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9.html


欧洲的四桅战船只有护卫舰那么大,仅有的十几艘和驱逐舰同等大小的战船除了皇家橡树号以外也都已被南海舰队的火炮击沉,经过一下午的激战四百多艘联合舰队的战舰有两百多艘被击沉,对面的南海舰队也付出了巨大的伤亡,两艘巡洋舰被击沉,三艘驱逐舰,七艘护卫舰沉没,三千余名南海舰队将士战死,在夕阳下双方开始了最后的一搏。

以巡洋舰为先导的南海舰队呈箭矢型攻击阵型从各个方向撞进了联合舰队的阵型之中,在战列舰和巡洋舰的面前欧洲联合舰队的军舰如同玩具一般的渺小,所有敢于挡在他们冲锋道路上的欧洲战船都被他们无情的撞成了碎片,驱逐舰和护卫舰也紧随其后用自己舰首的火炮射击着所有试图靠近战列舰和巡洋舰两侧的欧洲战船。

欧洲联合舰队的指挥体系也已经被彻底瘫痪,混作一团的联合舰队只得各自为战,在密集的战舰混战区里战列舰和巡洋舰上的大明将士们利用掌控制高点的优势将他们手里手雷和掷弹筒用尽最大可能的倾泻到欧洲联合舰队的脑袋上方,战舰两侧的所有火炮射击口也都打开了,密集的炮火将所有试图靠近这些庞然大物的欧洲战船变成了一个个在海上漂浮着的火炬,和天上的晚霞遥相呼应。欧洲的战船也得到了近距离射击的机会,面对战列舰和巡洋舰那庞大的体积欧洲那些水手们在如此近的距离而言是无需瞄准就可以攻击到的巨大标靶,作为先导的各战列舰和巡洋舰也都承受着欧洲舰队的密集炮火,突入敌阵之后战果显著但自身伤亡数字也在迅速上升。

“大明帝国的火炮弹药不多了,趁此时机反击他们。”英国不愧为新兴的海上强国,在短时间里已经发现现在大明舰队的炮火只是最后的一搏了,白金汉等欧洲将领也开始了最后的疯狂反扑。

“将军,我舰各型火炮弹药已经全部用尽,掷弹筒和手雷也已经消耗殆尽,我舰队各战舰的炮火也在刚刚停止,应该是都没有炮弹了。”巡十一巡洋舰上分舰队参谋一身硝烟的向刘武汇报情况:“我们身后的第十,第十二分舰队情况也与我舰队类似,作为我军尖端突入部从刚才开始就有数艘敌军战船靠上了我舰,还有数艘敌船正在试图靠近我舰,甲板上已经开始了肉搏战,现在军情危急,我们建议将军立刻转移到后面安全的地方去。”

“不行,我们身后就是提督大人的旗舰,只要我们船上还有一个人活着那就要向前进攻,现在船上所有人都拿起武器上甲板作战,你们这些参谋们之类的文职向后转移吧。”刘武将手枪里上满子弹最后检查了一遍:“警卫班,跟我一起上甲板迎敌。”

“我们也是军人,怎么可能会后撤一步。”参谋一脸的愠怒:“你做为主将后撤是需要但我们决不会后撤。”

“呵呵,那就算了。”刘武也懒得再废话:“和我一起上甲板吧。”到此时刻南海舰队每艘战舰之上上至将军下至伙夫都拿起了武器加入了这场战争。

“白金汉公爵阁下,我们的舰队现在也都没有了弹药,只能和大明的海军近身肉搏,可是他们的船高出我们太多了,那些明国军人的火绳枪也远远的优于我们所装备的火绳枪,我们的水手再爬上他们的甲板之前就蒙受了巨大的损失,如果你们再不拿出什么战术的时候我们恐怕支撑不了多久了。”瑞典海军司令尼尔松隔着船大声的向联合舰队最高司令白金汉质问。

“你们自己看着办吧。”白金汉公爵垂头丧气的喊道,现在他们这些人也已经没有了任何可以反败为胜的办法,任何人都明白如果突围不出去联合舰队全军覆没只是一个时间问题,最晚不会超过明天上午,白金汉现在最想干的就是把科恩那个狡诈的家伙撕成碎片,因为他这个该死的家伙将整个欧洲的主力舰队全都给葬送在这里了:“谁看见科恩那个混蛋了,我要杀了他。”

“白金汉阁下,科恩再一开战的时候就被明军的火炮炸死了。”白金汉公爵身边的水手给了他一个让他很不满的答案。

“那个狗屎已经死了么?所有人全力突围,一定要趁天黑突围出去。”白金汉公爵绝望的喊道。

刘武来到甲板之上的时候到处都是喊杀声,在他的警卫班的加入后终于将那些爬上船的联合舰队水手给赶了下去,现在天色已经黑了,星光闪耀之下这片海上的人们还在厮杀着,大明将士用默契的配合发挥着手里步枪最强大的火力优势,那些火炮已经没有了弹药的炮兵们也都拿起身边死去同袍的武器向那些正在攀爬自己舰艇的敌人射击,各战舰之间也都熟练的配合着一艘一艘的清除着联合舰队的战舰,整整一夜这片海域上都是枪声不断,在太阳再次升起时终于有坚持不住的欧洲人选择了投降,多米诺骨牌效应开始产生,越来越多的看不到希望的欧洲战船挂起白旗选择投降,最后连皇家橡树号也悬挂起了白旗投降,这场耗时一天一夜的海战终于落下了帷幕。

天启六年三月一日,东南亚曾母暗沙海战以大明帝国海军获得最终胜利结束,这是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帆船海战也是后装火炮和开花弹第一次的在海战史上登台演出,装备大量后装火炮的大明帝国海军在这里以压倒性的优势一次性的解决了所有的欧洲强国的主力舰队,欧洲海军进入了衰弱期,自此之后大明海军和黑水公司横行四大洋而其他诸国只得萎缩在海外的殖民地,此役大明帝国海军共沉没巡洋舰两艘,驱逐舰九艘,护卫舰十二艘,重创战列舰四艘,巡洋舰十艘,驱逐舰十一艘,护卫舰三十艘,阵亡将士一万五千余人,欧洲联合舰队沉没大型战船近三百艘,俘虏一百五十余艘,阵亡将士六万余人,俘虏人员三万多人,黑水公司损失巡洋舰一艘,驱逐舰六艘,护卫舰十四艘,海盗伤亡五千余人,联合海盗损失战船五十七艘,伤亡海盗一万两千余人,天启帝恩典黑水公司战死的海盗准以战死的南海舰队将士规格抚恤家属并准许其在南海舰队烈士陵园安葬,此言一出东南亚加入黑水公司的华人无不叩谢皇恩浩荡。

“立刻补给弹药救治伤员,全军进攻马六甲。”毛文龙在心痛南海舰队损失时还是下令南海舰队进攻马六甲海峡,趁此时机彻底控制那些西洋人来往大明的海上通道。

天启六年三月四日,马六甲在南海舰队的猛烈炮火下选择了投降,南海舰队接管此地并将马六甲施工建设为一座坚固的堡垒牢牢的控制了东西往来的咽喉要道并趁势扫荡了东南亚所有的欧洲残余势力,一个半月之后整个东南亚再无欧洲人一兵一卒,荷兰东印度公司宣布破产,黑水公司在进行了为期三个月的休整之后再次卷土重来,前出印度洋,一个半月后英国东印度公司宣布破产,继而英国皇室已无力偿还债务也宣布破产,大明帝国的商人们则控制了从东南亚到地中海的香料运输线。

天启六年五月初三,北京城。

“尊贵的大明帝国皇帝,请允许我代表我们欧洲联军三万多名战俘向您表示最高的敬意。”白金汉公爵弯腰向高坐在龙椅之上的朱由校一鞠躬:“感谢您的仁慈让我们受到了仁慈的优待。”

“不用客气,你们在这里所花的每一文钱我们都会计算在你们政府的脑袋上,你们国家的人民必须为你们所作出的战争行为负责。”朱由栩用一口流利的美式英语显摆着,想当年龙魂为了考哪个英语六级可是吃尽了苦头。

“这位尊贵的先生,您能不能说慢一点,我听不太明白您说的话。”白金汉公爵对朱由栩那一口混合了李老师口音的英语听的不是很清楚。

“没关系,我可以慢慢的和你说。”朱由栩一脸愠怒的又慢慢的说了一遍:“我说的话你现在听明白了吗?按照我们的要求你给你们的政府写一封信,让他们付赎金来把你们赎回去。”

“这位先生,你打算要多少赎金?”白金汉公爵已经听说过朱由栩对荷兰东印度公司狮子大开口的丰功伟绩了,现在他心里对朱由栩会要自己多少钱没有底。

“你们欧洲人一共被俘虏了三万多人,你们每人要付十万两白银的赎金。”朱由栩一脸的纯真:“每个月你们每人的生活费是十两白银,从你们被俘至今已经两个月了,共有六十万两。”

朱由栩的话还没说完白金汉公爵就昏了过去,三十亿零六十万两白银的赎金,整个欧洲现在加起来也没有这么多的钱,过了半天之后悠悠醒来的白金汉公爵有气无力的说:“这位先生,你要的太多了,整个欧罗巴也拿不出这么多的白银给您。”

“能不能给出是你们的事情不是我的,只要明年今天之前我没有收到赎金那我就把你们统统当做奴隶。”朱由栩威胁到,南海舰队虽然大获全胜但是他的损失还是让朱由栩肉痛不已。

“我们尽可能吧。”白金汉公爵哀叹道,他不知道和自己一起的这些战俘有多少能够活着回家在心里更是痛恨已经死了的科恩。

等白金汉公爵被带下去之后朱由校有些纳闷的看着朱由栩:“老六,你会说那些红毛番的话?”

“只会这一个,其他的我也不回了,这还是在江南的时候跟在南洋回来的那些商人们学的。”朱由栩找着借口。

西元1626年七月,曾母暗沙海战之后四个月,欧洲联合舰队战败的消息传遍欧洲,面对高昂的赎金各国政府相继宣布破产,经过欧洲各国协商后派出联合使团来到大明和朱由栩等人进行谈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