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03.html


刚一进三楼楼道,就看见香云正招呼着一位年约六十岁的大妈。不敢不矮,不胖不瘦。身穿绛紫无领罗衫,一条浅黄的丝巾系在脖子上,黑色半长裙,化了淡妆。脸色微红,精神焕发。香云一看见莫言,正准备解释,莫言示意她已经知道了。莫言换上一副笑容,温和地问:“大妈,我是莫言,这里的负责人,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话说着把大妈请进办公室坐下,并亲自给她端了一杯水。

大妈持着一口江浙口音,慢声细语地跟莫言商讨着:“姑娘,我能不能在你们的义演晚会上唱一首歌?我就唱一首。而且,我唱完歌,我还想要捐善款。”

“哦,大妈,你是哪里人?你为什么要参加义演?”

“我是杭州人。我老公是S城的人。但是他在几年前出差时的一次灾难事故中去世了。我年轻的时候都喜欢唱歌,他最喜欢听我唱《知音》,我们经常一起在家里唱,他还特意找人为我录制了歌曲。他希望我能抱着吉他、弹着琴在S城的晚会上能亲自唱给他听。可是他却没有等到,他带着遗憾走了。”大妈的一席话让莫言心里一阵感触,恩爱夫妻,相隔阴阳,老天爷太残忍了。

“他每年都会给我买一块丝巾,我现在系的这快丝巾.就是他在我50岁生日时候送我的。那时,他对我说要陪我一直走到生命最后一刻。不让我一个人孤单地活在世上。他说他是男人,可以忍受这些生离死别的折磨,他留下来想我,会走在我后头,看着我笑着离开人世,会一直目送我、陪伴我走完人的一生。”大妈说着这些话语的时候,没有悲伤,是一脸的幸福。是大伯的爱让大妈坚强而执着。可莫言听着她的述说却是一阵压抑,相爱的人走了,活着的人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来克服相思之痛,离别之苦啊。

莫言的眼睛红红的问:“大妈,你的孩子呢?怎么就你一个人来到S城了?他们没陪你一起来吗?”

“我的孩子也已经走了。是在他父亲去世后的第二年,见义勇为,救一名失足落水的孩子而牺牲了。他走时才30岁。是我们的好孩子,他明明知道他水性不好。他明知道家里就只有我这个老妈。牺牲的那一天本来说是要陪我一起吃晚饭,让我给他煲鱼汤。我还特意去了郊外的鱼市场,买了一条野生姬花鱼从中午就开始慢慢炖。”说到这里,大妈的开始抽动,眼泪落在满是皱纹而干瘦的手上。那一世的辛酸和沧桑,都随着眼泪折磨着她,折磨着她身边的人。

莫言的心也跟着低落,和她一起沉默在悲伤之中。我们都说人生有三大不幸,一是少年丧母,二是中年丧夫,三是老年丧子。而大妈一下就经历两个不幸,这心中的伤痛,何止是一句两句话道德的清,说的明的啊。

“大妈,人死不能复生,你要节哀,注意身体。不能让他们在天国担心你。”莫言极力劝慰着大妈。

大妈擦擦眼泪,“孩子,我看你也是一个善良的好人。能够举办义演,给受灾的人们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是大妈喜欢的。如果我家先生和孩子还活着,他们也一定会来支持你。我那孩子牺牲时,政府给我一些抚恤金,没花完。我是个风烛残年的老人,有吃有喝的就可以了,着多余的钱,我用不上。我想替孩子和我家先生尽一份心,帮助那些有困难的人,让他们能走过难关,重新开始,不服输于灾难,慰藉我家先生和孩子的在天之灵。”

大妈的这几句话让莫言太震惊了。心系苍生,大爱无疆。这种大爱不是每个人都有的,大妈看似残弱的老人,内心却是那么的强大,从她身上散发着的是一种光芒,是一种精神,让人们敬佩。她的身体老了,她的爱永远年轻。无私是爱,爱是无私,她的爱是世上万物无可媲美的爱!在大爱面前,有时候是矛盾的,必须在生与死之间作出抉择,可是大妈和他的先生,孩子都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莫言注意到大妈背着一个小背包。就让大妈把背包放下来,怕她累。她老人家却不予置理这些,还是有些期待地问:“姑娘,你看看我能不能去上台演出呢?”

“这样吧,大妈,你先把包放下来。背着多累啊。你就坐在这里歇一会儿,等你歇好了,唱一遍,给我听一听,然后我再告诉你能不能通过,好吗?”

那位大妈才小心翼翼地把背包取下来。莫言很好奇,只见大妈拉开背包,里面有一个透明的袋子,里面都是竟是一些彩票,四元一张,号码都一样。莫言忍不住问:

“大妈,你还买彩票吗?”

“是啊,我每期都去买两注,一个是我儿子的生日,一个是我家先生的生日。我就想他们生前有时间的时候,也喜欢偶尔买买彩票。如果中了,我就把这些钱捐给国家捐给困难的人;如果不中,就当是个想念。”

莫言现在发自内心喜欢上这位大妈。突然莫言还看见一包很奇怪的东西,一袋子剥的光溜溜的葵花籽。不知道大妈买给谁的。就问:“大妈,你喜欢吃瓜子吗?”

大妈摇摇头,“是我家先生喜欢吃。但是牙齿希,不好瞌。所以,每次都是我剥好一盘放在那里,他想吃的时候就可以直接吃。我一想他的时候就开始给他剥瓜子。你看,这都是我慢慢剥的一大袋子。给你吃一点,可香了。”

莫言看着这漫漫一袋子剥的光滑完整的瓜子,心里一阵子难过。是什么样的力量支持大妈,是她跟她的丈夫相濡与沫的爱。茫茫人海,可以找到一个心爱的人,这是多么大的福气。爱与被爱都是那么幸福,我们所追逐的不就是这样的爱吗?我们常问自己在自己最美的时候会遇见谁?谁才能珍惜这花开花落的情怀?很多人都是在失去以后才性然醒悟,不曾珍惜,不曾把握。不是有缘无分,就是有份无缘。想起书上不是说过:

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是一种幸福。在对的时间,遇见错的人,是一种悲伤 。

在错的时间,遇见对的人,是一声叹息 。在错的时间,遇见错的人,是一种无奈。

此时想起雨林和陶子,让莫言纠结万分,如何取决都是一种无言的伤害。莫言的思绪飞到很远的时候被一阵琴声打乱,叮咚入耳,清脆动听。

“山青青 水碧碧

高山流水韵依依

一声声如泣如诉

如悲啼 叹的是

人生难得一知己

千古知音最难觅 。。。。”

大妈在唱《知音》,苍老的声音在颤抖,包涵着大妈的一颗赤诚的心。莫言一边听,一边唱和着。她想尽可能地给大妈一些支持和理解,让大妈知道,及时她的亲人不在了,还有很多人都一样爱着她,惦记着她。

莫言决定一定要让大妈登台,那是一种精神,会激励更多的人,战胜困难,心手相连。让更多的人学会珍爱生命,珍惜爱情!让我们能相濡以沫的时候不要相忘于江湖。