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7.html


“出事了!胡小姐!”她猛然一惊,回头朝门口一看,匆忙跑进来的是被派来专门服侍她的女服务员。胡蝶脑中突然有一丝不好的预感闪过,但却仍然勉强维持着镇静,伸手到桌上去拿茶杯,漫不经心地说:“你慌什么?有什么事,慢慢说。”

“是老板,老板出事了!”

“啪”一声,白瓷的杯子砸在了地上。女服务员眼睁睁地看着女人一下子面无血色地往后倒去,慌忙着急地上去扶住,又是掐人中,又是灌参汤,不容易才看着她醒转过来。女人浑身已经没有一丝力气,她微微睁开眼睛,脸上幽幽地滑落一滴泪,低声地重复着:“完了,全完了。”

当日一大早,军统上海办事处的三名少将,李崇诗、邓葆光、王一心冒着倾盆大雨,早早就来到这里等着迎接他们的老板——戴笠。一转眼2个小时过去了,戴笠的222号专机依然没有任何音讯。桌上的烟灰缸已经堆满了烟蒂。

李崇诗率先起身,通过机场电台向北平办事处查询,马汉三回电,说戴笠确实已经在3月16日从天津飞往青岛。他再询问青岛办事处,梁若节回复说,戴笠已经于上午11时45分飞往上海。按照正常推测,最迟到下午2时,专机也应该抵达上海,为什么直到现在飞机的行踪仍然是一个未知数?难道老板又像以前的那样,为了让人琢磨不透临时改变了计划,去了其他城市么吗?

三个人急忙返回位于市区的杜美路办事处,命令军统电台连续向北平、天津、青岛、南京等地的军统办事处和军统战查询,并且把情况如实报告给重庆局本部的指挥毛人凤。各地的电讯陆续返回,均无消息,他们既不敢回家,也不敢将戴笠失踪的消息透露出去,只是在杜美路的办事处苦守电台,等候奇迹的发生。尽管没有明说,但是座机失踪的消息,在青岛、南京、北平各地军统组织的高级特务中很快就传开了。这个意想不到的事件如同瘟疫一般,让知道此事的人脸上写满复杂的表情,把有人着急,有人兴奋,有人惶恐,也有人心中是五味杂陈。这人便是军统局代主任秘书,毛人凤。

当222座机失踪的消息犹如世界末日降临的阴影一样,阴森凄凉地笼罩在重庆军统局本部的时候,毛人凤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紧张。在过去,戴笠每到一个地方,都会给毛人凤发电以告知自己的行踪。一来是便于从毛处获得最及时的情报和信息,二来也是为了便于让蒋介石查询自己的行踪。但是自17日中午戴笠离开青岛之后,两人就完全中断了联系,这是从来不可能出现的异常状况。

他不停地指示重庆总台向上海、南京、济南、天津等处询问,但是关于戴笠的一切消息此刻却如同石沉大海,杳无音信。从3月17日下午直到次日,毛人凤都紧张地坐立不安,通宵不敢离开办公室半步,唯恐错过了消息,引来上面的责罚。他的心里也思来想去,列了许多可能。照理来说,只要222号专机着陆,戴笠与军统局及各地组织联系并不困难。不但老板随身带有电台和报务人员,而且军统组织遍布国内,任何重要命令只要一两个小时之内,就可以通过近千座电台传遍全国。岂有可能在这数十个小时内,都和局本部联系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