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蓝迷彩 正文 第五章:邂逅美女张亮痛并快乐

海狼愉乐 收藏 2 40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9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96.html[/size][/URL] 星期天吃过早饭,童俊约张亮一起外出。张亮扑倒在床铺上,死活不愿意挪窝,“求求你,找别人吧,我困死了。”童俊死缠烂打,“走吧,去了保你不后悔。”张亮还是不动心,童俊俯在他耳朵边嘀咕几句。 张亮像通了电,立刻从床上弹起来,“走,现在就走。” 来广州后,张亮还是头一回坐地铁,走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96.html


星期天吃过早饭,童俊约张亮一起外出。张亮扑倒在床铺上,死活不愿意挪窝,“求求你,找别人吧,我困死了。”童俊死缠烂打,“走吧,去了保你不后悔。”张亮还是不动心,童俊俯在他耳朵边嘀咕几句。

张亮像通了电,立刻从床上弹起来,“走,现在就走。”

来广州后,张亮还是头一回坐地铁,走进地铁站,暑热与喧闹统统被抛在了外面。在自动售票机上买卡,带着张亮刷卡进站上车,童俊的一系列熟练动作告诉张亮,这小子,老手了。又换乘一次,他们在番禺广场冒出地面。

不远处,一辆白色凯美瑞摇下车窗玻璃,驾驶位上一个白白胖胖的中年妇女伸出手臂朝童俊使劲儿摇,“小俊,在这儿呢,快来呀。”童俊朝张亮一挥手,“快!”张亮心想,这大概就是童俊的姑妈吧。

坐进车里,没等童俊开口,中年妇女就扭脸看着张亮说:“这就是张亮吧?我们小俊经常说起你呢。”张亮欠欠身子说:“阿姨好。”

副驾驶的位置坐着一位脑门上架着太阳镜的女孩子,笑吟吟地伸过手来,“胡枚枚,童俊是我哥。”张亮局促地伸过手去,轻轻握了一下马上松开。童俊介绍说:“暨南大学新闻系高才生,目前毕业待岗。”

姑妈有些不好意思,解释说:“小俊他姑父太忙,我这个开车技术又潮,从来不敢进市区的,所以,只有在这里等你们了。”

“小心噢,我妈可是标准的‘女魔头’哦。”

童俊问:“什么‘女魔头’,别笑话我们当兵的没见识哟。”

“女司机,磨合期,头一回上路,简称‘女魔头’(女磨头),明白吗?”

哈哈哈——

确实,平直宽阔的大道,姑妈始终以四十左右的速度前进,两手紧握方向盘,两眼直直地盯着前方,无论左右,只要有车超过,她都本能地踩一脚刹车。胡枚枚嘴巴上捂着纸巾,痛苦地说:“妈,我晕——”

张亮和童俊窃笑。

姑妈专注于驾驶,连听都没听见。

终点香江水上世界终于到了。胡枚枚跳下车直扑路边的垃圾桶。姑妈紧随其后,“宝贝,怎么又晕车了,这次开得真不算快呀,怎么搞的?”

等胡枚枚恢复平静了,姑妈说:“本来我们赶夜场就好了,不会这么晒。可小俊说你们军校管得严,下午四点半前一定得赶回去,没办法喽。多擦点防晒霜吧。”

童俊和张亮换上泳裤出来,胡枚枚递过来一瓶防晒霜。童俊做了展示肌肉的健美动作说:“瞧瞧你哥古铜般的肤色,看看未来海军陆战指挥官的肌肉,用不着这些脂脂粉粉。”

这个水上世界可真够大的,人造沙滩,人造海浪,超长的滑道,都号称天下第一。水战,冲浪,高台跳水等疯狂刺激的体验项目,似乎专为年轻人和情侣而设,男子汉勇敢的表现常常引来女孩子快乐的尖叫。童俊有些恐高,张亮鼓励他说:“就当参加军人行为心理训练了,今天,我陪着你吃小灶。”胡枚枚也在一旁不停地怂恿打气,两个人惊险项目一个不落地玩了个遍,赢得周围许多年轻人的掌声。回到浅水游乐区,姑妈兴奋地竖起大拇指,“不愧是海军,真的是艺高人胆大,超赞哟!”童俊勉强挤出笑模样,“姑妈,夸死人不偿命哟。我的魂儿都快没了。”

胡枚枚玩兴不减,主动出击和张亮打起水仗,张亮哪敢施展拳脚,要么左躲右闪要么虚张声势,偶尔象征性地还击,她已夸张地大叫,“坏小子,坏小子,我饶不了你!”

阳光火辣辣的,姑妈躲到太阳伞下慢慢啜着冷饮,看着年轻人在水里疯玩儿。

胡枚枚似一只水中精灵,在张亮面前嬉戏笑闹。张亮的目光有些迷离,神情有些恍惚,眼前的一切如在梦中。

三个多小时的玩闹,早已折腾得前胸紧贴后背了,胡枚枚嚷嚷着:“饿死了。”姑妈说:“上来吧,咱们去吃顺德菜。”

车子转进一座依山而建环境清幽的山庄,穿着露腿旗袍的咨客老远就向姑妈打招呼,“欢迎啊,胡太,几位?”看来,她是这里的常客了。

席间,两个小子举杯下筷尽量斯文,姑妈见他们拘谨的样子,不停地往他们碟子里夹菜,“和在自己家里一样,有什么放不开的,东北话说的,可劲造吧。”

胡枚枚简直和刚才判若两人,文静优雅,细嚼慢咽,颇有大家闺秀的范儿。张亮偷偷地瞄她几眼,她视若不见。

张亮总渴望着有什么事情发生……

地铁口,胡枚枚礼貌地伸手握别,张亮说:“再见。”胡枚枚狡黠地眨眨眼说:“会的,坏小子。”

张亮心里一惊手上一紧,胡枚枚“呀”地一下痛出声来。他偷偷瞄一眼身边的童俊,谢天谢地,他正在和姑妈话别呢。

踏进地铁车厢,屁股刚沾座位,童俊就酣然入梦。张亮骂一句“没心没肺”,百无聊赖地读完车厢里目之所及的每一个字符,两只眼皮已重得抬不起来……

走出地铁站,一股热浪差点把他们掀翻,两人立刻清醒了。张亮心里全是难以捉摸的胡枚枚,“你妹妹这个人,嘿嘿,哈哈——”

“她呀,没轻没重,没心没肺,没伤着你吧?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啊。嘿嘿,哈哈——”

张亮讪讪道:“怎么会呢?”

童俊说:“她说她最近在做一项实验,让我替她找一小白鼠,嘁,我上哪儿找去?”

小白鼠?

张亮一脸茫然。

回到宿舍,李庆东惊呼,“哥儿们,你们被人煮了?”张亮说:“怎么了?”望一眼童俊,他全明白了,童俊身上全红了。

“严重的紫外线灼伤,有你们难受的。老实坦白,海边泡妹儿了不是?”

“别胡扯,就在公园里晒日光浴来着。”

晚上熄了灯,整个后背疼得不敢挨床板,趴在床铺上感觉万根钢针在背部狂刺。

第二天起床,成片充盈的水泡高高低低爬满后背,让人看了直打冷噤。

队长察看后对他们说,“到门诊吧,穿衣服小心点儿,蹭破了皮,里面的真皮直接暴露在空气里,钻心地疼。”

苏副说:“我们哪年海练都要脱几层皮,只不过不是你们这种玩法儿,你们这叫自虐!快去吧,大针筒抽几次就好了。”

医生做了处理后,给他俩开了两天的全休假条,叮嘱他们最好别捂着蹭着。

既耽误学习又影响训练,两个人自感罪孽深重。赤裸着上身,在宿舍里憋了两天,每人写了两千字的检讨书,交给政委。政委说:“没有要你们写啊,队长交待的?”

两人摇摇头说:“不是,我们主动的。”

政委说:“这次你们权当活教材了,一时疏忽大意都可能影响战斗力啊。耽误学习训练不说,自己还得受罪不是。”

张亮咬着牙说:“政委,我一定把耽误的学习训练补回来!”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