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笠野史:蒋介石的佩剑 第一部分 二 怕死鬼的打流时光 8

陈达萌 收藏 0 3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7.html


王亚樵见胡宗南个子矮小,先是很不把他放在眼里。但是一番恳谈之后,他发现胡宗南对于带兵打仗很有自己的一套东西。于是也很爽快地任命他做了分队长。

几人到齐的那天晚上,王亚樵、胡抱一、胡宗南、戴春风四个人把酒言欢,言笑晏晏,真是酒逢知己千杯少。喝到半醉时,胡抱一对王亚樵说:“九哥,天下之大,独我们几个能聚到一起,真是难得。更难得是我们四人竟然是十分投契。我看,不如我们学‘刘关张桃园三结义’,也来一个‘湖州四结义’如何啊?”

王亚樵听完十分高兴,乘兴马上吩咐人准备香案。

一番歃血为盟之后,戴春风他们就和斧头帮帮主成为了拜把的弟兄。

其实这只是戴春风等人结交朋友的一个手段。他们知道王亚樵重情重义,对自己的兄弟豪爽大方。只要有了王亚樵这样一个结义兄长,日后行走江湖时谁也都要让他们三分。戴春风的阴险也就在于此处了。他凡事都是“利”字当头,而并不会真的把情义放在心上。

1924年9月,皖系军阀浙江督军卢永祥和直系军阀江苏督军齐燮元一直以来的矛盾激化到最高点。他们为了争夺上海,兵刃相见,爆发了齐卢之战。王亚樵及麾下戴春风、胡宗南等人都摩拳擦掌,期望能够打出个漂亮的开门红,继而加官进爵,闻名全国。

一开始卢永祥的军队防守严明,齐燮元联络皖、鄂、豫各路军阀组成的联军并不能占到丝毫便宜。但是十几天后,军阀孙传芳引兵进入浙江,卢军腹背受敌,战势急转直下。再加上卢永祥的警备处长夏超倒戈,齐燮元乘机全线进攻。王亚樵的军队在多路军阀的联合夹击下土崩瓦解,一败涂地。无论是戴春风的狠,还是胡宗南的慈,都没有让王亚樵的队伍在关键时刻发挥出超常的表现。10月13日晨,卢永祥迫于形势通电下野。15日晨,卢军竖白旗,战争始告结束。

树倒猢狲散。靠着卢永祥的器重坐到浙江别动队司令位置上的王亚樵也不得不离开这里,逃亡他乡。这天,王亚樵和胡抱一、胡宗南和戴春风等人又坐到了酒桌旁。只是这回杯中装的不是结义酒,而是离别盅。看着辛辛苦苦训练出来的军队四分五裂,大家心情都很沉重。

王亚樵先打破沉默的僵局,豪气地端起酒杯说:“各位兄弟都是人中龙凤,我王亚樵能有大家陪着出生入死一场,也算是不虚此生了。将来如果还有需要大哥我帮忙的地方,诸位尽管开口,只要我王亚樵还有一口饭吃,就不会眼看着各位弟兄喝粥。”

大家都笑了,酒过三巡,气氛也慢慢热络起来。戴春风捧着酒杯站起身,先敬王亚樵,后敬胡抱一和胡宗南,气势慷慨地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各位兄弟都是胸有大志之人,也必然都有宏图大展之时。今天我等暂时分别,他日再聚的时候,一定要分列功勋,再痛饮三百盅。”

大家听罢,都怀着赞同之心一饮而尽。之后,就乘着夜色各奔西东了。

戴春风打听得知,王亚樵打算回到故乡安徽暂避风头,再做打算;胡宗南打算南下广州,报考蒋介石开办的黄埔军校;胡抱一回去投靠国民革命军,为共和大业出谋出力。唯独他仍旧是两眼一摸黑,不知道该往哪条路上走。

他想不能再回家里去了。当初离开家的时候是春风得意马蹄疾,如今又要在寒冬腊月落魄一人地回去,以后就再也抬不起头了。他决定去上海投靠那些早年打流时认识的朋友,并暗暗发下宏愿:一定要等到荣华富贵之后再衣锦还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