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命七星 第一部、大闹登月楼 第十二章

辽西小戟 收藏 8 4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8.html[/size][/URL] 第十二章、 金尚龙不是一个喜欢热闹的人,金家堡也已经很多年没这么热闹过了,尤其是在唐大志判出金家堡之后。 但尽管今天非常热闹,可金尚龙的情绪也一直不高,只是如果不是了解金尚龙的人,很难从金尚龙的脸上瞧出什么。 所以大管家佟富一直在面带微笑的向几位日本人敬酒,他希望可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8.html


第十二章、


金尚龙不是一个喜欢热闹的人,金家堡也已经很多年没这么热闹过了,尤其是在唐大志判出金家堡之后。

但尽管今天非常热闹,可金尚龙的情绪也一直不高,只是如果不是了解金尚龙的人,很难从金尚龙的脸上瞧出什么。

所以大管家佟富一直在面带微笑的向几位日本人敬酒,他希望可以帮金尚龙撑住这个场面。金尚龙是佟富一手带大的,没有人比他更了金尚龙。

一般来说一个初次见到金尚龙的人,很难把金尚龙这个人与一方豪杰联系到一起。金尚龙不属于那典型的东北汉子,没有五大三粗的块头,也没有如戟般的络腮胡子。但这并不影响金尚龙的威严,甚至他只是坐在那里,就比那站在他身后鼓着肌肉块的佟得虎更威猛得多。

长谷川从坐在酒席上开始,就一直在不停的打量着面前这个略有些精瘦的中国男子,因为长谷川觉得很奇怪,佐佐木赤足与他说过,金尚龙今年只有三十岁左右。可是长谷川却从眼前这个中国男人的身上,读到了五十岁的老辣与二十岁的杀气。

以长谷川的人生阅历他无法想像也无法理解,这两种完全不同的气息怎么会同时出现在一个人的身上?这使得长谷川对金尚龙非常感兴趣,可惜他的中国话说得实在不好,而金尚龙又惜字如金,长谷川几次想与金尚龙攀谈一翻,却都没有成功。这使得站在长谷川身后的女军人麻衣千月略略有些皱眉。

相比之下,驻日军的中队长佐佐木赤足,与宪兵队队长花田近野就似乎很了解金尚龙的个性。尤其是花田近野,他除了偶像礼貌向金尚龙微笑一下之外,大多数时间都在与金家堡的大管家佟富交谈、饮酒。

日本人对金家堡下足了功夫,他们非常了解这个叫佟富的老头子在金家堡的份量。

在任何地方,大管家都是主人的心腹,但又是上不得台面的。无论什么身份什么地位的管家,在这种排场下,都不可能与主人同席与客人共饮。

今天来的不仅仅是日本人,还有同昌各界的代表,富、农、工、商等等要员齐集金家堡。别看这些人在同昌也算有头有脸的,但要不是借着日本人的光,还真没几个进过金家堡。这种场面之下,整个金家堡忙得鸡飞狗跳,二管家朱宝嗓了都快哑了,护院的几个教头带着人四处巡视,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而唯有本应该最忙碌的大管家佟富,现在却坐在首桌上陪着日本人喝酒呢。所以说,佟富虽然也是个管家,却与其他的管家大大的不同。

这事还得从二十年前说起。

同昌城金家堡威震辽西,这家大业大,可惜天不作美,金尚龙的母亲在生了金尚龙之后,到了四十多岁的时候,突然又怀了一胎。照说这老蚌生蛛也是件喜事,可惜金尚龙的母亲身子骨太弱,等到金尚龙的妹妹金云凤降世的时候,金母难产而死。

金尚龙的父亲悲痛欲绝,郁郁成愁,再而成病,不到半年,居然也随着金母而云。那一年金尚龙才十岁,金尚龙的父亲死前拉着大管家佟富的手,瞪着眼睛却说不出话来。

这佟富当年也是绿林中响当当的人物,后来在机缘巧合之下投入了金家堡,虽然名为管家却一直与金尚龙的父亲以兄弟相称。

当时佟富跪在地上向金尚龙的父亲保证,拼了命也要保住金家的基业。眼看着佟富咬破中指立了血誓,金尚龙的父亲这才咽了最后一口气。

这一个场面到是很有点刘备脱孤诸葛亮的意思,并且从那以后这佟富就真的象诸葛亮保着刘后主一样,一手操持起金家的家业。

说起来象同昌这样的地方,打金家堡主意的人可不在少数,尤其是金家的家主一死,当天晚上有就有三处绺子来抢金家堡。危难关头,正是这佟富挺身而出,拿出当年闯荡江湖时的血性,抡起大刀片第一个冲出金家堡,单枪匹马的将三处绺子上百号人马震慑在原地,活生生的演了一出《单骑救主》,自此以后江湖中人尽言,有佟富在,金家堡稳如泰山。

十年光阴,眨眼而过,金尚龙、唐大志和佟富的儿子佟得虎长大成人,又成了金家堡的三根顶梁柱,佟富也年近不惑,再将金家堡大好的基业原封不动的交还给金尚龙。

再十年后的今日,佟富虽然名义上仍是金家堡的大管家,可是金家堡上上下下,包括金尚龙在内,从没人把佟富当成管家来看。金尚龙与佟富说话,张口必称“佟大爹”。

今天这事,如果不是佟富从中撮合的话,日本人也绝对进不了金家堡这个门。宪兵队长花田近野非常了解其中的关窍,所以尽管金尚龙板着一张脸坐在那里,但花田只当看不见,到是与佟富相谈甚欢,并且执礼有佳。

而佟富更象家主一样,殷勤的招待日本客人,尤其是佐佐木赤足与花田近野。如今的佟富已经没有了当年的霸气,也过抡大刀片的年龄,可是人老成精、老而弥辣。当日本人刚刚进同昌的时候,佟富就知道,这日本人可不是那些个绺子可比。

当年他佟富能抡着大刀片把百十号胡子吓退,而今天拼尽金家堡全力,也不可能是日本人的对手。老家主临走的时候,把这儿子和家业托付给他佟富,佟富可不想眼见着这大片的家业毁在自己的手里。

佟富用眼睛余光扫视着金尚龙,他看着金尚龙长大,手把手的教金尚龙功夫,没人比他更了解金尚龙。到现象,金尚龙对于日本人杀了唐大志的事,还耿耿于怀。

唉,到底还是年轻啊。佟富暗暗的摇了摇头,转过年金尚龙都三十岁了,但佟富仍然觉得金尚龙还是缺少了一点稳重。没办法,自己这匹老马,还得领着他们那。

到是长谷川这个年轻的日本军官让佟富非常感兴趣。

佟富看不懂日本人军装上的军衔,但是听言语里,这个看起来还不足二十岁的长谷川居然是比佐佐木赤足和花田近野还要高上一些。等到佟富听花田近野介绍这个长谷川似乎是那个土肥源贤二的什么拐弯抹角的亲戚,心中立刻恍然大悟。哼哼,不就是日本人里的二世祖吗?这种人,佟富见得多了。

想到这时,佟富略有些自豪的回头看看自己的儿子佟得虎,佟得虎就站在金尚龙的后面,虽然是清明刚过,夜风还有些冷,可佟得虎却故意将对襟的短褂子敞开,露出里面鼓鼓的肌头,示威一样的看着那些日本人。

这才叫儿子嘛!佟富再看看长谷川那弱不禁风的样子。中国有句话: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啊。要是佟得虎也长得象长谷川这个德性,早让佟富一巴掌拍死了。

可是想归想,佟富对长谷川却非常客气,连连的敬酒。而更让佟富注意的,是长谷川身后那个叫麻衣千月的日本女人。凭佟富多年的江湖经验,他知道那个冷脸色的日本女人,才是一个真正的硬点子。

佐佐木赤足与花田近野都很客气,但相比之下长谷川似乎更活泼些。今天除了日本人之外,同昌城里有头有脸的人物几乎都来了,除了这登月阁的三层楼之外,楼前的空地上都会满了人,不下几百号。

可长谷川对这些似乎并不感兴趣,反倒是坐在登月阁里,对于窗外的宝林楼大呼小叫的。并且不时的用日语与那个日本老者交谈。

听花田介绍,这个长谷川是日本京都大学考古系的学生,似乎还是个高材生。而那个日本老者叫高田刚,是长谷川在大学时的导师。这次长谷川来中国,仿佛不是来打仗,更象是来考古的,连他的大学导师老师带来了。

看着长谷川一脸惊讶的样子,佟富并不惊讶,很多第一次见到宝林楼的人都是这种表情。

长谷川想不到在这同昌小城之外,居然有一座如此规模的佛教建筑,不停的问东问西,只是他的中国话说得实在不好,花田暂时充当了翻译。

佟富笑呵呵的告诉长谷川,这座宝林楼无人知晓是何时出现在的同昌的,甚至有人估计是先有关宝林楼,后有的同昌。

据晋时无味空道人遗著《古风·辞》43篇《炎汉古刹说》里面的文字来看,这宝林楼是上古炎黄二帝大战时,炎帝后人所建。

而后到了汉时,高祖刘邦封宝林楼为家庙,此事则有史可查。而后在唐贞观十九年唐太宗李世民扩建汉楼,楼下修了宝林禅寺。

宝林楼内有“鞭打石门、扳倒井、金鸡石、兔儿岭、棋盘山、孤佛顶、仙人桥、倒背岭”等八大奇景蔚为壮观。

宝林楼相关的历史名人,有证可查就有26位皇帝、120多位朝廷重臣。远至炎帝汉祖、唐宗清帝,近至吴三桂、张作霖留下典故无数,其中最为有名的为乾隆四首回文诗。

那长谷川听佟富象说故事一样,将宝林楼娓娓道来,听得嗷嗷直叫,当时就要去宝林楼里看看。是佐佐木赤足与花田近野紧拦慢拦才把长谷川拦住,而长谷川的那个老师高田刚,虽然没有象长谷川那么兴奋,但对着夜色中的宝林楼也凝望了很久。

金尚龙没有说话,却痛快的喝下一杯烈酒,心中暗想:这帮倭国的鬼奴,终究是没见过什么大场面。区区一座宝林楼就变得火烧屁股一般,这要是再带他们去看看同昌的万佛堂、八塔山的话,这小日本鬼子还不得兴奋的当场剖腹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