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豹 正文 009 再打羊淀儿沟之三

古道清风 收藏 6 1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6.html


曾豹终于发现和等到了自己预料之中的东西。

“张参谋!”他叫道。

“到!”

“吹冲锋号,命令部队突击敌人,十分钟内解决战斗!”

“是!”

“通讯员!”

“到!”

“通知监视部队,改变原定计划。看到盖天叫的空中火焰信号,立刻撤出,不要让鬼子粘上了。”

“是!”通讯员一转身,消失在黑夜中。

冲锋号一吹响,嗓门大那炸雷般的嗓音也响了起来,他指着沟底下那冲天的火光喊道:“冻麻了爪子的兄弟们!烤火的时候到了。冲下去,让小鬼子用他们的热血给咱们泡泡冻僵了的手和脚。冲啊!”

“杀!”

“杀呀!”

那些憋在雪窝子里手脚被冻的早就麻木的战士们,一听这话儿,一个个像解开缰绳的野马,下山的猛虎,咆哮着,呐喊着,凶猛地向沟底扑去。

“咔嚓”一声,一颗鬼子的人头滚到卡车下的阴影里,尸首没倒下去之前,“噗哧”一声喷出一股血来,溅了这个战士一头一脸。

这个战士抺了一把脸上的污血,骂道:“他奶奶的,小鬼子的血还真是热的。太他妈的腥,晦气。”说完,他又扑向了另外一个鬼子。

“快点!快点!十分钟解决战斗,你还磨叽什么呢?不行就让开。”嘴里喊着,手起刀落,只听“咔嚓”一声,又一个小鬼子再也不用车载船运,便回去东洋他姥姥家去了。

“妈的,临了,临了,你他娘的还挺能扛的,啊?去你妈的,老子没时间跟你过家家。”话音未落,“啪”一声枪响,这个挺能“扛”的小鬼子眉心中弹,一头栽了下去。

一阵短暂而又激烈的“嘁哩咔嚓”格斗声和“扑哧、扑哧”刺刀扎入人体的声音过后,沟底只剩下了火烧东西发出的“噼噼啪啪”的响声。

曾豹这时坐在土堆上,举着望远镜向东阳城方向看着,那里一连串汽车灯光的光柱正快速向这里移来,他又低头看了看被火光照亮的沟底,那里已经看不见相互搏斗、厮杀的场面,知道是时候了,该下命令了。

“张参谋。”

“到!”

“告诉纪宗祥,发信号。”

“是!”

“通讯员!传令各队,迅速撤到姑娘岭集合,要快!”

“是!”

当一个中队的鬼子和一个营的伪军在井村大佐的亲自率领下,剩着汽车、摩托车,以快速机动方式风急火燎地赶到洋淀儿沟时,袭击者已不见了踪迹。留给他们的只是一辆辆余火未尽的卡车骷髅架子和一具具烧的焦黑的、散发着难闻味道的尸体。

再有,就是伤兵们那绝望的哀嚎声与呼啸的寒风声交织在一起的、能撕破肝胆的绝唱。这声音在井村听来,直如从地狱里蹿出无数的妖啸鬼嚎,是那么的令人胆寒心颤,是那么的令人从骨髓里往外冒冷气。

这个如果不是在长沙天炉战役中被打瘸了一条腿而早就升为将军的老鬼子,蹲下他那并不灵敏的身体,借着火光仔细察看地面,这时他才发现,自己面对这战场上的遗留物——遍地的铁沙和铁钉,这是独立游击大队所特有的打击武器盖天叫留下的标志性的东西——直到这时他才醒过神来,才知道,这是曾豹所率的八路军独立游击大队干的。还有,那就是伤兵对自己在战场上遭遇对手那快速、准确、凶狠打击的陈述,更让他惊诧不已,他原以为经过上次那毁灭性的打击之后,他的对手——曾豹所率领的白龙山独立游击大队即便没有被完全消灭,至多也只能算是一群没有多少人枪、完全丧失战斗力的乌合之众,根本不可能再对他的武装运输车辆构成任何威胁。再有,就是二次车辆被劫后,带人驰援的中尉也明确向自己报告是土匪所为,同时还带回去一支中国人打猎用的土火枪为佐证,所以,他才派出向连连告急的余家镇输送物资的第三批车辆。

但是今天,事实就那么清楚明了地摆在自己面前:曾豹的队伍不是被消灭了,而是比以前更加壮大、强悍了。他弄不懂,八路军的这支独立游击大队是如何在这极短的时间里,得到如此充分的补充的?恢复的速度是如此的惊人,要知道,他们别说几乎,那是根本就没有后勤保障呀。

他们真的在突然间强大了吗?

井村下意识地摇了一下头,他还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但有一个事实他总得接受:

这就是,这是一支来如狂风骤雨,电闪雷鸣,让你无招架之力;去似翠鸟入林,泥牛入海,让你摸不着踪迹的队伍。更令他震撼不已的是这个从不在同一个地方打两仗的曾豹,这次却在极短的时间内在同一个地方三次设伏,而且是次次不同,招招得手,没有惊人的胆略和谋略是作不出这种决定的。前两次,曾豹用的是打家劫舍的土匪手法,深藏不露,直到第三次才露出真实面目,以雷霆万钧之势重创了对手之后,自己迅即脱离战场,全身而退,既不贪财,更不恋战,干净利落,游刃有余地将对手玩弄于鼓掌之上。

想到这儿,井村感到脊骨发凉、发麻。

这个不用翻译就能和中国人直接对话的老鬼子,以前没有把他的对手怎么放在眼里。以前,他认为曾豹只不过是个扛着八路军大旗的草莽武夫,成不了多大气候,尤其在重创独立游击大队的元气之后。现在他才知道是自己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羊淀儿沟的这一仗,不仅仅说明了这支八路队伍的实力,最重要的是曾豹不仅知己,而且更知彼,正是他吃透了对手,才艺高人大胆地连设三伏,精准地打击对手。

而自己呢?我自己还浑浑噩噩地坐在狂妄自大的殿堂上。

想到这井村只觉得太阳穴发紧、胀疼,他抬起手揉了揉太阳穴。面对大火中熊熊燃烧的车辆物资和鬼哭狼嚎的伤兵,这个喜怒不形于色的老鬼子此时胸中填满了复仇的火焰。

“是的,我得重新调整布置了。”井村用自己才能听得清的声音咕噜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