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封的金达莱 正文 二、冷漠地复仇(4)

尹琦 收藏 1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0.html[/size][/URL] 此时正值中午,耀眼的日光照在白色的大地上,我和马翔天爬到五百米外,我仔细一看,是一辆T-34185中型坦克,自家人,好说。便对马翔天说:“小马,回去告诉常连长,是自己人,让他把队伍带上来!” 看着马翔天向回跑去,我站了起来,双手举起向坦克走去。 我刚走出没多远,坦克的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0.html



此时正值中午,耀眼的日光照在白色的大地上,我和马翔天爬到五百米外,我仔细一看,是一辆T-34185中型坦克,自家人,好说。便对马翔天说:“小马,回去告诉常连长,是自己人,让他把队伍带上来!”

看着马翔天向回跑去,我站了起来,双手举起向坦克走去。

我刚走出没多远,坦克的炮塔一下子瞄向了我,我心里一紧,但还是继续走了过去。

离坦克还有五十米时,坦克驾驶舱的盖子打开了,探出了半个身子,用望远镜向我一个劲儿地瞅。

“瞅啥呀!自家人!”我喊着,一边走上前。那坦克兵摘下望远镜喊:“你是哪部分的?”

我喊“反正都是志愿军,我是XX团四连的!”

“真是自家兄弟!误会了!正好我们需要帮忙!知道你们团部在哪儿吗?我们迷路了。”

我已来到坦克边:“差不多知道个大概位置,咱们正好往一个方向去,一块儿走吧!”

“就你一个人?上来搭一程吧!”那坦克兵客气地说。

“不了,我们一帮人呢!”我回头指了指,常志德正带着全连向这边走来。

坦克兵跳了出来:“同志,你叫啥没说呢,我叫闫木涵,是这辆坦克的车长,你是……”

“我叫沈明,是这个连的连副。”我话音刚落,常志德已走来:“怎么个情况?”

他们俩人互相介绍之后,我们三人商量了起来:我和常志德的意见是我们步兵跟随坦克一块儿前进,到达一连驻地时,找一个一连的人带坦克去团部;而闫木涵的意见是坦克搭载伤员先到一连驻地,放下伤员后折回来接应我们其他人,再开回一连驻地,由一连人指引坦克去团部。

商量了半天我们认为还是一起走保险,于是我们班长以上的人员以及伤员搭载在坦克外面,其他人跟在坦克后面,向一连驻地出发。

一路上我们没遇上几个人,都是老百姓。

离一连驻地不到五公里的时候,坦克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我向里面喊。

里面还没有回答,不远处传来的炮声成为了战斗的信号,一群人哗啦一下从坦克上跳了下来,只有我还在坦克上。

“有美军坦克在这附近!有一支我们的部队与他们交上火了,总部拍来电报让我们去支援!”闫木涵扯着嗓子喊。

“一起走!都走!打美国佬的大龟壳去!”常志德喊

“对!快走!都起来,起来!出发去打美国佬坦克啦!走!走!把手榴弹四个绑一块!”我喊完跳下坦克。

我们便向枪炮声传来的地方奔去,坦克自然早已跑到我们前头去了。

翻过一个山头,我才发现,这哪儿是作战,简直就是在屠杀:三辆美军M26潘兴式坦克在任凭一群中国士兵燃烧瓶和手雷的攻击下,疯狂地追杀和碾压着那群中国士兵。

轰!我们的T-34坦克开火了,一炮击中了美军坦克其中一辆的后部,那辆坦克顿时着起了大火。其余两辆美军坦克才停止了杀人游戏,笨拙地向这边转动着炮塔。T-34坦克轰鸣着向前开去,顿了一下又开一炮,美军另一辆坦克的半边车身被炮弹撕开了。最后一辆终于将炮管对准了我们的T-34坦克,轰的一炮,T-34坦克的炮塔竟然被掀飞了!

常志德大喊:“许卫!去救人!沈明,你带一个排靠上去炸了它!”

二排长许卫马上带上俩人奔向T-34坦克的残骸,我则带上了一排向美军M26潘兴式坦克冲去。

那美军的潘兴式坦克将炮管又对准了我们,轰的一炮,一个战士飞上了天。它的炮塔部机枪开始扫射了,M1919冷风式机枪的火力我可是亲身经历过,我连忙卧倒,五名战士中弹躺下了。

或许它还嫌不够,炮塔顶部出来一个美国兵去操纵那挺顶部车载机枪。

嗒嗒嗒……这是我一生中见过的最恐怖的机枪之一,一个战士只中了一枪,上半身便碎开了,惨不忍睹。这便是五零机枪,十二点七毫米的口径都赶上炮了。

我抬头用卡宾枪向那辆坦克开了两枪,那机枪手便歪向了一边。

此时,那群曾被追杀的士兵们折了回来,继续用燃烧瓶攻击它,它看出了那些士兵比我们更加危险,于是又调转炮口指向他们。

我乘机冲了上去,爬上美军的M26潘兴式坦克,把那个已死的机枪手推开,向里面丢了两枚手雷,然后把盖子盖上,跳下了坦克。

轰的一声,坦克停住了,接着发生了剧烈爆炸,敌人的坦克被掀翻了。

闫木涵毫发未损地从坦克底部的逃生口爬了出来,正在心痛地看着报销的坦克;许卫正在努力从坦克里拖出了一名伤员;常志德正捧着从老美潘兴式坦克上卸下的五零机枪察看。

那群曾经被追杀的官兵们向我们靠来,为首的一个道:“谢了啊,兄弟们,你们是哪个部分的?”

常志德放下五零机枪,命令战士们打扫战场,之后转过来说:“XX团四连的,你们是……”

“我们是师直属警卫营的,出来顶替一个损失惨重的连的阵地半天,没成想遇上了坦克……”

“行了行了……你们继续执行任务吧!四连全体继续前进!”

顶着烈日,我们走进了一连驻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