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北而哭 正文 006 有事双头起(二)

zhurui1963 收藏 11 9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6.html


严风深深地吸了两口气,突然挨了当头一棒,让他不得不吞两口气。这才开口道:“姜旅长有几件事情能够,我必须向你汇报。我认为这些事情也将影响部队的战斗力!”

姜旅长没有抬头,只用鼻子“唔”了一声。

严风决定换一种形式来引起旅长的注意:“我要求旅长授权,我对全旅官兵进行一次秘密的审查!”

果然姜旅长抬起了头:“你不是一直在秘密审查吗?”

“我是说你要授权给我,并且让三位团长知道你的授权!”

姜旅长皱了皱眉头:“有什么情况?”

严风心里一阵高兴,姜旅长果然注意力过来了,但是,表面上他却不动神色,继续道:“据情报,三个团都有可疑人物出入。”

姜旅长竟然笑了,裂开了他那厚嘴皮显得憨厚却又有些愚蠢的嘴唇:“他奶奶的,这么巧,三个团长都粘上了。他们都成了疑犯?那我这个旅长也成球了光杆司令了!”

这样子严风说了半天想要引起姜旅长注意的话被他这样一句话,又把自己逼到了绝境里,不由得再次深吸了一口气,赶紧继续说话,不然这位现在一门心思在地图上的长官只怕再难抬头了:“如果我们不引起警觉,可能第三团会投降日本人,恐怕二团会成为共产党的军队,一团也被共产党渗透了!这样的情况,恐怕整个旅再也不是旅长能够控制的了!”

姜旅长一下子扔下了铅笔,一双眼睛盯住严风,瞪住严风。

严风在军统上的第一课就是面对这样的目光不害怕,更何况对于这位面恶心善的将军他已经摸透了,只要你不是临阵逃脱,怎么做他也是吼得厉害,落下来轻松。

所以,他不慌不忙地把自己了解的情况,和自己对他们的追踪得到的他们的情况一古老儿说出来,直说道旅长面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粗得像一坨树根的手一下子按在桌子上:“停!不行!”

严风这下真的愣住了,好半天才道:“为什么?”

姜旅长伸直了腰一步步走到了窗子边,望向窗外的天空,天空上露出了阳光的脸庞,只是像蒙了一层肮脏的纱:“国难当头啊,你他妈的读过大学,明理!就算是共产党,也是抗日的,我马上要打仗。他把部队带起走?哼!妈那巴子的!到时候,我得要他们打头阵!”他回过头:“三团长也算是我的老兄弟了,他有这麻麻的雾这么多的毛病!这么多年他没有背叛我!二团长土匪出生,虽然和我有私人恩怨纠缠不清,但究竟是一个清爽的汉子;一团长基本就是国防部控制的军官。但是,我不管,你给我监视,这可以,全部审查这样动摇军心的事情别在我面前玩,任何动摇军心的事情都别在我面前玩!监视也是为了保这支即将流血的队伍的军心!”

严风知道自己的话已经说到头了,不甘心地道:“你给了我监视的权力!”

姜旅长慢慢回头,看住严风,仿佛很沉重的点点头:“国家多难,民族多难!难免有不效子孙啊!这个任务出了问题,我拿你项上人头是问!”

“是!”严风一个立正。

其实要不要三个团长知道都没有关系,他只要旅长这个态度,有这个态度,他就可以做一切。军统的执法在军队是天管无弟兄的,他可以做任何事情!

严风继续道:“这让我想到了最近我的几个情报。”

姜玉贞稳稳地,笔直地坐在那里,继续静静地听着。

“三个团几乎都有不少的亲戚在这一段时间找来,有三个人引起了我们的注意。”

姜玉贞再次把目光锁定了严风。

严风继续不慌不忙地道来:“一团,来了一个北京大学的学生,在军营到处传播抗日救国的道理。其口径与共产党如出一辙。据调查是一团团长的一个远房侄子。我们希望对此人审查,但是,遭到了一团团长的反对。他说,现在是国共合作抗日,就是他是一个共产党分子,他也有能力收在手下,为抗日出力!”

姜玉贞淡淡地道:“这个看法我同意。再补充一点,一个跳蚤绝对是顶不起一床被子的!”

严风却不与姜玉贞争辩,继续道:“二团,中原大药房应该是共产党在姜旅策反的联络站。”

“联络站?”

严风点点头:“最近来了一个伙计,这个小子参加过七七事变,在撤退途中被日军飞机炸散部队,一路流浪到这里。当然这个更加无法考证,只能听他自己说。”

“军人的样子与普通人不一样,参加过大战的,又有更大的区别!”姜玉贞显然对于严风怀疑这样一位在前方流血的战士很是瞧不起。

严风摇摇头:“他就像一个身经百战的共产党!”他双眼炯炯有神地盯住姜玉贞:“最重要的是,他与二团我们怀疑的地下党嫌疑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我严重怀疑在这个非常时期,这个所谓的溃兵是共产党新派下来的接头人,意在二团!”

姜玉贞面上荡起了一丝微小的涟漪,不过只一闪而过!

严风吐出一口气:“三团长叔岳父来了!”

姜玉贞眉毛一皱。

严风知道这是旅长开始反感的标志,这三团是姜玉贞的老部队,再说自己去调查三团团长的亲戚,他显然不满意。

所以,严风急忙接上话头:“据我们调查,这个叔岳父早年留学日本!”

姜玉贞终于忍不住:“委员长当年也留学日本!”

严风却不为姜玉贞的情绪所左右,继续用平和的声音道:“日本发动对中国的侵略战争后,这个大学教授主张与日本媾和,极力亲日!”

显然姜玉贞已经先入为主,作为他这样一个强势的将军,一认准了一样东西,并不轻易改变,而且话语权也是一顶要掌握在自己手里,或者说他更喜欢进攻。

所以他立刻针锋相对地道:“虽然我他妈的最讨厌与敌人握手的人。但是,在我们这样一个大国里面,什么样思维的人都有。包括委员长的智囊团中也有这样的人,而且同样得到委员长的重用。”

严风保持着他的平静:“但是是原则是,这样的家伙不投敌不资敌。如果是那样他就是我们的敌人!”

姜玉贞淡淡地道:“你现在有证据了?”

严风道:“我需要得到旅长的帮助,才可能查清这件事情。”

“说来听听!”

严风道:“我仔细地想了一下,如果这个情报是为了掩饰某一种行动,一种正在悄然进行的行动。只有两种可能,一是掩护军队悄悄地离开军营;二是他们正往军营里面出现了渗透陌生人。”

“这样的事情你既然想到了,这又是你的责任吧!”

严风点点头:“是的,我发现唯一的一件事情,三团团长奉你之命去执行什么任务吧!”

姜玉贞点点头:“是的!”

“第一,他们是连夜走的,第二他们带着叔岳父走的,第三,我发现几乎他手下的十三家兄弟,倾巢出动!而这些兄弟是不经意间从秘密通道出去的!”

姜玉贞的眼睛一下子冒出厉光来:“难道说他要投敌?”

严风继续道:“更重要的是,你知道,我对二团是防备是最严格的。我发现了一个更大的问题是,二团那几个当家的几乎天天在开小会。几个共产党的嫌疑人,几乎天天一开完会就在士兵中宣传抗日道理。其方式方法用的几乎全部是共产党那一套,他们俨然成了二团指导员和政委。而二团团长却又是全力支持,仿佛已经彻底被共产党改编了似的。”

姜玉贞看住他:“你得对你说的话负责任!”

严风平静地点点头。

姜玉贞已经站了起来,继续问道:“你做了什么?你准备让我怎么做?一句话是这样我立刻做,如果你慌报军情我就军法处置你!”

严风点点头:“从现在的情况看起来,当务之急是三团已经行动,我所以派人跟了上去!现在已经够了一个小时。从前方回来的报告是,他正按对你说的,前往飞城去接他的女儿。不过事情太过蹊跷,我建议你把招回来,就说军情紧急,我们军情处派人去帮他接。如果他真是接女儿,你的话他是会听的,如果有另外的事情。请发一支兵,我亲自去追!”

姜玉贞不动声色。

严风继续道:“我们已经抓住了共产党的人,他们要求见你,我没有同意。我认为应该让他们交出这个旅的共产党名单!或者礼送出境,或者监禁都任由旅长确定!但是,应该在这个夜晚完成审问!”

姜玉贞大手一挥:“我亲自带人去追三团长。他的手下的兄弟都是我带出来的,我去最保险!”接着他指住严风:“我相信你,得出名单,你立刻拘禁他们,等待我回来处理!我相信你能够处理好这样的事情!”

严风点点头。

姜玉贞立刻大喝一声:“来人,所有警卫部队立刻紧急集合,跟我执行任务!”

严风立刻一阵风一样地出去了。上了车,立刻风驰电掣般地向军情处驻地冲去。

这个时候,盘根正在大雾中快速地挺进着。

他知道,在这样的雾天里,可能行动也是徒劳的,但是,他更知道,这样的雾天没有什么巧办法,唯一的办法就是行动,向着乡下有人户的地方扑,运气好一点,他就可能正好遇到日本鬼子在作案,那么,还可能有所收获!


这个时候,李成已经到达了公路上。

他到了公路上,就命令属于他的指挥的宪兵向自己靠拢。

他决定守株待兔!

他相信日本间谍现在已经暴露,就一定要上公路逃跑。有可能乘着这大雾,也有可能到天亮搞完破坏才出来。但是,这是最稳妥的办法,他不能让任何一个家伙再跑掉!

所以,他的人在公路上分散开来,用虫子的叫声联络着,撒下了一个大网。


片冈聪严厉地呵斥着在雾中跑得有些昏昏浊浊的小泽峻和田中峻。

命令他们自己扇自己的耳光,直到扇了上百下,两人数自己扇耳光数都数得带了哆嗦的哭腔了。

他才命令他们停下来。

并且用手摸着他们发热的脸:“是不是现在暖和了?是不是现在有斗志了?”

两个家伙急忙答道:“哟西,哟西!”


盘根在浓雾中快速地移动着,不过,这个惯于行动的家伙,脑壳几乎是在无意识地动着。

他突然听了停了下来,一个念头已经涌上了他的心头。

他回头看着立刻围在了他身边的杨运盛和宪兵们:“报数!”

数报完是十八人,盘根沉声道:“这样在雾里乱跑,就他妈的瞎子摸象!老子要改变这种状况!我命令,每三个人一组,组成一个追捕小组!记住,你们现在的任务是,立刻进到三家镇周围的农民家里,潜伏下来,日本鬼子一来就给我往死里打!我们的支援小组会立刻到来!”

他边说边已经摊开了地图,这实在是一张不错的地图,这是李成的杰作,但是,主意是盘根出的。上面标出了三家镇周围所有的农房。

这样的合作自然不是盘根和李成这一对冤家能够搞成的。

主意是盼根说的,不过是向严风说。严风给李成布置的。

没想到,这会儿却有了大用。

盘根安排完后,流下杨运盛和带着一个小组作为支援人员,其余的宪兵立刻向自己的潜伏目标而去。

这样的布置说道理上来说,可以说是天衣无缝,或者说是很管用。

一方面,只要片冈聪再攻击农宅,立刻就会遭到反击;另一方面他如果逃跑就会遭到李成的打击。

结果将会怎样呢?

至少是片冈聪的又一次行动还真的遇到了宪兵。

这次遇到的组当然不是盘根,所以,片冈聪没有能和盘根较量。

他们袭击的是又一座孤立的农宅。

这片农宅的主人是一个小户人家,顶多按一个伟人的阶级分析法,算个小土地出租。有着一大家勤劳的人们。

所以,他们也起来得很早。


片冈聪摸到的时候,这些小子也刚到不久。

在这样静悄悄的大雾中,片冈聪尽管像幽灵一样,但是组长雷道国还听到了响动。

有的时候人还真得讲个气质!

比如,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共产党和日本鬼子比起来,共产党更顽强更亡命。可是,这些宪兵见到日本人先输了两分底气,见到更凶狠顽强的共产党他却格外的嚣张。

这会儿,所有的人,包括雷道国也是紧张万分,仿佛日本人真是吃人不吐骨头的超级霸王!

雷道国回头道:“所有人做好准备!他们一进屋就给我往死里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