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军水师和湘军崛起

种青菜吃黄叶 收藏 1 1597
导读: 湘军水师和湘军崛起 罗子富 摘要:湘军是依靠平定太平天国起义而崛起的。湘军要顺江而下攻占南京就必须夺取长江制水权,湘军水师编练成功以后,和太平军水营在长江上展开激烈争夺,最终夺得制水权,和陆师一道镇压了太平天国运动,成为湘军崛起关键。 关键词:曾国藩; 湘军水师; 太平军水营; 长江制水权 太平天国运动兴起后,清政府除了派遣八旗、绿营国家常规军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湘军水师和湘军崛起




罗子富

摘要:湘军是依靠平定太平天国起义而崛起的。湘军要顺江而下攻占南京就必须夺取长江制水权,湘军水师编练成功以后,和太平军水营在长江上展开激烈争夺,最终夺得制水权,和陆师一道镇压了太平天国运动,成为湘军崛起关键。


关键词:曾国藩; 湘军水师; 太平军水营; 长江制水权




太平天国运动兴起后,清政府除了派遣八旗、绿营国家常规军事力量镇压起义外,另外也任用在或者接近太平天国起义地点的地方豪强兴办团练,作为平定起义的补充力量。希望用中央和地方的武装力量能迅速平定起义。不过,太平天国起义严重性远远超过清王朝的预期,在短短两年时间中,席卷大半个中国,横扫东南,定都南京,形成和清王朝对峙的政权。在镇压起义过程中,清王朝苦心经营江南、江北大营屡次被破,清王朝赖以生存军事基础八旗、绿营战斗力大幅下降,已经无法完成平定大任。最后,清王朝不得不依靠地方武装力量来镇压起义。


咸丰三年,曾国藩奉旨在湖南兴办“湘勇”,主要任务是“帮同办理本省团练乡民、搜查土匪诸事物” [1],湘勇编练成军后,随着太平天国西征兴起,湘军也渐渐演变湘军成为镇压起义的力量,最终演变[i]成为绝对主力,平定了太平天国,使岌岌可危的清王朝的统治得以继续,并铸就了“晚清中兴”。可见湘军是平定压太平天国起义而崛起。而在平定过程中湘军水师成为湘军崛起的关键。


太平天国控制范围主要是在长江中下游地区,它的补给、对外联系等都是靠水路,谁能取得长江制水权,谁就占据战略优势。湘军水师建立以后和太平军水营展开激烈的战斗,最终掌握长江中下游制水权,切断太平军的补给和对外联系,和陆师一道平定了起义。尽管和太平军作战的湘军中陆师一直是主力,但每次陆师的胜利都要靠水师的支援,“探究湘军扭转战局之成功,则湘军水师肃清道路最为重要关键”[2]。


一、湘军水师的建立背景和湘军的建立


1.太平天国水营的压力


太平天国起义时并没有水师,咸丰二年十月(1852年10月)太平军久攻长沙不下被迫撤出长沙,但却迅速攻下益阳城,战后数千只民船和大量船户加入了起义队伍。太平军以此为基础建立了自己的一支初具规模水营,几天后,太平军用民船运军队到洞庭湖,攻占岳州,此役,太平军看到水营在战斗中的重要作用,占领岳州后太平军获得五千余只民船和大量船户加入起义队伍。“于是,东王杨秀清从参军的船户中挑选了湖南祁阳人士唐正才,任命他为典水匠,职同将军,统辖水营。自此,太平军建立了第一支水营”[3],到太平天国定都天京时,“太平军水营共编为中、前、后、左、右五个军,后来扩编为九个军,共有官兵112500人”[4](117),成为太平军的重要力量。


太平军水营建立后,迅速顺江而下。咸丰三年正月(1953年1月),太平军大小船数万只沿着长江南下,二月即攻克南京,定都南京,改称天京。太平军所到之处是“帆幔蔽江,衔尾数千里……所向无前,乘风急驶,飘忽靡常,一日行数十里,处处使我猝不及防,所欲城池,不战即得,遍地金帛粮米……声势炫赫……几无御之之法”[5]。清军在太平军这种攻势下一败涂地。


这种情况引起长江中下游沿线一些官员的忧心,如郭嵩焘、江忠源等人。郭嵩焘看到太平军水营的战斗力,感到要和太平军争雄就必须有一支自己的水师,夺取制水权,于是向江忠源提出建立水师的设想。七月,江忠源奏称“太平军拥有民船万余,在江西作战,既可策应陆营,又可以筹运粮食,清方屡经烧其船,诸多不能应手,请四川、湖北、湖南督抚,以广东托罟船为式,制备百余只,每船载士兵五十名,有广东购洋炮千余尊,以备调遣……”[6](9.59)。在长沙操练湘勇的曾国藩也深有同感,认为“该匪以舟楫为巢穴,以掳掠为生涯,前在江西,近在湖北,凡伴水之区,城池无不摧毁。口岸不蹂躏,大小船无不掳掠,皆由舟师未备,无可何如。”[7](51--52)另一方面,湘勇练成后要转战长江沿岸各省,这些地方都是江河湖泊之地,在此地作战,必然和太平军水营发生恶战,要战胜太平军,就要破太平军水营,打通这些通道。要击败太平军水营最好的办法是自己拥有一支可以和太平军水营抗衡的水师。拥有一支较为强大的水师,就又和太平军争夺长江制水权的资本,于是向咸丰帝上书,表述建立水师的紧迫性。




2.粮饷紧缺的现实


粮饷紧缺一直是湘军面临的大问题,到曾国藩得到清政府重用后都还面临这一情况。咸丰三年正月,曾国藩奉旨在长沙办团练---湘勇。练军过程中并非一帆风顺,督练绿营,军士不听号令。在看到绿营得腐败后,他下决心要练一支不同于八旗和绿营的军队,人数不多,但求其精,同时人数不多可以节约粮饷。当时在长沙练兵的还有王鑫,两人在粮饷问题上有了争议,谁都想保住自己的需求。结果长沙的官吏、绅士大多对曾国藩不满意,所以把财力大多给了王鑫。湘勇人数本来就比王鑫练军人数多,现在又断了地方财政支持,所以稳定粮饷成为曾国藩真正必须解决的首要难题。能争取到清王朝中央支持的话那么湘军就有了财力支持。所以曾国藩就上书咸丰皇帝,希望咸丰帝支持兴办水师。


八月份,曾国藩上书得到咸丰帝的批复,正式批准他版湘军水师的计划,同时督促曾国藩筹办船只,炮位,挑选水勇,组建水师。曾国藩因在长沙练兵受到当地官吏和绿营的排挤,并移驻到衡州,开始编练水师,但是陆师的粮饷本来就不够,水师组建的经费更是问题。而九月份清廷就一再命湖南巡抚骆秉章和曾国藩派兵前往湖北同太平军作战。早在八月份“清廷命骆秉章等仿照托罟式制造战船百余只。命两广总督叶名琛等购洋炮千余尊。”[6](9.208)但到九月份并没有实质进展,也无法作战。为此,曾国藩奏称“两湖地方无一舟可以战舰,无一卒习于水师,现在总以为船为第一先务。筹备炮舰,招募水勇需银十余万两,湖南藩库仅存两万余两。有广东解往江南大营饷银十余万两,现留长沙,请将此项截留四万两,作为筹备炮船之费”[6](10.618),清廷由于急于建成水师,随即批准,此后又命令湖南地方拨款三万两给曾国藩。同时允许曾国藩可以截留槽米,用作军粮。这样曾国藩基本解决粮饷的燃眉之急。有了粮饷支持,曾国藩立刻开始水师和陆师的编练


3.湘军水师的建立


有了经费支持和太平军巨大军事压力下,曾国藩开始迅速的编练水师。经过五个月惨淡经营到咸丰四年初“衡州船厂早新船241艘,改造战船120艘,征用民船100余艘,自制和购买火炮570余门,招募官兵5000人,正式编为湘军水师,水师总统为禇汝航。”[4](119)下辖十个营,每营500人。


曾国藩编练湘军水师是仿照明代戚继光练兵方式先设官,再由官召兵,所以以各级将领为中心的对曾国藩负责的体制,具有很浓厚的私属性。此外,湘军水师和陆师和独立体制,作为两种独立兵种,而不是陆军的附属,所以作战时很灵活。加之训练有素,装备先进,尽管人数不多,但战斗力却超强。湘军正是依靠水师最终击败太平军水营,夺得长江制水权,使湘军能迅速崛起。


二、湘军水师和太平军水营的作战


湘军水师编练成功后不久,便迅速投入战斗,和太平军展开了长江沿线重要战略据点和长江制水权的争夺。尽管在和太平军作战中不断遭到损失,但却败而不溃,迅速恢复,一步步走向成熟和大发展时期,最终和陆师一道平定了太平天国起义。


1.湘潭水战 — 初露锋芒


太平天国定都南京后,为了巩固政权,扩大革命范围。于咸丰三年(1853年)五月和六月间先后发动了北伐和西征。其中,西征的目的是夺取武汉,安庆和九江,控制长江中下游各省,拱卫天京外围安全。


西征军出发后,溯江而上,迅速功克安庆,九江,又攻下汉阳和汉口,直逼武昌。湘军水师练成后,连同陆军共17000余人准备东征,并进入湖北,这给太平军造成潜在威胁,为此,太平军于咸丰四年二月进入湖南,很快击溃湖南境内的绿营兵,四月初,太平军水陆两路压境长沙,水营占领长沙外围的靖港、湘潭水面,长沙被围。此时,在长沙的曾国藩决定同样以水陆两路迎战太平军,由塔布齐率领陆师,禇汝航率杨载福等水师一部进攻湘潭,曾国藩亲率水师一部驰援靖港。


四月二十五日,塔布齐率领陆师赶到湘潭,第二天即对太平军发动猛烈进攻,太平军由于立足不稳吃了败战。二十七日,禇汝航率领水师五营和太平军林绍章率领的水营在湘潭水面展开激战,再次击败太平军水营。在二十八和三十日的激战中,太平军再次战败,林绍章撤至靖港。此役,湘军水师击毁太平军水营船只一千余只,人员伤亡达一千余人。


在塔布齐等人发动进攻后,曾国藩也进攻靖港,结果大败而回,所率领水师战船损失三分之一,他自己也差点跳水自尽。不过,尽管靖港水战吃了败战,但是湘潭之战却使湘军水师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太平军水营将领[ii]林绍章被迫退守靖港,再与石贞祥退守岳州待援,林绍章因此被夺去职务,在长时[iii]间内都没有得到任用,湘军的信心得到很大的鼓舞。重要的是湘军水师开始也得到清王朝的认可,骆秉章奏称“禇汝航熟悉水战情形,才优胆壮,调度有方,夏銮督勇力战,胆识俱壮,杨载福以……管带水师,裹创血战,奋不顾身,彭玉麟以书从戎,胆气过于宿将,均请旨加以升赏”。[6](13.637)后来,四人都被清王朝封赏。


湘潭水战,湘军得到在湖南的战略优势,不但使自己在水战中免于覆亡,而且打了太平军一个措手不及,迫使太平军西征由进攻转变为防守,湘军领了湘潭后便可以从长沙向北沿江反击太平军,仅仅三个月便夺回太平军占领的靖港和岳州,迫使太平军撤出湖南。李秀成后来把湘潭水战列为“天国十误”之一,可见它对太平天国的影响有多大。刚编练成军的湘军水师初露锋芒。


2.城陵矶水战--进入长江


靖港水战结束后,曾国藩通过短暂整修使水师恢复了原先水平。咸丰四年六月,曾国藩以水师和陆师两万余人,从长沙沿湘江而上进攻太平军,七月末湘军水师在洞庭湖君山和雷公山一带伏击太平军,迫使太平军退守岳州。七月三十日,太平军水营反攻遭到湘军水师火攻,太平军水营损失船100余只,伤亡1000余人。八月九日,湘军水师和太平军曾天养率领的水营在城陵矶相遇,双方展开恶战,结果湘军水师大败,湘军水师总统禇汝航,同知夏銮,邓州镇总兵陈辉龙,广东游击沙镇邦战死,水师三营丧失战斗力,战船被击毁20余只。第二天,曾天养准备登陆湘军塔布齐率军赶到,两军再次展开大战,在战斗中,曾天养战死,太平军无心再战,撤至武昌。


城陵矶水战,湘军水师损失不小,但杨载福和彭玉麟水师所部仍在,主力尚存。而更重要的是,湘军水师从湘江和洞庭湖进入长江,开始和太平军争夺长江中下游制水权,使武汉三镇暴露在湘军的眼皮下,十月中旬,湘军水师顺江而下攻占武汉三镇,太平军退向田家镇。


3.田家镇水战—闻名天下


湘军占领武汉三镇后,咸丰帝非常高兴,命令湘军迅速顺江而下进攻九江。太平军从武昌败退后,退守田家镇,由燕王秦日刚亲自防守,田家镇是湘、赣之间战略要地,关系九江和九江下游长江的控制权,双方都极为重视,太平军在田家镇和半壁山之间横架两根大铁索,防守之众号称十万,打算坚守田家镇。


湘军顺江而下,兵分三路。十一月二十日,湘军将领罗泽南和塔布齐率军抵达田家镇前沿关隘半壁山,和太平军在其展开了三天激战,太平军败退田家镇。十二月二日湘军水陆两路进攻田家镇,水师分四队参展,开战后,一队冲向铁索前“以洪火大斧,且溶且椎须叟索断”,[8](301)其他三队冲向太平军水营,湘军采用火攻,太平军再次大败,秦日刚退守黄梅。湘军乘胜追击,追至黄梅,秦日刚退至九江。


田家镇一战,由于战绩出色,使湘军闻名天下,咸丰帝甚至要其他军队向湘军学习。


田家镇水战,对太平军水营打击是致命的,“太平军自西征以来,水师船只不下万只,湘潭、岳州、武汉几次大战皆被焚毁不少 ,而田家镇之战损失尤为惨重。经此一战,太平军九江以上 船只淡然无存,水师也基本瓦解了。”[9(100)太平军水营开始在长江中游散失优势,由于水路战场接连失利,西征军陆路战场受到很大影响,最后不得不开始全线东撤。


同样,湘军在田家镇一战伤亡也颇大,湘军将领朱回璋后来回忆曾国藩战后情形,说“我军伤亡亦不少,水师尤多,”“丧失如此之惨重,言毕放声大哭”[10]。田家镇一战,湘军虽然伤亡较大,但战果对此意义非凡。从力量上来说,湘军水师经过迅速编练后随即恢复战斗力,整体力量开始超过了太平军水营。从战略上讲,湘潭水战,湘军水师开始进入长江,田家镇水战后,长江中游的控制权开始易手,以九江为界分为两段,九江上游成为湘军水师控制区域。湘军水师剑指九江,同时给太平天国首都天京造成越来越大的威胁,曾国藩也高兴的说道:“长江之险,我已扼其上游,金陵贼巢所需米面油煤等物来路已断绝,贼船有减无增,东南大局似有转机”[8(308) 。


4.湖口争夺战—最终成型


田家镇水战后,湘军水师继续东下,准备进攻九江。太平军也因为水战的连续失利,使西征胜利蒙上巨大阴影,最严重的是使天京受到越来越大的威胁,这和太平军西征的初衷是相违背的。太平军领导层也极为震惊,东王杨秀清立刻派石达开、罗大纲等将领率援军前往西线以阻止正顺江而下欲进攻九江的湘军。双方交战后,太平军接连失利,湘军占领九江外围孔垅驿、小池口等战略要,迫使太平军退向九江,湘军继续追击,合围九江,这一次,由于太平军骁将林启升防守极为稳定,湘军久攻不下,给了太平军水营极大准备空间。石达开经过多方布置将湘军水师诱入鄱阳湖,,在湖口将湘军水师截为两段,外江和内湖。咸丰五年二月十一日,太平军水营从小池口发动袭击,湘军水师猝不及防,导致大败,曾国藩座船也被太平军俘获,曾国藩本人险些跳水自杀,后被罗泽男救起,退至南昌。太平军重新攻克武汉三镇,暂时稳定西征局面。


第一次湖口争夺战 ,湘军水师大败而归,一路胜利积累而起的士气也受到影响,水师被截断为内湖和外江两部分,不能整体作战,实力大为下降,湘军步入最为艰难时期。湘军水师的失利是由于咸丰帝仓皇下令东征,孤军深入,犯了和太平军相同的错误。曾国藩也很快认识到这个问题,首要任务就是加强水师的力量,而不是东征,以当前的水师力量虽然对太平军水营占有一定的优势,但尚不能消灭太平军水营,更不要说和太平军对抗,现在就东征,为时过早。于是曾国藩开始扩大水师规模,退至南昌后将内湖水师独立成军,七月即把内湖水师扩编为八营四千人,同时加大外江水师的规模,至咸丰七年差不多两年的时间内 ,湘军水师一直忙于扩建中,双方小战不断,但几乎没有爆发大的水战,基本维持咸丰五年的局面。太平军水营在这次战役中大获全胜,不过却没有乘胜全歼湘军内湖水师,也没有向湘军一样加紧建设,失去一个发展大好时机,第一次湖口之战才一年,太平天国即陷入天京变乱中,元气大伤。湘军利用这样一个绝佳机会,水师迅速崛起,而太平军水营并没多大起色,湘军水师实力已经大大超过太平军水营。


经过近两年的建设,到咸丰七年初,湘军水师的规模已大大超过咸丰四年的规模,曾国藩在回籍奔丧时奏称“....水师初建时,仅有船一百六十号,合湖南、湖北、江西、广东四省之力。现在外江水师十五营,内湖水师八营,合计船五百余号,炮二千余尊......湖北月筹三万两,江西月筹二万两供给之。”[6](19.227)湘军水师已经成型。


咸丰七年初,曾国藩因遭排挤而回籍奔丧,但湘军并没有继续休养,经过精心准备的湘军水路进发,准备攻占九江。九月,湘军水师在长江中游对太平军发动进攻,迅速占领小池口,十月占领湖口。内湖水师在被太平军围困近三年后合外江水师会合,再度进入长江。十一月,湘军水师击败江西和安徽境内的长江流域太平军水营,和定海总兵李德林率领的红单船会师。


二次湖口之战后,湘军水师完全控制长江中游制水权,湘军水师合李德林红单船会合后,太平军水营逐渐失去对长江下游的控制权,从此,太平军水营便失去了战略主动。天京也因此陷入粮路被断,交通联络中断,互相支援困难的局面。


二次湖口之战的胜利,大大鼓舞了湘军的士气,同时也使因被排挤而回籍奔丧的曾国藩又迎来真正崛起的时机,“胡林翼奏称水师已拥有战舰辎重八九百号,众万余人,杨载福、彭玉麟经曾国藩识拔于风尘之中,严厉刚烈。落落寡合,非他人所能调遣,请启用曾国藩同杨载福等直攻金陵。”[6](19.659)在战略上,曾国藩和太平军水营争夺长江制水权也已经基本达到,战略主动权已经掌握在自己手中。南京外围的最重要的据点九江和安庆也暴露在下水师的眼皮下。


5.水路攻取九江、安庆


湘军水师攻占湖口后,双方实力大为改变,湘军水师在长江已经占据绝对优势,攻取九江、安庆的机会已经成熟。咸丰八年四月,杨载福,彭玉麟和李续宾水陆两路进攻九江,太平军林启升等一万七千余人全部阵亡。九月,杨载福配合陆师进攻天京最后一个屏障城市安庆,在安庆外围的三河镇战役中,陆师将领李续宾战死,湘军损失六千余人。李续宾部是湘军陆师的精锐,湘军陆师实力受到重大打击,湘军水师由于保存较为完整,继续围困安庆。


咸丰十年正月,太平军将领李玉成、陈玉成合力攻破江南大营,天京二次解围,此时,清王朝围困天京的八旗和绿营主力损失殆尽,湘军成为围困天京绝对主力。湘军水师继续发挥其强大战斗力作用,天京解围后不久,杨载福攻取安庆外围的东流、建德、彭泽、浮梁等地,三月,攻陷孝感,安庆逐渐成为一座孤城。八月,曾国荃攻破安庆。至此,南京外围屏障九江和安庆被湘军攻下,湘军直逼南京。


6.攻取南京—完成使命--完成使命


攻取安庆后,湘军水师顺江而下,合陆师一道,围困南京。同治元年四月(1862年四月),彭玉麟和曾国荃攻破芜湖,十一月另一个将领黄翼升攻占无锡,南京外围已被扫清。同治三年(1864年)水陆两师攻陷常州,六月,破南京城破。


至同治五年,湘军水师船达一千余号,炮位二三千,经过曾国藩,彭玉麟奏准,改为经制长江水师以黄翼升为提督。[11]至此,湘军水师已完成自己使命。


三、结语


湘军最初只是镇压太平天国其一的一只武装之一,太平军二破江南大营后成为镇压的主力,最终平定太平天国起义,成就了“晚清中兴”。纵观中国反对太平军的战略,夺取长江制水权就是其根本着眼点,控制长江制水权,扫处长江障碍就能平定太平天国。湘军水师师实现这一战略最可靠的因素。尽管湘军水师人数不多,但每次陆师夺取关键战略要点都需要水师配合,湘军水师成为湘军崛起的关键。




参考书目:


①谭伯牛.湘军崛起.近世湖南人的奋斗史(上、下册)[M].山西人民出版社发行,2009.


②贾熟村.太平天国时期的湘军水师[J].云梦学刊,2007(2).


③王凯运.湘军志.水师篇[Z].长沙:岳麓书社,1983.


参考文献:


[1]黎庶昌.曾国藩年谱[M].长沙:岳麓书社,1986,22页。




[2]王尔敏.清季军事史论集[M].广西: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305页。


[3]牟安世.太平天国[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57,86页。


[4]史滇生.中国海军是概要[M].海潮出版社,2006


[5]张德江.贼情汇纂[M].见中国史学会编《太平天国》(丛刊.四).上海:神州国光社,1957,35页。




[6]第一历史档案馆.清政府正压太平天国档案史料[Z](2).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3.




[7]曾国藩.曾文正公全集[M].台北:文海出版社,1966.




[8]曾国藩.曾国藩全集.奏稿一[M].长沙:岳麓书社,1983.




[9]朱东安.曾国藩传[M].四川人民出版社,1985.




[10]朱洪璋.从戎纪略.引自朱东安.曾国藩传[M].四川人民出版社,1985.




[11]贾熟村.太平天国时期的地主阶级[M].南宁:广西人民出版社.1991,86页.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