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笠野史:蒋介石的佩剑 第一部分 二 怕死鬼的打流时光 4

陈达萌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7.html


于是戴春风没有听歪帽混混叫他不要招惹是非的劝告。他看准一个领事模样的人,主动过去搭话。对方一开始对他也是爱理不理的,但是听了他说了那番“希圣、希贤、希豪杰”的话后,也对他刮目相看了。歪帽混混一看戴春风竟然能够主动和一个“小老大”打得火热,惊讶之外,也不由得生出几分敬佩之意。

等到大家都吃饱喝足了,戴春风也满心喜悦地回到歪帽混混的桌旁。歪帽混混拍着他的肩膀说:“小老弟,不错啊,我看你很有前途,可以进我们的家门嘛。”

戴春风一听这话,马上喜上眉梢。他知道青帮分子管“入帮”叫进家门,那么歪帽混混的意思自然就是邀他入会,这对他来说真是求之不得。

戴春风忙说:“如果老弟我能够进帮会,那可是托了哥哥你的洪福。大恩大德,春风没齿难忘。”

歪帽混混笑一笑,毫不在意地说:“区区小事,何足挂齿。我给你一个在杭州的师父的地址,你到杭州的时候可以去找他。有他在,你要见杜月笙、黄金荣他们也不是难事。”

戴春风拿着地址,不由得大喜过望,他向歪帽混混行了个大礼之后,便和他们分散了。

戴春风也想尽早赶到杭州拜师去,但是无奈天色已晚,外头冰封雪冻的,行路艰难。他思来想去,决定先找个地方栖身,等天亮之后再做打算。想到这儿,他就往自己这些日子以来一直寄身着的关帝庙走去。

这个关帝庙是在城外一个人迹罕至的山下。因为年久失修,所以显得很是破败。残损的木板被风吹得发出“支呦支呦”的声音,裂了大缝的窗户纸被风吹得一直在颤动,仿佛是有鬼怪在庙外窥视着里头发生的一切。戴春风在佛像背后避风处搭了他自己的小窝,几捆稻草,两床破棉絮,就是他睡觉的地方。长夜里点一根庙里的蜡烛,既有些微的驱寒作用,又能照明。在这里他已经住了有小半个月了,每天靠给人扛货跑腿挣点吃饭钱。衣不蔽体,食不果腹,他在人生中第一次感到了茫然,前途在他的眼前,如同遮上了一层薄纱,显得并不明朗。

但是今夜,他那种焦虑的心情仿佛也因为怀中一张小纸条而渐渐淡去。他感到心中有团火在烧,身上仿佛也不那么冷了。看着烛火,他忽然想到家中的油灯,想起母亲亲手做的炒年糕,想起热热的炕头和妓女们滚圆柔滑的身子……

他叹了口气,如今这副样子如果回家去,纵使母亲不说什么,他有什么颜面面对街坊乡亲的目光?有什么勇气接受他们的嘲弄?

他越想越激动,心中波澜起伏,他又想起了6岁那年母亲对他说过的话:“做人一定要找个好靠山,这样就没有人敢再欺负你了。”

对啊,自己这些年来一直不能发迹,就是因为他广结朋友,却没有遇上一个能做靠山的响当当的人物。这次如果去杭州,一定要抱上一个大人物的大腿,再顺势往上爬,直到睥睨万众。

戴春风主意已定,也昏昏沉沉地快要进入了梦乡。 “春风!春风!”戴春风迷迷糊糊中,仿佛听到了母亲在耳畔的呼唤。但是他马上清醒过来,意识到这不是梦,而是真实的声音。他恍惚睁开眼,看见大殿里有个身影在烛光中晃动。他立刻爬起来,叫了一声:“妈!”

戴蓝氏立刻走到佛像后面,一看到戴春风的脸,就禁不住流下滚滚的泪珠:“我的儿呀,让你受苦啦。”

原来戴蓝氏听说戴春风出走后,立刻从家里出来找他。她盘算着戴春风没有多少盘缠,不可能走得太远,于是到宁波城打听了很久,终于问到最近常见一个流浪汉住在城郊的关帝庙。于是她不敢歇一口气,连夜赶到这里来。

母子相见,心里有无限的感慨,两人不禁抱头痛哭。在母亲的劝说下,戴春风换了一身体面的棉衣,和母亲一起回到了江山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