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 第八卷 剩把怀饮笑问禅 第四一五章:混战

hc8610 收藏 0 5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55.html[/size][/URL] 光晕微微一抖,四周的乱流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全都改变方向,朝场中飘了过来。 凤五一愣,待要躲避却已不及,当下把心一横准备来个同归于尽,打算拉着剩余六名御风族修真者一同进入乱流。就在此时,狂尊突然从地下伸出手臂,一把拉住他朝地底深处拼命逃去。刚往下走了不过一二十丈,凤五就觉得头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55.html


光晕微微一抖,四周的乱流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全都改变方向,朝场中飘了过来。

凤五一愣,待要躲避却已不及,当下把心一横准备来个同归于尽,打算拉着剩余六名御风族修真者一同进入乱流。就在此时,狂尊突然从地下伸出手臂,一把拉住他朝地底深处拼命逃去。刚往下走了不过一二十丈,凤五就觉得头顶上产生了一股难以抗拒的吸力,抬头看时,只觉得四周的景象全部扭曲变形,顺着一个方向朝无尽的黑洞旋去。

“好厉害的乱流!”狂尊低喝一声,将先前那个分身祭了出来,而后催动分身全力朝黑洞漩涡攻出一掌。那漩涡感受到攻击,忽然变得奇大无比,分身惨呼着被吸入漩涡当中,狂尊感同身受,仿佛置身于星空当中,随后又被不断坍缩的星空给吞噬。这种感觉难受之际,以他的修为都忍不住大叫起来:“啊——”

猛然间天地一震,灵气乱流悄然隐去,石台又变回了原来的模样,凤五扶起浑身几乎瘫软的狂尊,从地底下走了出来。他这一入手才发现,狂尊全身都是腥臭的汗腻,刚才短短的一瞬,居然使得一位顶尖高手汗如雨下。灵气乱流的凶险,可见一斑!

“师兄,你们居然没事,实在是太神奇了!”遣云真人连忙迎了上来,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惊喜。

原来,狂尊对乱流一说始终心存疑虑,不大相信有那么厉害。而后见乱流移动的速度并不是很快,一时心血来潮,想要趁对方不注意格杀几个。若是那人反应不及死在他的历爪之下,而不是被乱流吞噬,可能也没有什么事,可坏就坏在御风族人对危险天生敏锐,一击落空之后惊得那人四处逃窜,结果被乱流撞了个正着。

如此一来,灵气乱流等于是全被激发了!

狂尊出手之后就后悔了,尤其后悔的是,自己的一时莽撞连累了凤五。不过两人命不该绝,奔涌而来的乱流几乎封死了所有方向,唯独对地下没有涉及,他顿时看到了一线生机。七虫族个顶个都是挖洞的好手,而狂尊更是其中的翘楚,须臾之间就破开岩石钻进地下,逃命时当然忘不了拉上凤五,这才有了开头那一段。

可是乱流哪里是那么容易摆脱的?尾随而至的乱流几乎将两人吞噬,要不是狂尊灵机一动祭出分身,只怕两人真的会被卷入错乱的时空当中。饶是如此,分身在被卷入之时,狂尊也体会到了时空的深邃浩渺,以及黑洞搅碎一切的可怖。

狂尊和凤五侥幸逃脱了性命,至于天翔阁七剑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除了风烟举等两人外,其余五人全都葬身于乱流当中。说起来,这两人能摆脱乱流,也是运气好到了极点。一来,御风族对于气流的变化十分敏感,加之行动迅捷,足以保证他们能够在光晕之间的空隙穿行。第二,后来陷入乱流的那四人,为了能使别的师兄弟脱困,不惜拿自身做饵,方才给同门创造了逃命的机会。即便如此,七人也只活下来了两个,损失可谓极其惨重。

狂尊只是一时脱力,歇息一会就没事了。这一战虽说有取巧之嫌,实际上无异于以命搏命,凭空击杀对方五人,当真称得上是大获全胜!

“羽老前辈,我们天翔阁已然尽力,奈何死伤惨重,还请前辈为我等讨还公道!”风烟举自当日见识过紫袖的实力以后,性情上便收敛了许多,此刻尽管心怀怨恨,却忍气吞声地求到羽农跟前。一席话说的合情合理,可谓是滴水不漏,羽农想不答应都不行了。

“你放心,他们今天一个都跑不了!”

沙漫天击杀蝎翁,自己也受了重伤;七剑出战却被狂尊一通乱打,连对方一根毛都没伤到,就平白损失了五名高手,羽农焉能不恼?按理说,自己这一方汇集了几大门派的精英,高手如云人多势众,怎么打都是稳赢的局面,却束手束脚反落了下风,究竟是何道理?

这么想着,羽农不由得斜眼看了空源上人一眼,心中大感厌烦。按照他的想法,事已至此根本无须有那么多顾虑,只要能将高庸涵等人除掉就行。可是顾及到大天师丹意日后的计划,不得不对空源等人客气三分,当着重始宗的面,自然无法一拥而上以众欺寡了。

“咦,高庸涵呢?”正一肚子邪火没处发,羽农忽然发觉对面的人群中不见了高庸涵,心中不觉一怔,暗想:“难道趁着刚才的混乱,他已经走了么?”

以高庸涵一贯的口碑和言行,当然不会趁乱脱逃,那么他的离去就只有一个可能——潜上山去寻找丹意的下落。只是有一点羽农不大明白,休说自己带的这几百人,单是空源上人和一帮子重始宗弟子,就不能放人通过临星观。那么,他是怎么冲出重围的呢?仔细一想就明白了,当年巨灵岛上那个魔界之人曾使出了一门法术,可以撕裂虚空自由穿行,多半高庸涵也学了这门法术。否则,如何能避开自己的耳目?

按理说,遇到这种情况应该分派人手,想方设法搜寻高庸涵的下落,可是羽农并没有这么做。因为在他看来,高庸涵一个人去找丹意,纯粹就是送死,哪怕他已有散仙的修为,也一样没有半点机会。丹意是什么人,羽农清楚得很,当下胆气一壮朝后微微摆手,身后走出一名蕴水族修真者。

此人乃是依附于上善楼宗主流疏痕,并借此当上水氏家主的水晴野,较之十二年前巨灵岛之时,已多了几分威严的气息。只见他踩着水花来到场中,朝对面高声道:“大小姐,你离开洄漩海已经四十多年了,咱们一族老小好生记挂,希望你能迷途知返,跟我回去!”

“水晴野?”水涟漪眼中寒光一闪,冷哼道:“听说你前几年接管了水氏一门,仗着流疏痕给你撑腰,残害了不少老人,可有此事?”

“大小姐言之差矣!”水晴野面色如常,仍是一副恭敬的笑脸:“总有些人不识时务,我也是为了大局着想,只好加以整顿,至于‘残害’二字,那是绝不敢当的。”

“哼,废话少说,你的心思我还不明白?我一天不死,你在家主的位子上就一天不得心安。”水涟漪和烈九烽携手走到石台中央,不屑道:“既然如此,那就做个了断吧!”

“哪里的话,大小姐说笑了!”水晴野眉头微微一皱,转而问道:“这位炎焱族朋友,想来就是烈九烽烈先生了?”

“不错,正是我的夫君烈九烽!”水涟漪和烈九烽已于八年前完婚,双方均无亲人长辈到场,只有十二叠鼓楼的同伴作为见证。此事外人并不知情,此刻水涟漪当着众人面宣布,着实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四周一下子爆发出嘈杂的声音。炎焱族和蕴水族水火不容,可是两人却已成亲,的确算得上是一大奇闻。

“原来是新姑爷,失敬,失敬!”

“你再去找一个人来,我们夫妻不愿占你便宜。”烈九烽厌恶水晴野的虚伪,直言道:“今日之事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无需多言!”

“你们夫妻二人一再相逼,我只好勉为其难了。”水晴野自知绝非二人联手之敌,当下转身便欲招呼同门,哪知一道火红的身影突然窜了过来,口中喊道:“我帮你对付烈九烽!”

“是你?”烈九烽万料不到,来人竟然是火龙旗,不禁失声道:“你不是已被关起来了么,怎的逃了出来?”

烈九烽虽然脱离焰阳宗数年,但是对师门的事情一向都比较关心。两年多以前寥廓熔城发生的变故,他多少有所耳闻,尤其是听说火绒承和火凤阳殒命的消息,还曾扼腕长叹痛感惋惜。连带之下,对火龙旗自是大骂不止,今日一见如何不惊?

“天尊知我蒙难,特遣人将我救了出来,如今我已拜在他老人家门下。”

当日搭救火连城时,火绒承所依仗的是一件仙器,而那座蟾皇塔便是丹意所赠。及至事败,火绒承身死,火连城和蟾皇塔一并被酒界老祖收去,丹意对熔海崖的渗透可谓是功败垂成。只是鉴于火龙旗的身份,这才出手将其救了出来。火龙旗至此后感恩戴德,对丹意死心塌地,今日抢先出战,就是为了立一场大功劳以为回报。

“你背叛师门,累死了火凤阳和火绒承,罪不容诛!”烈九烽与他二人均是火凤部落出身,而且都是族中难得的人才,是以之前颇有交情。

“你盗取天火囊,不一样是死罪?”火龙旗怒极反笑,驳斥道:“咱们两个半斤八两,谁也别说谁,今天就看看谁能活下来吧!”

“好,还是手底下见真章!”说着,一道烈焰自烈九烽体内喷出,带着一股浓烈的炽热卷向火龙旗。熊熊烈焰当中,隐约可见一条火龙和一只火凤缠斗在一起。

烈九烽和火龙旗这么一打,水涟漪自然和水晴野也战到了一处,正所谓烈焰与龙凤齐飞,水幕共长天一色,水火交织绚出一幅罕见的画面。按照正常情形来说,四人修为大致相当,即使是要分出胜负,只怕也在百招之后。不过水涟漪和烈九烽互通有无,加之两人心心相印,本来绝不相容的水火居然交汇融合,这么一来,各自为战的水晴野和火龙旗,不到半个时辰就落了下风。

“绝不能再输了!”到此地步,羽农不再理会空源上人的看法,侧身看了一眼流疏痕,流疏痕心领神会,一摆手又有两名蕴水族的修真者冲了上去。

“怎么,想仗着人多么?”两年前攻打道祖崖,凤天一叶灵胎重伤,眼下躲在七杀回廊静养,这次并未前来。苏妙淼又被高庸涵误杀,丧身于紫竹潭万仙大阵阵眼之中,眼下十二叠鼓楼诸人中以烈九烽地位最高。此刻看到对方不顾规矩,想要仗着人多欺负人少,一帮子杀手登时鼓噪起来,纷纷跃入场中。

“糟糕,这下危险了!”眼看混战将起,孟微子和藏默真人、天灵子等心中均是一紧,只希望局势不至迅速糜烂。

哪知事与愿违,羽农等的就是这个机会!眼见十二叠鼓楼的人加入战团,羽农嘴角泛起一丝冷笑,一纵身跃上半空,祭出十余个血侍朝敌人攻去。他这么一动,身后数百修真者大喊一声,一起杀将过去。

“罢了,只有拼死一搏了!”众人相视点头,而后毅然决然地迎了上去。

一时间灵力四溢法器横飞,惨烈的混战很快波及开来,原本想置身事外的重始宗弟子,也被卷了进来。空源上人无奈叹息,稍一迟疑,就见一名弟子被一个天机门老者击杀,气恼之下只得咬牙攻了过去。

这种混战最是危险,身在其中根本不知道下一个对手是谁,可能刚刚打倒对面的敌人,就被来自身侧的法术击中。就算修为再高,此时也只能说是勉强自保,即便是羽农和孟微子这样的高手,也不敢有丝毫大意。才刚刚开战,惨呼声已经接二连三地响起,不时可以见到有人自爆灵胎,仅仅片刻的功夫,所有人的杀戮之心都勃然而发。

爆裂的灵胎,不甘的怨魂,啼哭的魂灵,冲天的杀气……

失去主人的血侍和异兽,漫天飞舞乱砍乱杀的法器,刀光剑影和暴戾的战意,还有残肢断臂和飞溅的鲜血……

堂堂修真界圣地,已然变成了人间地狱!

是谁造成了今天的局面?又是谁给须弥山带来了如此惨烈的杀戮?

有谁能结束争斗,结束厮杀?

又有谁才能给世间带来安宁?




端午节来临,多更一章,祝各位书友节日快乐!


《九界》小说作者开微博,与读者零距离交流,千朝一醉的微博地址:http://t.qq.com/qianzhaoyizui精彩内容不断猛爆,赶紧收听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