点头。   但是笔试的时候,一看到作文的试题《试阐明三民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7.html


黄埔军校的入学考试分为笔试和面试。笔试关戴春风很轻松就过了,本来他就非常善于当面讨好人拉拢关系。老师问:“你为什么来考黄埔军校?”戴春风胸有成竹,自信满满地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这个回答简洁有力,听了之后老师频频点头。

但是笔试的时候,一看到作文的试题《试阐明三民主义为何能救中国》,戴春风就心里一凉,知道没戏了。他自信满满地走进考场,却垂头丧气地出来,回到住处一屁股坐在地上,就望着窗外发呆。

他今年已经30岁了,一起来考黄埔军校的多是20来岁,风华正茂的青年。和他们一比,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过的戴春风就显得有一些老气了。可是如今这条路也走不通的话,他戴春风到底可以做什么?难道真要回到那个穷山村里种一辈子地吗?

正在他茫茫然不知所往的时候,一条消息让他从绝望中看到了一丝光明。原来在第六期入伍第一批招考中,北伐军已经攻占了汀泗桥和贺胜桥,这是打败直系军阀吴佩孚的决定性的两次战役。全国上下都在声援北伐运动,从四面八方来报考黄埔军校的青年也是络绎不绝。为了补充力量,军校入伍生部决定9月底再招考一批学员。戴春风又有了一次机会!

他立刻振作起来,动起了脑筋:短时间来看,要背会那些纲领那些主义,并不能带给他十成的把握。不如托关系走后门,也许他能获得更多的机会。他早就听说自己的知己胡宗南报考军校时,因为身高不足一米六零而在体检时被挡在了门外。后来是军校的党代表廖仲恺对他青睐有加,才特许他参加考试,顺利录取。如今如果他也能找到一个伯乐的话,那么他也不用再纠结于入学考试了。

想到这里,一个名字也跳入了他的脑海中:戴季陶。

事不宜迟,戴春风立刻找到了国立广东大学,也就是后来的中山大学,见到了校长戴季陶。原来自从上海一别后,戴季陶和蒋介石都追随孙中山来到了广州。孙中山先生抱着“教育为神圣事业,人才为立国大本”伟大理想,在广州亲手创办了一文一武两所学堂——国立广东大学和黄埔军校。而戴季陶和蒋介石又分别担任两所学校的校长。只要能见到戴季陶,想必蒋介石那一关就容易过得多。

果然如此,戴季陶还记着他这个小同乡,并且向蒋介石提起了他。戴春风终于如愿所偿地成为了黄埔军校第六期第二批的学生。

但是他现在却考虑着要在入学的花名册上用一个新名字。

原来第一次考试失败之后,他在街上茫无目的地走着,忽然看到一个算命的在摆摊,便过去想问问看自己的前途在哪儿。算命先生要了他的生辰八字之后掐指一算,说:“先生将来是要大富大贵的人,但是命中缺水,最好改一个名字,才能仕途亨通。”

戴春风心里想,家里人也曾跟自己说过,自己刚出生的时候,算命先生也说我应该避土趋水。莫非这还真有些道理?他马上想起自己的字——雨农,在打流的时候,这个名字他很少向朋友提起,看来以后得常用了。

进了黄埔之后,他又想到是因为戴季陶的提携,才让他找到了蒋介石这个大靠山。自己改的这个名字也要让蒋介石一听就知道他是甘心为领袖做牛做马,奔走忙碌的。

思前想后,他定下了一个新名字——戴笠。他越念越觉得这个名字大俗大雅,顺口好记,颇为沾沾自喜。

从此之后,黄埔军校的花名册上多了“戴笠”这个名字。而中国的政治舞台上也多了“戴笠”这样一号将要掀起腥风血雨的人物。

入学之后的戴笠被编入入伍生第一团第十七连。他比许多年轻的学生要年长几岁,但是也有更丰富的人生阅历,察言观色、人情世故方面也都通达熟练许多。所以他很快就在学校里打开了局面,成为了许多人的死党和好友。

他就像上了发条的玩具一样,把全副精力投入到学校组织的各项活动中去。他感觉自己过去十年浪费了太多生命,如今必须争分夺秒地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时光。学校需要跑腿、采办的时候,他也总是自告奋勇,因为他性格外向,总是闲不住。同时他也需要经常出去转转,从采办中捞一点油水。

3.上下打点接近蒋介石

学校里、有一个特殊的长官,是黄埔同学会监察干部,名叫胡靖安。他是黄埔第二期的毕业生,因为为人冷血残酷,但是对待蒋介石阿谀奉承,忠心不二,所以一直以来受到蒋的重用,专门留在学校监视共产党员的言行举止,向蒋报告。

戴笠心想,如果能够和他搞好关系,那么估计以后能够面见蒋介石的机会也就多了。所以他一直努力在胡靖安面前保持对蒋介石忠诚,排斥共产党员的形象。有一次,他正在宿舍里和同学聊天,一眼瞥到门外胡靖安已经悄无声息地靠近了,于是站起来,很大声地说:“我的理想就是毕业以后能够给校长当警卫。”

同学们都笑了,纷纷说:“黄埔军校培养我们,是为了让我们杀敌的,才不是让我们去做一个小小的警卫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