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列今夜闯进你的梦里

东风大队 收藏 1 245
导读:这是一个黄昏,我独自一人坐在宽大的学习室里。中队的楼道里一个人都没有,都在俱乐部看电视。远处的钟楼上,八点的钟声已经敲响。漫长的五一假期里,我总是爱在黄昏的时间呆在这里,由于我们假日都是二级战备,所以外出是很不容易的。此时,整个楼里静悄悄的。看看窗外,除了大西北特有的赤色的山脉,还有街上几颗不多的绿树。才想起 ,我来这里已经快两年了。   于是我努力回忆从前的日子 ,那座嘉陵江边的学校。那里是我的中学时代,还有她,第一次见到她的时侯。因为 她名字的特别,因为她的时尚和前卫,这对于一个刚刚从山里来到城市的男

这是一个黄昏,我独自一人坐在宽大的学习室里。中队的楼道里一个人都没有,都在俱乐部看电视。远处的钟楼上,八点的钟声已经敲响。漫长的五一假期里,我总是爱在黄昏的时间呆在这里,由于我们假日都是二级战备,所以外出是很不容易的。此时,整个楼里静悄悄的。看看窗外,除了大西北特有的赤色的山脉,还有街上几颗不多的绿树。才想起 ,我来这里已经快两年了。

于是我努力回忆从前的日子 ,那座嘉陵江边的学校。那里是我的中学时代,还有她,第一次见到她的时侯。因为 她名字的特别,因为她的时尚和前卫,这对于一个刚刚从山里来到城市的男孩来说,很想接近,但又……那时,情窦初开的我正在追另外一个班的那个叫影的女孩子。影的身材很好,甚至让我站在面前有点仰视的感觉。不过,那时的我太小,更多的是对漂亮女孩的一种好奇,不懂浪漫,不解风情,所以,不多久,我便知难而退了。

也是像今天一样的黄昏,我一个人在教室里看书。刚借来的《张灵甫传》,她推开门走了进来。在我旁边坐下。顿时,充满一种女性温馨的气息。我转过头去,才发现她穿了一套应该说是很性感的衣服,但唯有那一头长发和大大的眼睛留给我很深的印象,闲聊了一会儿,她突然问我:“你是不是和影分手了 ?”我说:“根本就没有谈过怎么分手”我微笑着说:“我追你怎么样?”她听了面色有些潮红,说:“我有男朋友了。”我问:“在那里呢?”他说去年当兵走了,接着她拿了几张照片给我看。上面那个年轻人穿着不太合身的军装,戴列兵军衔。一就就是个新兵,大檐帽压的很低,看不清脸。她问我:“帅吗”我不回答,她自言自语的说,他其实不是很帅,但是对她很好。几乎每天一封信,我便很深沉的望着灯,没有回答她 的话!

后来,我们慢慢的变熟悉了,有次我见我们班一位同学给她写情书。我便坐不住了,不只是那里来的勇气。于是在牺牲了若干稿纸之后,我终于写成了,那天晚自习后,我们一同走出教室, 在那个楼梯口,我看四下里没有人,我便掏了出来,给了她,她说:“是什么?”我说:“你自己看啊!”她有些羞涩的接了去,很快就消失在女生宿舍的门口。

后来,她没有拒绝,也没有接受,就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在这一学期里,我们之间越来越熟悉,我坐在她的前面,时常给她讲笑话和故事听,看着她笑的样子,就像阳光洒在花枝上一样。甚至有一次,我们一起在上课的时侯吃零食而被老师抓住,生活过的很是平淡,又充满快乐的阳光,我常常在想这就是美丽的中学时代和那种蒙胧的感觉吧,所以,我感觉和她在一起,我是快乐的,所以等下学期开学时,。我都有些迫不及待的赶到了学校。

在高三的上半学期,有一天,我用自行车带着她去上街,那天,天气很热,她坐在我的后面,突然对我说,她男朋友要探家了,我说“不是兵役改了以后义务兵没有探亲假了没有吗?”她说他表现好,他们营长特批的。我便默不作声的骑着车子,她问我:“你怎么不说话,”可我还能说什么呢?几天后我骑车路过电影院时,我看到那个士兵和她一起挽着手,我突然感到一种深深的失落感,难到我喜欢上她了吗?我不敢再想,骑着车,飞快的离开了。

世界上过的最快的总是时间,三年的学校生活就要结束了,我应征入伍了!2001年12月10日下午6点,我去向同学们告别,

她说,“两天前,他回来了。”

我说:“后天下午的火车走!”

“再见!”

“保重!”

我抬起手向她挥了挥,一辆大卡车从慢慢的开过来,挡住了她的身影,等车开过去,我发现,她已经走远,我站在丁子路口,没有风,却冷冷的!

两天后的早上,我同十几个一起的的新兵在县武装部换上了绿色的武警87式作训服。便被拉到了车站,开始等待接我们的军列。火车一声长鸣,缓缓的开出车站。车上,来自己各个兵种和各个部队的新兵正深情望着即将远离自己的家乡。在点点灯火中间,我努力寻找那个熟悉的地方,她是在自习吗 ?我望着窗外,一点点的远去,我在心里默默的说,军列会不会在今夜闯进你的梦里呢?

在列车特别的“哐廊”声中,家乡逐渐离我远去。同车的战友们都还在兴奋的聊着,憧憬着即将开始的军旅生涯。列车一路向北,开始翻越南北分界线的秦岭。这时,很多人都在加衣服。其实这列车是有空调的。不是很冷。我把有些难看的棉衣盖在身上,慢慢的进入了梦乡。在梦里,我和她在教室里下五子棋。正在我陶醉于和她四目相对的浪漫时。我被一起的老乡给摇醒了。我问,“到那里了”他说,出川了。我向外面看去。已经是一片西北特色。山上雪。绿色少了。没有了西南的那种郁郁葱葱的山。只有山上的积雪和黄色的土。列车在一个叫着定西的地方停了下来(后来我才知道那个地方很艰苦,是国家级贫困县)下去了一部分兵,我想他们就是在这里当兵了吧。离车站不远的地方。有一座应该是监狱的建筑。因为我们看见那里有个岗楼。还有个武警哨兵,此时雪已经停了,太阳出来了。照的那哨兵的枪刺上,闪闪发光。哨楼下还有一队士兵背着枪在走。整个一幅中国士兵的宣传画。看着他们,我们想着这就是我们即将要成为的武警战士,我们很快就会和他们一样。于是大家都向那里浑手,有的把帽子拿在手里挥舞。那哨兵便向我们敬礼。下面那队老兵也向我们挥手。好象在说“欢迎你们,新战友”大家更激动了。直到列车开了,那个哨所越来越远。在此后的很长时间里,我都会常常想起那个哨所,雪,哨兵、枪刺。给了我军旅生涯的第一印象。

列车在下午三点的时间到了终点站。快进站时,我看到黄河。这条被称为母亲河的河,而我们要守卫的这个城市,西北的一个省会,黄河穿城而过。列车缓缓的进站了,站台上,每隔两米都有一个戴着白头盔的纠察,还有一些挂着军代表牌子的军官。我们在接兵连长的带领下穿过了一条两边都有纠察的通道出了站。在广场上列好了队。这个广场很大。停满了各个部队的军车,有卡车,也有大巴。还有一支军乐队在出站口演奏。是那首《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后来听说是武警总队的。这时,有几个军官拿着表在点名,点到就带着东西上了车,我和几个老乡被一起带到了一辆大巴车上,这时,我发现身边多了些陌生的面孔,而一起来的很多都分开了,以后都很少见到了。我们的车出发了,两辆大巴,前面是一辆闪着警灯的三菱在开道,后来才知道那是支队参谋长的车。那个接我们的中尉也和我们分开了,听说他是另外一 个支队的,接完兵就回去了。我还想让他把我带到他中队上去,看来不怎么可能了。我们车上的是个少校,给我们介绍说是我们支队教导队的教导员。车队穿过城市,沿着黄河边一直开。我发现这个城市和家乡的城市差不多,都是一条河穿城而过,滨河路都很漂亮。还有城雕。车队开进一个院子里,我听到了锣鼓声。门口也有一个岗楼,一个哨兵在向我们敬礼。只是哨兵没有枪。

我知道,这就是我要来的地方了。我又想起了她,她在做什么呢?应该是下课了吧。

接下来的日子,地狱般三个月新兵训练耗掉了我大半部分精力,我只给她写过一封信,在信中,她除了鼓励的话什么也没有说。当兵的日子短暂又漫长,经历了下连队,老兵退伍。我已经戴上了上等兵的肩章,可是她却远离了我视线。她去了成都的一所高校。我没有了她的联系方式。直到有一天,我在点验物品的时间翻出了她家的固定电话号码,我打过去了,她妈妈一听,就说她走的时侯只要是我打来电话就告诉我她最近的联系方式。她还记得我,我欣喜万分,她没有忘记我。

9月12日那天,我开始给她打电话,但是没能打通。13号,是星期天,我外出玩了一天,我去了黄河边。天气很难得的这么好,尤其是在这个以重工业为主的城市里。那天天高云淡,在近水广场那里,有很多漂亮的女孩子,使我不由的想起她来。两年来,她的影子常常浮现在我的梦中,下午,我回到了中队,因为外出玩的开心,我兴致还比较高,因为我以前的形象总是两只眼睛深深的陷下去的样子,所以大家对我的变化很奇怪,我说,我终于找到她的电话号码,田班长要用他的V998帮我发短信,刚发过去她便打了过来,我有些发抖的接了起来,她好象声音一点都没有变。她并不相信那会是我。两年的时间,也足以让我改变很多,至少从声音上她是听不出我来的,当时我有些激动,以至于满头大汗,她问我现在怎么样,我说我的军官理想都没有能实现。她说:“你好可怜!”我真的很可怜吗?我只是努力想成功,但是又失败了。

那天晚上,我就用田班长的手机给他发短信。希望我能和她再续前缘。

“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年 ,我又听到了你的声音,当我再回到家乡的时侯,我还能再见到你吗?”

“你能给我打电话,我真的很高兴”

“我很想你”

“我也很想你,但我们只能是最好的朋友”

我什么都明白了,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这个世界其实更需要花香。到最好,我写到:你一定要过的比我幸福,才不枉我狼狈的退出。看到我守卫的万家灯火,我想,她一定比我过的幸福。

躺在床上,熄灯号已经吹过,班长问我,“你真的可以忘记你的初恋情人吗?如果有一天,你再遇到了一位跟她一模一样的的人,这会是她吗?这是命运再一次捉弄你,还是”兄弟们都笑了,也许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初恋都很浪漫,现实总是残酷,三年的相处,我却总也抹不掉那里发生的一切,这几年里,才有许多痛苦的回忆,也有许多美好的回忆,我都不能忘记,柔肠寸断不如忘记一切,可是,世上没有忘情水的,不然滚滚红尘都会成为世外桃源。睡在床上,我回想着发生的一切,那远远的云端,好象又飘来了她的声音。

接下来的日子,我忠实的履行着我做为士兵的最后使命。我明白我穿着这身军装的日子不多了。当我脱下这身军装,我的明天会浪漫的和她一样吗?

11月25日终于来了,随着队长最后一次点到我的名字,我将卸下一切军种符号。向着我们守卫了两年的城市,向神圣的哨位,向我们无声的战友—消防车。敬礼!在驻地群众的浑手告别中,我们又踏上了返乡的军列,我仿佛看到那那座嘉陵江边的学校,自习室的窗前是她长发飘飘的影子。军列今夜就要驶过你的窗前,开进你的梦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