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枪狂刀 正文 第08章 血战青石崖

梦歌 收藏 2 1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66.html[/size][/URL] 回忆------- 八年前,杨天龙担任中国国军第29军独立团团长。 7月29日,北平沦陷在即,日军指挥官井上松次郎率领大批日本士兵进攻南苑镇,大开杀戮、所到之处、血流成河。 中国守军29军拼死抵抗,誓死与日寇血战到底。军长宋哲元亲自上前线指挥战斗,浴血抗战、碟血南苑、山河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66.html


回忆-------

八年前,杨天龙担任中国国军第29军独立团团长。

7月29日,北平沦陷在即,日军指挥官井上松次郎率领大批日本士兵进攻南苑镇,大开杀戮、所到之处、血流成河。

中国守军29军拼死抵抗,誓死与日寇血战到底。军长宋哲元亲自上前线指挥战斗,浴血抗战、碟血南苑、山河破碎。副军长佟麟阁以身壮烈殉国,是全面抗战爆发捐躯疆场的第一位高级将领。132师长赵登禹也魂归疆场,英勇牺牲。

轰!轰!日军铺天盖地的密集炮火落在国军阵地上,轮番轰炸、惊天动地、山呼海啸。

山河震动、大地燃烧,国军战士拼死战场,纷纷倒下、壮烈牺牲。

站在阵地前沿的井上松次郎举起望远镜观望,双眼滴溜溜乱转,心中大喜,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队长阁下,中国29军是不是完蛋了?”岗村君立在一旁,一脸窃喜,问道。

“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军人拼死疆场,这是中国29军最好的归宿。”井上松次郎放下望远镜,心中升起一阵敬佩感。

轰!一颗炮弹呼啸而至落到战壕前,尘土**、震天动地。

杨天龙被冲击波震的一下子弹落在战壕里,如铁坚毅般的脸庞被弹片擦出数道伤痕,鲜血淋淋。

“团长!”副团长高远海一下子扑倒过来,眼角湿润了。

“我没事。”杨天龙缓缓地抬起头,露出一丝不屈的微笑。

“臭小子,你吓死兄弟了。”高远海扬起拳头轻轻地拥了杨天龙胸膛一拳,破涕为笑,眼角还挂着泪痕。

“29军大部队都撤退了吗?”杨天龙虎声问道。

“我们坚守了十二个小时,应该撤退了。”高远海胸有成竹地说道。

杨天龙血迹斑斑的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笑容。

国军战士们都怀抱钢枪猫在战壕里,雷鸣般的炮声淹没了一切,炮声一过,尘土**、硝烟冲天。

杨天龙低着头,一拳重重地砸在地上,山呼海啸般的怒吼:“操你祖宗!狗日的小日本儿,就会用炮火轰炸。”

突然,火炮停止了,战场一片死寂。

杨天龙抬起头,抖了抖身上灰土,举起望远镜观察,心头一震,突然间的平静后,日军一定还会发起猛烈进攻。

“团长,小鬼子在搞什么名堂?”高远海低声问道。

杨天龙没有直接答话,而是反问道:“老高,我们还幸存多少战士?”

“牺牲的不少,还有五十多个吧!”高远海心里一阵酸楚。

杨天龙脸色冰冷,没有说话。

“大日本帝国战无不胜!进攻!”井上松次郎刷地拔出指挥刀奋力一掷前方国军阵地,愤怒地说。

日本鬼子端起三八大盖步枪哇哇怪叫直扑过来,如狼似虎、刺刀雪亮、吼声如雷。

杨天龙心头一惊,忙蹲在战壕边沿,抬起枪,一声虎吼:“兄弟们!准备战斗,给老子狠狠打小鬼子。”

“狠狠地打小鬼子。”群情激昂、地动山摇。

砰砰!四挺重机枪重重地砸在土包上,封锁住前方路口,如临大敌。

鬼子的吼杀声越来越近。

五百米。

四百米。

二百米。

……

“打!”杨天龙一声令下,抬手一枪,子弹脱膛飞出,一个鬼子应声倒下。

重机枪、轻机枪、步枪齐声怒吼,弹片狂舞,冲在最前面的日本鬼子纷纷倒下,为天皇陛下尽忠。

“小日本儿来吧!爷爷怕你就不是中国人。”高远海猛地弹起身,抬起步枪,不停扣动扳机,根本不用瞄准,弹无虚发,一枪撩倒一个小鬼子。

鬼子纷纷倒下一大片,但是后面的鬼子踏着前面倒下的尸体一次又一次猛冲而来,越来越多,如潮水一般。

杨天龙心头一颤,现在敌众我寡,如果再战下去,我独立团战士将会全部拼死战场,死不足惜,一声大吼:“二营长,你带部队迅速撤退,留下五个兄弟掩护,快!”

话音一落,高远海铿锵有力地吼道:“我留下。”

“我也留下。”一营长赵大刚果断一吼,声如雷鸣。

“我们都留下。”三个排长一声怒吼,地动山摇。

杨天龙回头,虎目缓缓扫过他们铁塔一样的身影,眼角滑落出两行热泪。

“报告团长,我请求参战,掩护独立团转移。”大柱跑过来,双眼如刀子一样锋利,视死如归。

自从仙人刀客老人去世后,大柱便跟着杨天龙打鬼子,一块好钢确实用到刀刃上,锋利无比。

杨天龙望了望大柱,露出欣慰笑容,却虎着脸吼道:“兔崽子!执行战场命令,快撤退。”

“不,我要打鬼子。”大柱不敢示弱地吼道。

“你胆敢战场抗命,老子一枪毙了你。”杨天龙一声怒吼,双眼如电。

大柱不舍的望着杨天龙,两滴泪水滑落出眼角,悲愤地说:“团长,我走了,你保重。”

战场上子弹狂飞,吼声如雷、杀声震天。

战斗异常惨烈。

鬼子越来越近。

“兄弟们,誓死与鬼子血战到底,打!”杨天龙虎眼怒睁,短枪不断冒出一团火光,几个鬼子纷纷栽倒地上。

哒哒!重机枪一阵怒吼,弹片狂飞,子弹乘风呼啸出去,又一大片鬼子倒下,去阎王殿报道。

“中国国军不多了,没想到剩下的几个战士如此顽抗。”井上松次郎放下望远镜,脸色铁青,愤怒地说道。

“困兽之斗、死不足惜。”岗村君一脸阴沉。

“可知国军的指挥官是谁?”井上松次郎若有所思地问道。

“我们的死对头,杨天龙。”岗村君恶狠狠地说道。

“杨天龙?”井上松次郎脸色一沉,心中燃烧起一股愤怒,杨天龙与我有不共戴天之仇,今日不杀他,等待何日。

“队长阁下,是否再进行一次轰炸?”岗村君阴笑的说道。

“为大日本帝国节约点儿炮弹吧!”忽然,井上松次郎猛地一挥指挥刀,“进攻!活捉杨天龙重重有赏。”

如疯狗一样的鬼子,又进行了一次猛烈冲锋,一片杀声。

砰!一颗罪恶的子弹射过来,一排长一下子歪倒在战壕里,重机枪声赫然停止。

杨天龙心中一震,闪电般跃过来,抱起重机枪身继续射击,枪口喷射出愤怒火焰,“老高,你带兄弟们快撤退,我掩护。”

“现在三面受敌,我们向哪儿撤?拼死一战。”高远海双手紧握步枪不停射击,毫无惧色。

“往北撤,上青石崖。”杨天龙一脸愤怒,吼道。

“那可是一条绝路。”高远海左右开弓,不停射击,鬼子一个个倒下。

“宁可战死,绝不做俘虏。”杨天龙一声大吼,视死如归。

“团长,我掩护,你们快撤。”二排长一把推开杨天龙身体,抱住重机枪身,大义凛然地吼道。

杨天龙望着二排长,双眼一热,流出眼泪,低声吼道:“撤!”

高远海冲鬼子狠狠地放了一枪,鬼子身体如石头般倒下,他也撤退了。

青石崖,悬崖陡壁、陡峰奇峭,光秃秃的石头泛着刺眼的白光,有极少树木迎风耐寒的挺拔着,海拔甚高,只有一条蜿蜒崎岖的山路一直延伸到崖顶,如上青天一般,攀岩极其困难。

远处重机枪怒吼声和山崩地裂的吼杀声传来,鬼子一个个做了枪下之鬼。杨天龙他们撤到青石崖山脚下时,重机枪声突然停止了,他心里升起一阵痛,很痛,他明白二排长已经牺牲了。

“进攻!包围青石崖,杨天龙插翅难飞,哈哈!”井上松次郎横肉跳动的脸庞露出一丝奸笑,一挥军刀,指向青石崖,吼道。

密密麻麻的鬼子如发怒的狮子样吼叫着,蜂拥而至直扑青石崖,刺刀闪闪、子弹呼啸、杀声如雷。

“不好,鬼子追上来了,快上山。”杨天龙短枪紧握在手,飞身跃上山路,一人当先,领当开路先锋。

紧接着,高远海、赵大刚也像钻天的雄鹰一般,纷纷跃上山路,身手敏捷,如闪电。

三排长双手紧握步枪,飞冲在最后面,断后压阵。

鬼子一窝蜂似的追到山脚下,不断向山上射击,子弹打在石头上,火花四溅。

哗啦!无数块大小的石头纷纷滚落山崖下,火光飞溅。

接着,传来鬼子鬼哭狼嚎的惨叫声,一个个鬼子头破血流,惨不忍睹,显然是被滚落下的石头击中。

“小鬼子,来呀!怕你就不是中国好汉。”杨天龙怒吼一声,左右缝源,不停射击,枪口不断冒出火光,山下几个鬼子顿然倒下。

高远海、三排长手中的步枪,赵大刚双手端着轻机枪,一起开火,子弹横扫、杀气震天。

鬼子见杨天龙他们只有四个人,毫不畏惧,纷纷跃上山路,一边射击一边向上攀岩,刹那间双方都杀红了眼,吼杀声,子弹呼啸而去的声音,鬼子死去的惨叫声,交织在一起,天昏地暗。

砰砰!如急雨般的子弹射过来,扑哧一下子,全部钻入三排长胸膛,鲜血喷洒出来。

“小鬼子,日你先人。”三排长如大山一样的身体没有头倒下,咬着牙举起枪,猛地扣动扳机,一个鬼子往后一仰身子,倒下了。

哗啦!三排长喷出一口鲜血,身体晃了晃,全身一下子失去力气,英勇滚落山崖下。

杨天龙望着那如重石一样坠落的躯体,眼睛红了。

杨天龙他们已经攀岩到中间位置,快跃上崖顶了。

“团长,你们快上山顶,我来掩护。”赵大刚奋力一吼,手中轻 机枪愤怒地吼叫,火光闪闪,子弹如暴雨一般倾泻下来,火力威猛。

鬼子纷纷倒下,滚落下山崖,惨叫声震耳欲聋。

轻机枪不停怒吼,鬼子的火力很快被压制住,一个个鬼子猫着腰躲在岩石下,不敢露头,心惊胆战。

忽然,轻机枪声停止了,没子弹了。

“队长阁下,国军没子弹了。”岗村君一脸窃笑,得意忘形。

井上松次郎没有答话,瞬间脸上泛出冷笑。

砰!一颗邪恶的子弹射上来,不知那个鬼子打了一声冷枪,子弹一下子钻入了赵大刚的眉心,一团如鲜花绽放的血雾散开。

赵大刚瞪着愤怒双眼,身体缓缓倒下,栽倒山崖下,英勇殉国。

杨天龙猛地一脚蹬在岩石上,身子一跃,人便飞上了崖顶。

高远海也飞身跃上去。

鬼子们纷纷向崖顶攀岩,怪叫声阵阵,如狼嚎一般。

突然,一个鬼子幽灵一般跃上山顶,刚一露头,说时迟,那时快,杨天龙飞身猛地一脚弹踢出去,正中鬼子颈部,力道威猛。

啊!一声惨叫,鬼子喷射出一大口鲜血,仰面栽倒山崖下。

又一个鬼子上了山顶,高远海抬枪即射,这个鬼子又滚落到山崖下。

砰!突然,躲在岩石下的鬼子冲崖顶上开了一枪,快而准。

“团长,小心。”高远海如闪电般扑倒杨天龙,可他的身体一下子不能动弹了。

杨天龙翻身弹起来,忙掀开高远海的身体,只见他的背部一个大血窟窿,鲜血直冒。

“老高!老高!”杨天龙泪如雨下。

杨天龙缓缓站起身,如铁塔一样的身躯屹立在崖顶上,脸部挂着悲愤的泪痕,刚毅如铁,双眸如刺刀锐利,杀气惊天。

怒风呼啸、山顶颤抖。

砰的一声,杨天龙狠狠地扔掉手中的短枪,支离破碎。

纵然是死亡,武器也不留给日本鬼子。

“杨天龙,投降吧!日军优待俘虏。”山脚下,井上松次郎脸色愤怒,高声吼道。

“井上松次郎,老子来生一定宰了你。”杨天龙一声狼吼,惊天动地,纵身英勇跳下山崖。

惊人一跳!地动山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