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电网力推丰满大坝拆除重建计划 耗资近百亿

一般就一炮 收藏 5 547

]国家电网公司力推耗资近百亿的丰满大坝拆除重建计划,受影响的不仅仅是雾凇景观

是拆,还是留?2011年5月下旬,丰满大坝迎来了第三次安全定期检查(下称定检)专家组。定检结论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这座大坝的命运。


丰满大坝位于吉林省吉林市,第二松花江干流上的丰满峡谷口,1937年伪满时期开工,六年后第一台机组发电。大坝高90多米,当时乃亚洲第一高坝。丰满水电站库容百亿立方米,装机容量超过100万千瓦,兼具发电、防洪等功能。


一个多月前,丰满水电站从东北电网有限公司(下称东北电网)划归至国网新源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国网新源)旗下,后者是国家电网公司(下称国网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平静的松花湖水面下,围绕着这座大坝的安全等级评价和重建与否,争议之声未绝。国网公司方面正强力推进耗资近百亿元的拆除重建计划,以“彻底解决问题”;反对者认为,对大坝采取维修加固措施即可,拆除重建不仅是一种巨大浪费,还可能导致下游雾凇景观受威胁等一系列问题。


丰满大坝关系到公众的切身利益。它的命运,究竟掌握在谁的手中?


国网力主拆坝


丰满水电站此次定检现场会议,原计划于2010年6月召开。按照常理,国网公司应该期盼定检顺利开展,使得丰满大坝能从目前的病坝身份恢复为正常坝。但实际情况是,国网公司以防汛工作紧张等为由,将会期拖延了近一年。


个中玄机在于,国网公司力主拆除重建,而多位定检专家持相反意见。


丰满大坝先天不足。1941年底,太平洋战争爆发,日本无暇顾及东北,物资紧缺等原因更是使施工中的大坝质量受到影响。但是,经过多次改造和修补,它一直处于运行状态。


在1995年开始的水电站大坝首轮定检中,国家电监会大坝安全监察中心(下称大坝中心)将丰满大坝定为正常坝。第二次定检在2005年底结束时,专家组初步论证意见是仍然可以定为正常坝。东北电网2006年3月向国家电监会上报的文件中,也将自评安全等级报为正常坝。


不过,专家组认为,首次定检发现的一些问题没有实质性改进,尤其是溢流坝段的渗漏和冻胀开裂问题较为严重。为了督促业主整改,国家电监会2007年底发文将丰满大坝定为病坝。这意味着它在此后三年内可以带病运行,但必须维修加固,消除“病症”。


国网公司已着手治理。2006年2月,国网公司向国家发改委报送《关于丰满发电厂水库大坝全面加固工程按基本建设程序开展前期工作的请示》。两个月后,国家发改委复函同意,并确定“彻底解决、不留后患、技术可行、经济合理”的原则。


丰满大坝被定为病坝后,国网公司总经理刘振亚专门听取汇报,要求把彻底根治大坝问题、消除安全隐患作为首要任务。


渐渐地,国网公司的工作目标从维修加固转向了拆除重建。2010年2月,国家发改委再次发函,同意将重建方案作为丰满水电站大坝全面治理方案开展前期工作。


雾凇景观受威胁


随着重修方案的逐步推进,环境影响方面出现了一个棘手问题:吉林市的雾凇岛景观或将因此消失。


2011年5月5日,丰满水电站大坝重建方案环境影响技术评估会议在北京举行。与会人士讨论的焦点,正是雾凇。


雾凇即树挂,是水汽凝聚而成的冰花。吉林雾凇与桂林山水、云南石林和长江三峡,同为中国四大自然奇观。雾凇一般出现在每年11月下旬至来年3月上旬,主要观景地是丰满大坝下游约50公里的雾凇岛。


根据四川大学水力学与山区河流保护国家重点实验室和中国水电顾问集团贵阳勘测设计研究院(下称贵阳院)合作完成的《丰满水电站大坝全面治理工程水环境影响研究报告》(送审稿),新坝建成运行后,每年1月到3月,雾凇岛末端的水温平均降至零摄氏度左右,可能存在流冰或封冻现象,从而使雾凇景观难以再现。在低水位年,距离大坝下游17公里处即可能产生封冻。而现在冬季水库下游70公里均不封冻。


目前,老坝发电取水口位置在海拔215米至225米处。重建方案仅拆除老坝240米至267.7米的部分坝段,剩余部分的阻挡使得库区240米以上水体才能进入新坝的坝前区域。由于冬季库区水位越往上温度越低,新坝下泄水温将有所降低,从而导致下游第二松花江冬季不结冰江段缩短。而雾凇的一个重要形成条件是冬季江面水温较高,蒸发至空气中后遇冷凝结。


贵阳院参与研究报告的赵再兴告诉财新《新世纪》,环评调研时需要把当地环境要素都调查清楚,丰满大坝的重建很容易让人联系到雾凇。四川大学的李克峰教授还表示,除了对雾凇的影响,新坝导致的水温变化将导致吉林市冬季取水困难,并影响江中的各类水生生物。


中国水电顾问集团华东勘测设计研究院(下称华东院)的芮建良也说,参加重建方案环境影响技术评估会议的专家们确实担心雾凇岛可能无法形成雾凇景观,希望工程能够解决冬季下泄水温偏低的问题。


新坝址的尴尬


为了保护雾凇景观,技术人员提出的对策之一是“三期机组+新机组”联合发电,继续从老坝取水口取水发电来提高下泄水温。但有人认为,此举将影响丰满水电站冬季调峰。


另据知情人士透露,目前重建工程已着手考虑调整老坝拆除方案,加深拆除高度以提高取水水温。这一方案涉及水下施工,难度增大,施工期间还会对下游水质造成较大影响。


之所以出现上述问题,与新坝坝址的选择不理想有密切关联。新坝的坝轴线与老坝的坝轴线相差仅120米,与老坝的坝脚线距离更是只有40米。重建方案如果实施,丰满峡谷口上将出现“一址两坝”的奇观。


重建方案的一位设计总负责人说,这几乎是在下游建坝惟一的选择,因为过了三期厂房之后,江面就非常开阔,没法建坝。他承认,这样的坝址选择对爆破安全带来很大挑战。


水利水电规划总院一位退休高工还指出,新坝建设必然破坏老坝的消力池,将导致泄洪时水流携巨大能量直接冲击新坝并淘刷老坝坝脚。要避免这一情况,需将老坝的蓄水位在汛前降至较低水平,但这又将影响水库的整体调蓄功能和对下游的供水。


如此尴尬的坝址,还带来一个新问题。1991年实施的《水库大坝安全管理条例》第十三条明文规定,禁止在大坝管理和保护范围内进行爆破、采石、挖沙等危害大坝安全的活动。而对于丰满这样的山丘区大型水库,工程管理范围为下游从坝脚线向下应不少于200米,工程保护范围则在工程管理范围边界线外延,主要建筑物不少于200米。


国网公司要想不违法,就得改变大坝功能,将老坝作为临时性的围堰使用。但是,大坝中心副主任何海源告诉财新《新世纪》记者,这种情况下无法保证大坝按照正常坝的标准使用,在泄洪标准等方面会有所降低。


“到底是癌症还是胃病”


雾凇景观和坝址选择的问题,或许都会给国网公司重建计划带来一定影响。但最为重要的因素,在于丰满大坝的病究竟有多重。


多位参加第三次定检的专家对财新《新世纪》记者表示,丰满大坝不至于病入膏肓。一位专家说:“到底是癌症还是胃病?我看是胃病,胃病就是靠养嘛。”更有专家提出,“大坝还是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在2010年7月、8月的松花江超百年一遇的大洪水中,丰满大坝的最大下泄流量控制在每秒4500立方米,有效缓解了下游防洪压力。中国水电顾问集团昆明勘测设计研究院的付世红形容说,“就像一个人挑担子一样,这100公斤的重担,丰满大坝也挑起来了。”


东北电网在那场洪水面前也信心十足,向松花江防总明确提出“丰满大坝在校核洪水位267.7米以下均可安全挡水”。


在第二次定检中,大坝中心将丰满大坝定位病坝,或者说有条件的正常坝。主要条件即为处理溢流坝段的渗漏。为解决这一问题,东北电网委托中国水电顾问集团东北勘测设计研究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东勘院),设计了投资约5200万元的溢流坝段降低渗水压力工程,目前施工已经完毕。


这一工程的效果,是丰满大坝能否定为正常坝的关键之一。来自大连理工大学的中国科学院院士林皋告诉财新《新世纪》记者,灌浆(灌入混凝土)防渗有一定效果,但溶蚀和析钙现象还是很严重。另一位专家组成员则回应,“这不是丰满大坝命根子的问题”。


在定检现场会议上,东勘院的评价报告称观测资料可靠性低,影响工程的抗渗效果分析,灌浆防渗也无法解决溢流坝段渗水压力过高的问题。



这一做法引来一些专家的批评。有专家说:“上面说要重建,就把问题扩大,这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啊。打排水孔就是要排水的,结果现在又说水冒多了不行。”


在林皋看来,重建“可以一劳永逸,就是多花一点钱”,“一般的工程寿命是50年,现在已经用了70年,有人说大坝可以用到100年,但是高坝的历史也就七八十年,到底有多长寿命,谁也说不清楚。”


而一位从事规划设计和审查的专家分析,丰满大坝混凝土浇筑差,会影响稳定性,但没有形成一个破坏面,不至于影响整体安全。


前述水利水电规划总院专家,还举出美国大古力水电站的例子。该大坝始建于1934年,与丰满大坝同期,“也是有很多问题,不停地处理,每处理一次规模就扩大,现在装机已经扩大到500万千瓦,仍然在安全运行。”


预计在2011年11月,定检专家组将形成丰满大坝安全问题的报告初稿,并开会讨论。


国网为什么支持重建?


国网公司大概也很清楚,第三次定检报告是重建计划能否实施的关键之一。为此,国网公司采取了各种对策,希望增加其话语权。


定检专家组原本有16位成员,绝大多数来自国网公司以外的机构,且相当大一部分人对丰满大坝拆除重建持质疑态度。而国网公司在此次定检现场会议之前要求:邀请支持重建的林皋作为顾问,同时增加4位成员,其中3人来自国网公司。


不仅如此,国网公司自从对重建方案青睐有加,就在想方设法控制局面。


2009年7月30日,由国网公司主导的丰满水电站大坝全面治理方案论证会在北京举行。一年前,重建和加固均被确定为重点研究方案,方案设计单位分别是中国水电顾问集团旗下的东勘院和华东院。


吉林省政府副秘书长张宝田率先发言称,吉林省将在土地使用、环保等方面提供全面保障,“省政府的意见非常明确,就是采用彻底的解决方案,也就是重建方案。”他同时批评加固方案工期长,对下游供水、发电会造成影响。而根据预可行性研究报告,加固方案工期为34个月,仅为重修方案的一半。


与会专家收到资料的时间仅有一天,尚未去过丰满大坝,但很多人表态倾向于重建方案。一位专家说:“已经是病坝了,既然咱国家现在有钱,就干吧……”


也有不同声音。北京市勘察设计研究院的林可冀就表示,丰满大坝有效、出色地运行了70年,能保留还是应该保留,这才是负责的态度。而环保部一位官员在发言中说,“如果会前已经明确用哪个方案,那就不用比选了,先入为主不太好。”


大坝中心向与会专家提供了一份加盖公章的《丰满大坝安全监管情况说明》,大意是灌浆加固工程可以保证其长治久安。国网公司副总经理栾军则回应称,丰满大坝诸多先天缺陷均是致命问题,这是“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强加给中国人民头上的一个重大安全隐患”。


最终,会议的结论是:灌浆加固方案技术上可行,具有投资少、工期短、对周边和下游供水基本无影响等优势,但不能完全满足国家发改委“彻底解决、不留后患”的要求,“选择重建方案是合适的”。


在这次方案比选论证会上,栾军还从投资角度强调重建决心,国网公司每年有2600亿元的工程建设金额,不管是加固方案的20多亿元,还是重修方案的50多亿元,“都在国网公司投资承受能力之内” 。


栾军没有明言的是,与加固方案相比,重建方案的投资和回报方式差异明显,对国网公司的诱惑力完全不一样。


通过国家发改委核准的新建项目,可享受经营期电价。以丰满水电站为例,1995年新增的三期机组上网电价每度0.50元,老厂房机组上网电价仅为其一半。在重建方案可研报告中,新建大坝的上网电价需要涨至每度0.66元以上才能满足成本费用支出。这意味着投资可能通过电价上涨转移到消费者。


至于全面加固方案这样的维修改造项目,需要企业从发电收益中按比例提取的技改大修资金支出。20多亿的投资规模,远远超出其技改大修资金数额,而且很难为企业带来直接收益。


在东勘院的重建方案预可研报告中,工程总投资概算为53.7亿元,到了可研报告则变成92亿元。有专家估计,最终总投资将超过100亿元。此外,重建方案中计划报废的6.9亿元一期、二期资产净值,计入工程总投资。


东勘院一位项目设计总负责提道:“当时为了和加固方案具有可比性,重建方案装机规模保持不变,现在装机增加一半,到了148万千瓦,投资也应增加一半。”不过,丰满水电站增加装机的必要性本身存在争议。其发电设备年平均利用不足2000小时,远低于3429小时的2010年国内平均值,而且东北地区目前用电需求并不十分旺盛。


丰满大坝命运未卜。一位参与定检的老专家难掩忧虑,“毕竟是100亿啊,如果还能好好运行二三十年,维修一下,现在急着拆掉它干什么呢?”


在大坝中心人士看来,类似丰满的大坝还有一批,如安徽陈村大坝、佛子岭大坝、浙江成屏大坝等,随着运行时间延长,还会有更多相同问题产生。因此,“丰满问题的处理对行业影响深远,关系到水电发展,更关系到运行市场管理秩序。”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