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草绿军被

东风大队 收藏 3 264
导读:我有一床草绿军被,那时是几年前当兵时发配发的,它伴随着我渡过了年年的军旅生涯,已经发白的它,记载着我从军的风风雨雨,想家的泪水,嘉奖的喜悦。失去与拥有都在它的抚慰下溶入梦乡,化为记忆。。。。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用品中,被子也许是最大,用途对多的了,也不知道从什么时间起,我军行军打丈,紧急集合打被包一代代的传了下来,还有整被子,,便成了士兵们日常中最重要的内务之一,刚当兵的时侯,由于不能把被子整的像老兵那样方方正正,便常常挨训,为此,那可怜的被子便成了我们蹂荔的对象,折了又拉开,然后又折,如此反复若干次,

我有一床草绿军被,那时是几年前当兵时发配发的,它伴随着我渡过了年年的军旅生涯,已经发白的它,记载着我从军的风风雨雨,想家的泪水,嘉奖的喜悦。失去与拥有都在它的抚慰下溶入梦乡,化为记忆。。。。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用品中,被子也许是最大,用途对多的了,也不知道从什么时间起,我军行军打丈,紧急集合打被包一代代的传了下来,还有整被子,,便成了士兵们日常中最重要的内务之一,刚当兵的时侯,由于不能把被子整的像老兵那样方方正正,便常常挨训,为此,那可怜的被子便成了我们蹂荔的对象,折了又拉开,然后又折,如此反复若干次,不计其数,更有甚者,为了折出那条线,便用石头,哑铃之类加以捶打整形。刚发下来的被子是要刮的,不然就整不出那平平整整的线,如《士兵突击》中说,苍蝇飞上去,打滑!蚊子飞上去,劈叉!那个时间,一个班十人十床被子,全要铺在地上用小板凳,背包板刮的,但是地方很小,晚一步的在屋里就没有了地方,于是乎,楼道里,会议室里,到处都是刮被子的声音,沙沙一片。甚为壮观。有一次,我早上很早就起来把被子铺在楼道里(晚上提前弄干净了的),整形,但是白天训练,太困,居然整着整着就睡着了。直到教导员站在我的身后。直惊得我冬天里出了一身冷汗,然后睡意全无。这次事件,让教导队做出了一个决定,新兵不能在5点半以前起床。

下了连队,发现老兵的被子都很白,兵龄越长越白,当新兵的时侯,总是感觉时间太慢,很想成为老兵。随着军被一天天的变白。我们也在变化着。这其间的变化,军被是最好的见证。不管是想家的时侯,还是训练累了,还是半夜值勤带着一身疲回来。它总是像一位无声的恋人,轻轻的抱着你。给你温暖,为你消除一天的疲惫,当起床号响起来的时侯,又能精神饱满的站到队列中去。

现在我退伍了,带着它回到了家乡。每次看见它,耳边似乎又响起了军号声声。

哦!我的绿军被,伴我从军二世暖,退伍抵得一世寒!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